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二 星夜下的約定

 

在璀璨的星空下,我的目光始終都是,追隨著妳。

閃爍的星光怎麼樣都比不過,妳那雙藍眸中所映照的,一池星輝。

我的情緒因妳而起,因妳而動。

我...一直都是在乎著妳的啊。

我想,我會一直守護著妳的笑容,妳真心的笑容。

直到,靈魂崩解的那天...

 


薩英斯城裡,夜晚的街道顯得格外冷清,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幾個人在行走著,而提供他們光線的,則是街道兩側

所架設的路燈,以吸收月光的能量來進行照亮,又或者是以人工的方式注入魔法來發光,無論是哪種方式,都會

讓夜晚的薩英斯城添加了幾分美感。

少年獨自行走在這樣的街道上,步伐十分平穩,不慌不忙。

「沒想到薩英斯城圖書館的藏書這麼豐富...」少年手上拿著一疊厚重的書,感嘆的說著。

一陣微涼的風輕拂過,吹動他黑色的髮,他依舊走著,但心神卻早已不知去向。


真的...能找的到嗎?我所尋找的人...


在失神後回神過來,少年瞪大了眼睛,原因是走在他前方,即將要撞上的人。

「啊..!小心!!」少年緊急停下腳步,手上的書也因此往前傾倒,他連忙出聲警告。

那人只是漂亮的一個轉身,迅速的接好了原本應該要散落一地的書,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走路的時候,最好還是別發呆的好喔。」他笑著說了,而後將書遞了回來。

「謝謝...」像是被那人宛如藍天般清澈的雙瞳給吸引住,少年愣愣的道了謝。

「對了...你知道旅館怎麼走嗎?我們才剛到這個城鎮,不曉得該往哪走...」他一臉困擾的說著,這時候少年才

注意到在旁邊的另一個人,一直安靜的站著,用冷淡的眼神看待所有事物,而那兩人極為相似的容貌,卻因氣質

上的差異有了區別的定點。

「知道,我帶你們去吧。」

他本來就要回旅館了,要帶他們去是不成問題的,而且...這兩個人....

「那就太好了,十分感謝...請問如何稱呼呢?」那人像是鬆了一口氣,溫和的笑了出來。

「艾洛德。」

「喔...?我是珞可,你好...他是我哥,培里亞。」那人露出了別有意味的笑容,然後給了他們自己的名稱。


這種反應...他怎麼好像有種認識我的感覺..?


艾洛德疑惑的想著,但也沒問出口,領著他們往薩英斯城唯一的旅館走去。

「對了,你說你們剛到...那你們要進來的時候,有被收入城費嗎?」


他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並沒有很在意...好吧,其實他真的有種被坑了的感覺,很耿耿於懷的...


「啊?要繳入城費?」珞可瞪大了他美麗的眼睛,像是有點驚訝的回問。

「你們沒繳就進來了..?那個守衛沒跟你們收錢?」

「啊,那個守衛嗎?他講了一大堆來介紹這座城,過了快二十分還是沒有要放我們進來的感覺,我哥只是看了他

一眼之後,他就直接放我們進來了。」

珞可聳聳肩,不太在意的說著,而原本望著別處的培里亞也將視線移過來,看了他一眼。


他忽然懂了...那個守衛為何不收錢的原因...


那雙蒼冰色的眼眸銳利而不具情感,冰冷的視線有種被透視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慄了起來。


我果然是被坑了嗎...總之,錢交出去了,也不可能再要回來了...艾洛德這麼想著,並且輕嘆了一口氣。


距離不算長,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就到了他們的目的地-旅館。

進入大廳後,擁有一頭顯眼火紅色頭髮的少年看見他們,笑著走了過來,眼中帶點評估的看著他身後的兩個人。


又來了...那種深沉的眼神...


「席德列斯,不是說好要一起出去找人的嗎?怎麼自己先跑不見了?你看現在都這麼晚了要怎麼找啊。」不知何

時,他的目光已經移到自己身上了,而且他似乎看到他的眼中閃過的一絲狡詐。

「抱歉,聽到這裡的圖書館有開,一不注意人就跑到那裡去了...」對於自己的行為,他只能滿臉歉意的道歉。

「艾洛德先生,你的朋友?」

「是...」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畢竟是他的同伴,所以他還是點點頭。

「那麼,我們要去休息,先失陪了,你們慢聊。」珞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向他這麼說著之後,便往櫃台的方向

走去。

如果是以第一印象來說,他確實是挺喜歡這個人的,比起那個諾曼登...

他正感嘆地想著的時候,卻被對方以精神波的方式問了這一句。

『席德列斯,你都不會覺得那兩個人很奇怪嗎?』

『...什麼?』

『剛剛啊,我喊了你的姓氏,但他們都沒有反應。』

『經你這麼一說...』

他是有注意到的,能夠在短時間內反應過來的身手可以說是十分不凡啊..

『說不定是同伴呢。』

『總之...我先拿書回房了,同伴的事就明天再說吧。』

『晚安。』羅提笑咪咪的說著,而他則是點點頭回應後,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

艾洛德輕輕的推開房門,小心翼翼的將書本放置好,轉身後卻發現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已經揉著眼睛坐了起來。

「唔...?席德列斯先生...你回來了啊...」音笛看著他,以帶點疲倦的聲音問著。

「嗯..抱歉,吵醒你了...你不繼續睡嗎?」他在入房放行李的時候發現音笛的疲態,便向他提議他在房裡休息就好,找人的事交給他們就好了,而他也不好意思地接受了。

「席,席德列斯先生,你不需要道歉啊...我這只是長期下來養成的警覺性而已...」聽見他的話語,音笛連忙解釋著,但到最後幾乎小聲到略嫌微弱,雖然他還是聽的一清二楚。

「...什麼長期養成的?」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提出他的問題。

「.....」像是想到了什麼,音笛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如果不想講,就別說了吧。」看音笛這樣,他也只能溫和的口吻安撫,而音笛搖搖頭顫顫的說。

「不是的....是我的一個朋友有時候來找我,看我還在睡覺就變出冰塊來冷醒我...」

「....這樣不太好吧?」艾洛德顯然是不認同這樣的做法。

「...因為我很難叫醒,所以她只好這麼做...不說這個了,今天你們出去有找到同伴嗎?」

音笛小聲的紅著臉解釋,有點尷尬的換了一個話題。

「....」


這次換艾洛德沉默了。


「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嗎..?」

「沒事,只是...只是我們沒出去找而已...」

「欸?....風之精?」

音笛不解的瞪大了眼睛,當他想要告訴他原因時,音笛卻忽然轉向窗外驚呼了一聲。


風輕輕的拍打著緊閉的窗戶,閃爍著自然精靈特有的光芒,而音笛開心的蹦到窗邊打開窗戶,帶點冰冷氣息的風便吹了進來,和音笛玩耍了一陣子後,便開始執行他的任務,將訊息化成言語,融入空氣裡。

『笛,我們到了喔!不過現在有點累了呢...明天應該會遇到我們吧..?總之,晚安~別太晚睡喔。』

那個聲音輕輕柔柔的,聽起來十分舒服,但音笛聽到最後似乎顫抖了一下,連忙開口召喚精靈。

「風..風之精!」

音笛召喚出來的精靈,那熟悉的風聲讓他的腦袋只剩下幾個字句在環繞。


是他?是他嗎?我所尋覓的風...


「大概就這樣吧!請你快點傳去珞那邊...」

他回神後,音笛已經把訊息託付給風,將他送離開了,而在驚訝且不願錯過的情況下,他下意識的抓住了音笛的肩膀,沒有一絲的猶豫就開口這麼問了。

「西卡潔,當我的搭檔吧?」

音笛顯然是一愣,接著意識到他說了什麼,逐漸睜大了眼睛,有點艱難的說著。

「..席德列斯先生...怎麼不等其他同伴出現之後再選擇呢...?比我好的,比我強的一定很多的啊...你沒必要選一個會扯你後腿的搭檔...」

音笛看起來並不是不願意,只是不解他的決定,所以他若是想說服,勢必要拿出個好理由。

「我選人的依據並不是能力的強弱,而是所謂的好感度吧。」艾洛德放開了在音笛肩上的手,想了想便開口說道。

「好感度…?」

「是啊,如果沒好感的話,往後的配合可能就會比較困難了吧?就算你沒修武技,至少也有修魔法吧?我可以在前面保護你,讓你在後面順利的施展魔法攻擊。」

「我是有修魔法,可是…你真的不先看過其他人再來選嗎…?這樣後悔了才不用顧慮到我…」


他真的很溫柔的在替他著想,而且似乎是有點太沒自信了些,但是…


「不要拒絕我,可以嗎?我不會後悔的。」

「…好的,席德列斯先生…」看著對方漆黑的雙瞳是多麼的堅定,音笛不自覺的點頭答應了。

「叫我艾洛德就可以了,我能叫你小笛嗎?」

「可以啊,席德…呃,艾洛德…」

「小笛,明天要出去補找同伴,早點睡吧?不知道其他人好不好相處…」

「我認識其中的三個人…」聽見他的疑問,音笛頓了一下,這麼說了。

「啊…?」

「我的情況比較特殊吧…?艾洛德我先睡了,晚安喔!我可不想被冰塊砸……」

「晚安。」雖然搞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但他還是笑著回應。

將燈熄掉後,艾洛德也爬上床準備休息了。


是那風嗎?是那風吧。


找尋到了便緊緊抓住,不願鬆手……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