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裡亞和珞可一樣,一向都是非常好睡的,不管到哪總是睡得著,但兩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培裡亞是沒有早起的習慣的,所以等他睡到自然醒後,自然是只有幫珞可收拾殘局的份了。

躺在床上的培裡亞翻了翻身子,身上的棉被因此滑落而接觸到了室內的空氣,空氣的溫度似乎略嫌寒冷了些,但他也不怎麼在意,拉了拉被子蓋好自己的身體,便繼續他的睡眠....直到那刺眼的陽光灑進視窗,直到察覺到了莫名的吵雜聲斷斷續續的響起,他才勉強的睜開了雙眼。

這個動作,也讓他的腦袋斷線了一陣子。


這渾然天成的冰窟到底是怎麼回事....培裡亞的臉似乎抽了一下。


眼前的東西,包括家俱、地面、天花板都結冰了,甚至連他身上的棉被也覆蓋上一層薄薄的霜。

「哥,你醒了啊?早安。」珞可神色自若的說著,自然的好像什麼事都沒做似的。


....現在應該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我說啊...


『你在做什麼?...不對,你是怎麼進來的?』

培裡亞很肯定,他昨晚是有鎖門才去睡的!所以珞可一定是用了什麼方法偷渡進來的。

「你也知道我是有早起的習慣啊,起來就睡不著了,過來你這裡你又還沒醒,所以我只好召喚雪之精出打發時間摟。」珞可聳聳肩,一臉無辜的述說著,但卻沒回答是如何進入的,想必是默認了培裡亞的想法了吧。


你睡不著為什麼要跑來我房間,你不會去別的地方嗎!


培裡亞覺得他已經很久沒這麼激動了,儘管是只有在內心世界。

「可是又不知道要去哪...哥、哥,既然你已經醒了,那我們出去逛逛吧!」珞可興奮的說著,看來他是沒有可以拒絕的選擇了...

『好啊。』

培裡亞這麼直接的就答應了,害珞可有點錯愕,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但、是!』


請你把我的房間恢復原狀!


「知道了啦....」珞可癟了癟嘴,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

「雪之精,請你回去吧...」

雪精靈的光芒漸漸微弱,原本物品上的冰霜也跟著消失了,而且很神奇的居然沒留下雪融化後的水,真的是徹底的恢復原狀了。

見狀,培裡亞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踏入浴室進行梳洗。

 

「今天的空氣真不新鮮...」他們在街上閑晃有一段時間了,珞可忽然皺著眉這麼說著。

從剛走出旅館到現在,她就一直感受到數道充斥著惡意的視線由暗地裡散發出來,且從未停歇,很明顯的就是針對著他們,但到現在卻遲遲未有動作,讓珞可有些疑惑。

「確實是。」這麼明顯的惡意,培裡亞當然也是有察覺到的,也知道她在說什麼,便隨口附和著。


不過,既然他們都沒有什麼行動,就先把他們當作空氣裡的灰塵好了...昨天最後傳的精神波還是做錯了嗎?什麼事果然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啊...珞可在心底苦笑了一下。


『珞,那間是什麼?』剛才對每家店都只是看一眼就走掉的培裡亞,居然有店面可以引起他的興致,這讓原本心情有些低落的珞可頓時起了興趣,剛剛在想的事也就完完全全被她拋到腦後了。

往培裡亞手指的方向一看,只瞧見了一間不怎麼起眼的小店家,招牌上頭則是寫了個「簽」字,竟也有不少人進進出出,珞可見一人走了出來,連忙上前詢問。

「這位先生,請問一下,你剛才進去的那家店是做什麼的?我是從外地來的,不太瞭解...」

「你是說那間嗎?好像是新開的一家占卜店,專算一天的運勢,感覺滿准的,而且只有早上才會營業,生意也挺不錯的,你們可以去算算看,說不定會抽到什麼有趣的籤喔。」那人也十分大方的將剛抽到的籤拿出來給她看,是木製的籤,一面寫著大吉,另一面則是寫了大叔....珞可揉了揉眼睛。

「你沒看錯,很有趣對吧?不過好像要中午了,你們動作可能要快一點了。」

「啊,十分感謝!哥,我們去玩玩看吧!」

快速的將培裡亞拖進店裡,只看見一台求籤機和一旁的解籤區,求籤機似乎是投幣式的,上頭則是寫了「請投入一百西塔,沒錢就滾回去!」的字眼。


....好有個性的機器。


「哥,你先。」珞可拿了兩百西塔出來,笑著將一半的錢遞給培裡亞。

「....」培裡亞默默的投下錢,將手伸進去抓了一個籤出來看了看,便自行走去解籤處解簽了。

「原來如此啊...」她大概瞭解了這台機器的運作方式。

在投幣的入口處先設置一個感應魔法,當錢落入的金額數量足夠後方能啟動,在啟動的時候,她能感應到風的元素,想必是將風的魔法咒文刻印在簽桶內,好來容易運行吧,看來製作這台機器的人,十分厲害啊。

她將一百西塔投入,隨手抽了個籤出來一看,便沉默了。


因為,上頭寫了「偽娘」兩字。


**


這個字詞可以說是一點也不陌生,讓珞可的心中湧上了一種莫名的情感。


這違和感是....?...不對啊!我又不是個男的!

.....先看運勢好了..


輕歎了一口氣,將木籤翻過去,上面則是寫了「小凶」。

這是什麼微妙的運勢啊....好像有解籤處?

珞可抬頭看了看,發現培裡亞正認真的盯著一張紙條。

「那邊...那個..小..夥子,需..要..解簽..嗎....?」

原本要往培裡亞的方向走去的她,卻被一道枯老沙啞的聲音叫住腳步,說話聲斷斷續續的,好像隨時都會斷氣一樣,讓她皺了皺眉。

「是的,請問你是?」

「我是...這家店的...老闆...,把...你的籤拿...過來吧。」

「喔...」

剛剛他沒在這裡吧?什麼時候出現的...?

珞可半信半疑的將籤遞給了那個據說是老闆的人,只見那人伸直了雙手,在斗篷的遮掩下並沒有露出手部的肌膚,而木籤居然就在他的手上浮起,緩緩的轉動著,原本的疑惑也被驚訝所替換掉了。

會懷疑也是正常的,因為那人的身子被一件深褐色的長袍所籠罩,而袍子上附有的連身帽則是令人看不清底下的面容,身形略為矮小的他,看起來就有種穿著大布袋的怪異感,可疑指數可以說是高到了最高點。

飄浮在半空中的籤,寫著今日運勢的那一面轉了過來,面向著她,而老闆的聲音傳了過來,卻不是剛才那蒼老的音調,是透過精神波在腦中響起的,那如同鈴鐺般清澈響亮的音色。

『控制自己的情緒,便能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木籤自動轉了半圈後,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字眼又重新出現在她眼前。

『偽娘....照字面上翻是指偽裝成男子的女性 ,另一個意思是指長相女性化的男子。』


看來我好像是第一個,挺准的。

...不是啊,我在讚歎些什麼?這個世界原本有這種語詞嗎!


珞可的心情頓時複雜了起來,她看見了佇立在她面前的人,那帽緣陰影下的嘴角,似乎微微勾起了一個奇妙的幅度,想必是因為抽到這種簽的人很少,覺得很新奇有趣吧。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後,想了想,便也傳了精神波過去。

『....請說。』

老闆愣了一下才回答,或許是因為他沒有料到珞可也會使用精神波,又或許是因為她的聲音並非是低沉渾厚而是輕柔和美,畢竟精神波是無法壓低音調進而傳遞的。

『那台機器裡面的籤,都是你做的嗎?』

珞可轉過頭望向那台求籤機,卻發現培裡亞正蹲在機器面前,盯著它看。

『是這樣沒錯。』

『那,裡面是不是還有類似禦姐、正太、蘿莉的籤?』

「你怎麼知道!!」

老闆激動地上前抓住她的肩膀,脫口而出的聲音與使用精神波時的相同,頭上的帽子也因大幅度的動作而落下了,露出的是一頭亮麗的金色長髮,以及略嫌稚氣的容貌,有如寶石般的紅色雙瞳則是瞪地大大的,看起來十分可愛。

好可愛的小蘿莉....這個想法一閃而過,珞可笑著彎下腰,伸出了手。

『日安,同為穿越者之人,我是珞可,珞可.那魯。』

『唔...不需要那麼客氣啦...我是米薾.西瑟.....等等,那魯?你是神座祭司!?』

米薾回握住她的手,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且驚訝地鬆開了原本握著的手。

『嗯 —你的說法有點錯誤,我目前還只是個准神座 。』

對於米薾的反應,珞可有些無奈,但還是笑著解釋了。

『准神座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明明只是一座小城...』

『繼承的測驗嘛,到哪裡都不需要什麼理由的。』

珞可表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而米薾則是一擊掌,露出了有所企圖的微笑。

『不過,既然你是准神座,應該很強吧?我這裡剛好有一個難度挺高的任務,你要不要試試看?』

『任務....?可是我....』

『完成後的獎金有這麼多喔,這是我抽成過後的金額。』

米薾真不愧是個商人,方才的驚訝全都拋到腦後,開始談起生意來了,她拿出了紙筆,寫下了一比可觀的金額。

『可是....』

珞可看見了上面寫的數字,有點心動了。

『嗯 —看在你我同為穿越者的份上,這個價錢如何? 』

米薾將原本寫的金額劃掉,多了一千西塔上去。

『好!任務內容是?』

零用錢有著落了!我還怕原本帶出來的那些錢會不夠用呢。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內容以及地點我都寫上去了,拿去吧。』

米薾將紙遞給她,她拿在手上,並沒有收進隨身的腰包裡,只是有點疑惑。

『你知道...?還有,為什麼求籤的店裡,會有任務可以接?』

『我是占星一族的人啊,多少也有點預知能力的,而那孩子只願意在早上工作,剩下的時間總不能就這樣浪費掉吧?所以這家店過了中午後,便是買賣情報,委託任務用的私人店面了。』

占星族...?好像有在書上看過...
是了,我想起來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