在日落之前,他們抵達了一座小城鎮,兩人贊成一人沒意見的情況下,便進去城裡的客棧微做休息,畢竟他們從早上出發後就沒有停下來過。

進到客棧裡,珞可有點好奇的東張西望著,或許是因為從在這裡出生到現在,總是待在神殿的她,從來都沒見過像這樣的建築物吧。

這家客棧是以樓中樓的概念所設計的,上層是讓客人住宿的包廂,下層則是提供旅人飲食的場所,整棟建築物似乎都是以木材打造而成的,細緻雕琢的門窗則顯示出主人的用心,感覺就很有東方的氣息,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略嫌吵雜的氣氛了。

在廣闊的森林中,城鎮的數目可以說是十分稀少,來到這裡的旅人總是會此處歇息略做補給,和同為旅行的冒險者交流一下訊息,也總是需要小酌幾杯來助興,在酒的加持之下,更不知道什麼叫輕聲細語了。


「我們去坐那邊吧。」珞可指了指角落的圓桌,也不等他們回應就直接走過去,坐下來翻閱著菜單。

培里亞在珞可旁邊的位子坐了下來,而原本亞維康走到珞可旁邊的另一個位子準備要拉出椅子時,卻忽然感受到一道寒冷的視線射了過來,他只好無奈地鬆開手放棄了那個座位,改坐在培里亞旁邊。

「亞維康,讓你點吧,這餐該換你負責了喔!」將菜單遞了過去,珞可笑的燦爛著。

「喔,那有什麼問題呢?」亞維康故作爽朗的回答,但其實他正思索著自己到底有多少錢。

畢竟他已經吃了人家兩餐了,這次再讓他們請也說不過去,可是...


老爸到底給我多少錢啊?應該夠吧....幸好培里亞和珞可吃的都不多...


「服務生,這邊要點菜喔!」

大約選了幾道菜之後,亞維康拿著菜單舉起手揮了揮這麼喊著,一位穿著筆直黑色西裝的人走過來。


噢....很有東方味道的店裡,服務人員的制服卻是西方樣式....

珞可有點恍惚的這麼想,而在她恍神的這段時間,亞維康已經點好餐,把菜單送出去了。


「這位客倌,請稍等一下,我們將會為您送上餐點,請問您還有什麼需求嗎?」侍者帶著職業的笑容詢問。

「嗯...這裡到薩英斯城,大概還要多久呢?」亞維康以手支著下巴這麼問著。

「以騎乘馬匹的速度的話,大約再半天就能抵達了。」

「喔...珞可,你覺得呢?」

「...什麼..?」

「就是要不要在這裡過夜啊?」

「吃飽再說吧...」珞可心不在焉的回答。

「喔。」

「如果您不嫌棄的話,就讓我來替您們講解一下本店的特色。」

亞維康投給珞可一個詢問的眼神,而珞可點了點頭。

「本店的主人是遠從第六大陸移居過來的,所以這座建築才會如此的奇特。」


噢,原來第六大陸是東方地區嗎?珞可隨便下了這個結論。


「而老闆為了要入境隨俗,便要求我們這些服務員穿上當地的服飾。」


原來你們當地的服飾這麼不休閒。珞可在心裡默默的吐槽著。


「他還引進了許多不同大陸的菜餚,為了就是要提供客人更多種不同的選擇.....」

原本正講的天花亂墜,滔滔不絕的服務生,卻猛然噤聲不語,讓珞可有點不解。


嗯?怎麼不繼續說了?....不對,怎麼變得這麼安靜...


忽然間安靜到有點詭異的氣氛,讓她抬起頭來,跟隨著眾人的目光移到前方,店門口正站著一位少女。

燦金有如波浪般的柔順長髮,清澈的灰色雙眸,以及十分俏麗的容顏,讓在場的雄性生物垂涎,就算穿著再怎麼普通,還是顯現出與常人不同的氣質。

那名少女在看到一群人盯著自己吞著口水後,輕蹙著眉露出了一絲不耐,珞可正以為她會轉身離開時,少女的目光卻轉移到他們這裡,最後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兩人的目光便交會了,而不知道她為何看著自己的珞可,只好禮貌性的對她笑了笑。

她的這個動作使少女踏出腳步,優雅地走到她的面前,薄唇微彎而輕輕的開闔著,輕柔的聲音從唇齒間流露出來。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讓你們久等了。」


在剛聽見少女的話時,珞可顯然是愣了一下,而後眨了眨眼睛。


嗯...我認識妳嗎?妳應該只是想利用我們趕走那些蒼蠅吧...?

不過,既然妳想演,我也很樂意啊...


「再怎麼說也不該讓妳等我們啊。」

珞可站了起來,故作親暱的挽住少女的手,帶著她到自己旁邊的座位,接著替她拉開了椅子,在少女耳邊低低的說著,在旁人看來就如同情人的耳語。

「請坐吧,妳不是要在這休息嗎?不需要太在意的。」

「謝謝。」少女笑著致謝後,便坐了下來。

眼見美女已經有了伴,許多人都不再關注他們,亞維康顯然還是處於失神的狀態,培里亞則是絲毫不受影響的觀望著窗外,而那位服務生從剛才就一直站在旁邊,現在則是毫不避諱的緊盯著少女,這讓珞可皺了皺眉。

「能請問一下妳的名字嗎?」

珞可挪動椅子,讓她們兩個的距離縮短,以只有她們倆聽得見的音量問著。

「薇莉安。」少女...現在應該叫她薇莉安了,她笑著這麼回答。


喔?準星鏡神座,薇莉安.帕蕾基西若?這...


珞可搜索著腦袋裡的記憶,接著便恍然大悟了起來。

「妳好,我是珞可,不過...妳為什麼會想過來我們這裡呢?」

「那些人都露出那種令人厭惡的表情,只有你們沒有。」薇莉安無奈的解釋著。


這該怎麼說呢...?她又不是男的,怎麼會對一個美女流口水呢?而培里亞冷冰冰的又怎麼有可能呢?就算說有,她也不會相信的,至於亞維康...他應該是看到呆住了吧。


「這...不全然是這樣子的...」說著,珞可輕嘆了一口氣。

「怎麼說?」薇莉安像是起了點興趣,這麼回問著。

珞可聳聳肩,指了指明顯呆滯住的亞維康,順便用眼角看了旁邊的服務生一眼,想了想便出聲喊道。

「亞維康,亞維康...」


沒有反應....


啊,這算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嗎?珞可冷冷的笑了。


「亞維康.伊希塔!」

在她這麼喊著之後,原本看著窗外的培里亞,迅速的轉身往亞維康的後腦勺一打,亞維康便徹底的清醒過來了。

「啊!好痛...做什麼啊....」亞維康揉著自己的頭。

「我只是怕你等一下會有性命之憂而已。」

培里亞冷冷的回答後,便恢復原來的動作,事不關己的繼續欣賞風景。

「....珞可,你叫我..?你認識這位啊...?」

亞維康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像是想起似乎有人喊了他的名字,便看向珞可這麼問著,當然也注意到她旁邊的薇莉安。

「伊希塔先生,麻煩你把我們的服務生請走好嗎?」珞可笑得溫和,但亞維康卻暗自滴下了幾滴冷汗。

連忙給了服務生小費,請他離開之後,亞維康便抓了抓頭,笑著說道。

「抱歉,抱歉,剛看見美女令我心神蕩漾了一下,一時失態好像給人一個不好的印象似的,我能否請問一下妳的芳名呢?」

「我是薇莉安,薇莉安.帕蕾基西若。」說到自己的姓氏時,薇莉安刻意放輕了音量。

「帕蕾基西若...聽起來好像有點耳熟....?啊,對了,我是...」


沒救了...居然連同伴的姓氏都記不清...珞可默默嘆息著。


「你是亞維康,亞維康.伊希塔,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你確實是我的同伴。」薇莉安瞥了他一眼,輕嘆了一口氣。

「唉?妳是...」亞維康像是想到了什麼,想要確認對方的身份,卻被對方以眼神制止了。

「亞維康,你認識薇莉安小姐?」珞可看著亞維康,故作驚訝的問著。

「算是吧...?」亞維康騷了騷頭。

「薇莉安小姐,妳剛才說亞維康是妳的同伴...所以妳和他一樣都是要前往薩英斯城的嗎?」

不知道珞可為何會這麼問,薇莉安猶豫了一下才點點頭。

「那妳有打算在這裡住宿嗎?」

「嗯,畢竟現在天色都這麼暗了,難免有些不便。」

「亞維康,我和我哥想繼續趕路,所以...你也在這裡過夜吧?明日再與薇莉安小姐一起行動?」

「噢...怎麼不一起走了呢?」

「有些事情要辦,怕會來不及。」珞可聳了聳肩,至於是什麼事...她自己也不清楚。

珞可都這麼說了,亞維康也就點點頭表示同意,畢竟能和美女一起行動也挺吸引他的,但還是要先問問對方的意願。

「帕...呃,薇莉安小姐,妳覺得如何?」

「可以。」

「那麼,吃飽後我們就先離開了。」看見餐點送了上來,珞可笑著這麼說。

亞維康和薇莉安同時點了點頭,至於培里亞...基本上他都是沒什麼意見的,反正交給珞可就好了,也省得他麻煩。

在勉強算還不錯的氣氛用完餐,向他們道別後,珞可便拉著培里亞走出了小鎮。

『珞,走這麼快做什麼?要趕路的話我自己會走的。』

「我並沒有打算用走的啊。」只有他們兩個在,珞可恢復了原來輕柔悅耳的聲音,這麼回答著培里亞。

『...?』

「神之名予,Instant Movement!」

像是覺得已經走的夠遠了,珞可停下腳步,薄唇漾起了一抹微笑,輕輕的唸了這句,兩人的身影便從此地消失。

在他們消失之後,一道黑影從樹上落了下來,像是有點驚訝的佇立在原地,接著勾動了唇浮現一絲笑容,往小鎮的方向移動,迅速離去。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