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族,是居住於第五大陸,人煙稀少的高山上的一群少數民族,總是過著閒適不與人爭的生活,族人的個性都十分的溫和、善良。

他們以璀璨如金的頭髮最為顯注,瞳色是因個人的資質不同而有所差異,而成年人的身高則是與一般人十歲左右的高度差不多,這也是他們不喜愛下山的原因之一,畢竟誰也不喜歡被當作是小孩子那樣看待。

占星一族最為神秘的一點,大概就是與位於碧潭山上的先知一族類似的預知能力了,他們藉由觀星,測星,擬星,進而利用星相進行預知,據說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因此慕名而來的人也不少,但他們擇客的標準也十分嚴苛,大部份的人幾乎都會被拒於門外。

這麼看來,眼前這位自稱為占星一族的米薾,可以說是稀有動物一枚了。

『占星族的人會離開族群下山到這種塵囂地帶,還真是神奇...』

對於珞可的說法,米薾不以為然。

『哼哼,誰要待在那種地方啊?悶也悶死,我可是費了一番功夫才擺脫他們下山來的。』

『下山是被禁止的事嗎....?』

珞可不解的提問,對於他的問題,米薾尷尬的笑了笑,低下頭來玩著手指,吞吞吐吐的解釋。

『沒有...沒有被禁止,只是...我有可能會被選為下一屆的觀星者...所以...』

觀星者!!那不是等於占星族的族長嗎!難怪她眼睛的色澤這麼漂亮...

『真虧你跑的下來....』

『哼哼...他們怎麼可能攔得住我?我的實力可是比現屆的觀星者還強呢。』

『好了,再聊下去就晚了,任務期限到什麼時候?』

珞可拿著紙搖了搖,閒話家常就先打住吧。

『嗯,是三天后。』

『好,明天我一早會過來交任務的。』

說著,便往培裡亞的所在走去,他依舊蹲在求籤機前,不知道在做什麼。

『喔 — ?口氣這麼大?好,我會開好店等你的。對了,你簽的那個偽娘,是我說的第一個解釋吧? 』

『的確是。』

對於米薾的問題,她愣了一下,最後才露出了豔麗的微笑回答,而後走到培裡亞身邊,舉起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又拍了拍他的肩,才出聲詢問。

「哥?走了喔?」

「好可愛...」

一直盯著機器看的培裡亞,突然語帶感歎的說了這麼一句,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機器取簽口的兩側居然浮現了淡淡的紅暈。

「...明天還會過來的,我們先去辦事情吧!走了!」

珞可有點無奈的說著,會讓培裡亞起興趣的點通常都與一般人不同,有的時候還挺奇怪的,見培裡亞還是沒反應,她只好拉著他的手臂,將整個人拖出去了。

「哎呀,少年,隨時歡迎你來的喔!那孩子挺喜歡你的。」

米薾站在店門口露出了可愛無比的笑容揮了揮手,而後便將帽子戴好走回店裡,把招牌翻了面,原本的「簽」字便替換成了「委」字。

「明天,還會去?」

拖著培裡亞走了一段距離後,他忽然抬起了頭這麼詢問著,語氣依然冰冷,但珞可在他眼中看見了一絲的期待。

「嗯,先去把任務做一做,明天拿去給米薾...就是那個老闆。其實你也可以自己去啊,她剛剛不是有講,你隨時都可以去的。」

珞可放開了培裡亞無所謂的說著,一邊看著剛才在米薾那裡拿的任務單,一邊喃喃自語,米薾還很貼心的幫她附上了整座城的地圖,以便查詢。

「唔,有點遠呢...要先經過廣場啊..等等的轉角右轉就到廣場了,嗯 — 」

『任務,是什麼?』

「嗯 ...一言難盡呢,你自己看吧。 」

語畢,便將紙遞了過去,但...當培裡亞伸手準備接下時,紙被忽然刮起的一陣不自然的強風吹走,似乎是被吹往廣場的所在去了,而珞可瞪大了眼,驚呼出聲,接著追了上去。

「啊— 我的錢啊!!」

追隨著紙張抵達廣場,廣場邊的噴水池旁聚集了一群人,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但珞可根本不在意那些,她只看見了位於空中那耀眼的火焰紅光與閃爍著雷電的金黃色亮光正要相互交會,而處於中央的微小物品,正是她剛才飛走的任務單。

該死!到底是誰在這邊打鬥的!

珞可不免在內心咒駡著,而且也管不了這麼多,她一面加快腳步,一面低聲念過一段魔法咒文。

「神之名予,Time Stop —! 」

將時間暫停的範圍制定在兩道魔法運行的地區,接著雙腳一蹬一躍而上,拿到紙張後漂亮的著地,及肩的深灰色頭髮緩緩飄動,無視於眾人的驚歎聲,她雙手叉腰,沉著聲不悅的斥責。

「大白天的就在這邊打鬥,這樣子對嗎!如果有人因此受傷那該怎麼辦?」

還有,我的零用錢差點就要化成灰燼了啊!

她一彈指,上空原本凝結住的時間恢復了運轉,火焰與雷電相交,激蕩出了劇烈的火花,以及震耳的爆炸聲。

但,她就這麼突然的闖進去,對決者自然也是會不悅的....


「知道有人在打鬥還硬闖進來,不也是愚蠢的事嗎?」

站在珞可左邊不遠處的人,有著稍長的褐髮,淡淡的說著,但話語中帶有滿滿的刺。

「嗯 — 你說的確實是有道理,但我也不是笨蛋,我會闖進來自然是有不會受傷的,絕對自信。」

「你....」

態度淡漠的褐髮少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他才剛出聲,就被另一位相同髮色,而長度卻短了很多的少年,也就是他的對手,給打斷了。

不過這樣也不錯,省得麻煩,他這麼想著,便退後了幾步,然後,看戲。

「你的意思是,我們的攻擊很弱,對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是嗎!」

「我並沒有這麼說,請不要隨便解讀我的意思。但是,如果你真要這麼想,我也沒意見就是了。」

冷漠的說完這段話後,珞可便轉身要離開,但事情並沒有她想的那麼順利,因為,那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知不知道現在你是在和誰說話?你覺得你自己很強是嗎?」

「你以為你自己,很高貴嗎?」

珞可對於那人散發出的傲氣感到厭惡,似乎沒察覺到自己的語氣變得更冷了,向前走了一步,直直地瞪視著對方。

「我並沒有自負到那種程度,請不要拿你與我相提並論。現在,請你讓開。」

她的語氣雖淡,但卻是有種不容拒絕的感覺,而那人似乎被她那種毫不在意的態度給激怒了。

「跟我打一場,打完我就讓你走!」

「與同伴刀刃相向並不是好的行為啊,而且跟還是一個只知道動武的野蠻人,你說是吧,斯尤那多先生?」

珞可放輕了音量讓只有彼此能聽見,而他頓時瞪大了眼睛。

「什麼....你怎麼...?」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動粗,但你那高傲的態度我也是不怎麼喜歡呢。」

珞可不理會他的錯愕,事實上也是故意說出來的,她恢復了原本的音量,故作感嘆的說著。

「你說什麼!」

顯然地,對方再次被激怒了,而她也只是微微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說。

「既然你那麼想打,就如你所願吧。」

她往後退了好幾步,將彼此的距離拉開,嘴角擒著一抹自信的笑意,淡淡的說道,而後伸出了右手且將掌心朝上。

「你先請。」

「哼,這是你說的,等等可別反悔!」

對方冷哼了一聲,像是對於她的自信感到不屑一樣,但她的自信可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源自於從小每日持續不斷的辛苦學習所獲得的,不敗的自信心。

「焱之精!」

隨著他的話語,憑空爆出了異常火紅的火焰,那宛如有生命般的火花奔騰著,廣場上的溫度也因此飆高了好幾度,接著便筆直地衝向前方,而珞可的眼裡則是閃過一絲激賞。


哎呀,不錯嘛。


焱之精是屬於第三階段的高階元素精靈,而召喚出的精靈的色澤以及熱流可以看出召喚者的強度,看樣子對方的實力比她原先估計的還高,但是...

「雪之精。」

珞可輕輕的說著,銀白色的雪迅速聚集,輕鬆地抵擋住火焰的攻擊。

「什麼....!?」

照理說,第二階的雪之精是不可能抵擋住與其屬性相剋,且等級又較高的焱精靈的攻擊,所以對方才會如此的驚訝,而且她又是直接召喚出精靈,相當於自己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雖然如此,她卻沒打算這樣就結束了,敢妨礙她賺錢的人,哼哼...可是會不怎麼好過的。

『 以雪之名,凍結塵土;以霜之稱,灑落銀光;風舞雲動,草木飛揚,以吾之名....!?』

她閉上了眼輕輕朗誦著,而她的話語就好像充滿著魔力似的,竟讓四周的紛擾都蕩然無存,眾人皆屏息著呼息,但在此時她卻感受到一個不明物體朝她撲了過來,不得已只好先停止口中的咒語,睜開雙眼瞧瞧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天藍的眸子顏色似乎比剛才還深了些。

「珞...!」

聽見這熟悉的呼喚聲,她下意識地接住了向她撲來的物體,而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比她的雙眸更為清澈的天藍色眸子,純潔且毫無雜質。

「唉...」

珞可罕見的嘆了一口氣,放下了在懷中的人,接著敲了一下有著一頭亞麻色短髮的少年。

「我說笛啊,你知道這樣子很危險嗎?」

「痛...」

音笛捂著頭,兩眼無辜的看著她,見她沒有反應,他嘟起了嘴。

「珞,危險的明明就是妳啊!只是普通的對決,沒必要這麼狠吧?況且..,他也是...」

「是他自己不讓我走的,你也有看到吧,他是同伴我早就知道了,要給他臺階下他卻還跟我槓上,你說是我的錯嗎?」

珞可聳聳肩,滿不在乎的說著,但認識她多年的音笛知道她的心情正十分惡劣,怒氣質已經快到達臨界點了,這個時候只能使出絕招了!

「嘛,不要生氣了啦。」

音笛拉了拉珞可的手,撒嬌似的說著,而珞可也只是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回道。

「我本來沒有生氣的。」

「都這麼久沒見了,別這樣嘛...」

音笛委屈的說著,再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馬上就讓珞可舉雙手投降了。

「唉,我知道了。」

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轉身看向從人群中走出來,莫名驚訝的艾洛德以及笑容滿面的羅提。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