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昔日夢境

 

何處是現實,何處是幻境?

 

在重回不見天日的組織後,他已經很久沒做夢了。

這是個...太過於真實的夢。

是記憶中最深刻的懊悔,讓他夢見了,那一天...

帕黎修蒙來到地牢救他的,那一天...

看著自己留下帕黎修蒙倉慌的逃走,看著接下來所發生的事....

 

「把、把他拿下!」狼狽的男子這才下了令,他正試圖用手帕止住牙齒斷掉的血,所有人都抽出兵器,戒備地往前。

「你們……別過來好嗎?」帕黎修蒙橫劍在胸,難得的有絲為難。


伯父,為什麼?

  
「我也沒辦法,你們都知道這件事情了,所以……」他劍一揮,數個站在最前面的人頓時身首異處。

「主席……您為什麼要帶這麼都人來給自己陪葬……本來我只要殺你一個人就好了,可是事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沒辦法……真的沒辦法……」

「你、你造反啊!」

帕黎修蒙笑了笑,主席不寒而慄了起來。

「您……想對安加西奈不利是吧……」說著,帕黎修蒙朝他走過去,這位沒什麼戰鬥力可言的主席尖叫了。

「攔住他!快阻止他啊!」

男子自己想逃出去,可是中途就被不知何時下的結界阻下,而凡是接近帕黎修蒙半徑一公尺內的人都被他一劍掃出,當場斃命,他很順利地走道了主席面前。

「你瘋了……!敢動我這個祭司工會主席,你會變成千古罪人!」

「……您還是不懂。」他輕輕說著,他滴血未染的劍緩緩舉起。

「我的性命、我的名聲、對我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我的兒子,其他的無論怎麼樣都無所謂。」頓了一下,他繼續說下去,不像是在開玩笑。

「現在我要在這裏殺了你您……對不起,我只能跟您說聲對不起,是您自找的。」他的笑容中帶了一點「很抱歉」的感覺,男子的喉間發出了不協調的聲音。

「你們愣在那裏做什麼!保護我啊!」

但沒有人敢靠近,甚至有人欲往外逃,只要做出這種舉動的,都被帕黎修蒙發勁遠距離擊殺。

「對不起,不會太痛,一瞬間就會死的……相信我吧。」

他笑著橫劍一揮,正在尖叫的主席就被當頭斬過,沒了氣息,也沒了聲音。

「至於你們……我真的不想再殺人了,可是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我又不會洗腦的法術,所以……」帕黎修蒙揚起劍,輕輕揮下。

「……天之破!」

三個字,帶動出來的效果卻十分可怕。

萬道白熾的雷電由整條走道亂竄而過,雷電的威光照亮了昏暗的室內,為數不少的人在這大片靈質之雷無差別性攻擊下無一倖免。

「……對不起……」

  
為什麼....不一起逃呢?


「這……這是怎麼回事?」

站著的人只有帕黎修蒙,理所當然該由他來回答。

「是我殺的。」

他們臉色一變,立刻拔出武器戒備,同時有人發現,死在現場的人當中,其中一個是祭司工會主席。

「主席!」

少數人擁上前去,其他人則持著武器朝向帕黎修蒙。

「現行犯可以就地正法,居然殺了主席,你瘋了……」

帕黎修蒙閉上眼睛,連劍都丟了,看來真的是不打算抵抗了。

「那你們就殺吧。」

他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帕黎修蒙的身軀被刀刃所穿透,所穿的衣裳染上了殷紅的鮮血,緩緩的倒地。


為什麼....不反抗呢?  


看著帕黎修蒙召喚出風之精,留下了最後一段話語。

 

從內心深處所傳遞出來的寒冷,他顫抖不已。


從靈魂底處溢出的哀傷,他熱淚盈框。

 

在此時,他卻好像聽見了一個聲音。

『如果當時我知道,安加西奈他希望我留下的話,說不定我就會抵抗了,哪怕成為罪人也在所不惜...』

『但是,時間是不可能重來的。』那溫和的聲音,宛如嘆息。

『神暗,我真的覺得很抱歉...迫使你獨自居住在黑暗深處....』


伯父...不要這麼說.....如果不是我出現的話,您也不會死的....


『遲早都是會死的,但我還是放不下,安加西奈....』

他看見了,看見了帕黎修蒙笑的溫和的臉龐。

『神暗,我能再厚臉皮地拜託你一件事嗎?』

帕黎修蒙說著,並拂著他的臉,輕輕的拭去了淚珠。

『能不能請你陪在安加西奈身邊呢?我並不想要看他孤單...』


我....


『如果做不到就不勉強了....你一直都是好孩子,我知道的。』

帕黎修蒙無奈的笑了,接著他便被他,擁入懷中。

 

夢境漸漸模糊,漸漸的感受不到對方的擁抱....

 

 

「教主大人今天睡得特別沉呢。」紅髮的少年鬼鬼祟祟的近來後,就一直盯著熟睡中的人看。

其實他一直很想揭開他的面罩來看,但總是掀不到。


這是一個好機會嗎?


想了想,便伸出手準備摘下,但卻被原本正熟睡的人以他纖細的手抓制住了。

「統御司,有什麼事嗎?」

「報告教主,準神座日後將於薩英斯城進行吸靈陣的調查...請問教主有什麼指示?」少年神色坦然,對於自己的動作沒有任何的心虛。

「....」他放開了抓住少年的手,而後陷入沉默。

「教主?」

「你自己看著辦吧...我想休息...」他清澈藍色的雙眸顯得疲憊,輕扶著額頭。

「是。」少年應聲後便轉身準備離去。

「對了..羅提,記得別對席德列斯家的出手。」在少年即將離去之前,他忽然開口這麼說著。

「是的,但是....」少年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別問為什麼了,下去吧。」

「遵命。」

少年離去後,只剩下自己一人的房間裡,空氣感覺更加冰冷了,而他依舊扶著頭,低低的喃喃自語。

「因為,我欠他們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如果讓他選擇的話,他寧願,不要做夢。

難道,這樣就能減輕自己的罪惡嗎?

對於自己的天真,他像是自嘲般的笑了,搖搖頭。

躺在床上合起雙眼,繼續他的睡眠。


這次,便是個無夢的眠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