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笛,你們認識..?」艾洛德看向音笛,不解的問道。


喔呀?直接叫小笛了呢。


「嗯,是啊!」

音笛開心的回答,而她也勾起了一抹微笑,微微欠身說道。

「很高興再見到你呢,艾洛德先生。我再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珞可,珞可.那魯,準莫霜神座之一。」

「之一...?」艾洛德顯然是有點處於恍惚狀態了。

「是啊,另一個是培里亞哥哥嘛。」

「喔...那另外兩位呢...?」

她知道艾洛德指的是一開始就打起來的兩位褐髮少年,他們兩個剛剛也一起走了過來,發現彼此的動作都一樣,互瞪了一眼,而後撇過頭聆聽他們的對話,聽到這裡他們知道也該報出名字了,剛開口欲說,卻被珞可打斷了。

「如果我猜的沒錯,兩位是卡薩加.黎多和西弗.斯尤那多吧。」

她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這讓眾人十分訝異,而此時培里亞也從人群中走過來,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但還是一臉面無表情,惜字如金之令人讚嘆。

「各位,在這種公共場所似乎不適合相認呢,我們去找間餐廳喝下午茶,順便好好談談吧?」

從剛才就一直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羅提,忽然拍了拍手,笑咪咪的說道。


什麼喝茶,你要出錢嗎?說好明天要交任務的,我可不奉陪。

珞可這麼想著,而她也沒看漏羅提剛才看向他的眼神含有一絲的探查,警戒,以及難掩的興趣。


「那你們去聊吧,我們還有事要辦,抱歉。」

珞可笑著搖搖頭,故作惋惜的說著,而後轉身面向西弗,閉上眼睛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微笑。

「給你個忠告,收斂一下你的脾氣吧,還有....」

忽然睜開的雙眸沉澱成了深沉的藍色,像是只要跌落後就爬不出的大海深淵,西弗就這麼愣住了。

「不要...惹我生氣。」

「神之名予,Ground Freeze。」

原本就沒被遣回,在原地待命的雪精靈,隨著珞可的話語爆出了耀眼的銀白色光芒,等眼睛的不適感消退後,卻發現眼前的事物完完全全的凍結了,在陽光的照射下,地面微微散發出寒氣,折射了陽光的冰晶一閃一閃,剔透的光澤十分美麗,而始作俑者卻也早已消失了身影。

「這是...什麼...?好冷...」

艾洛德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轉向據說認識珞可的音笛問道,像是有點難以置信。

「珞真是的....啊,艾洛德,這是珞將魔法搭配著精靈用的混合魔法...」

音笛搓了搓手,在掌心哈氣,有點無奈的解釋。

「可以這樣做...?」

從小就被迫研讀書物的艾洛德這麼質疑著,畢竟他從未在書本上閱讀過類似的方法,如果真要運用,施術者恐怕是需要很強大的控制力,以及與精靈溝通的契合度,若是沒控制好,輕者被魔法反噬,重者則可能因為承受不了兩方的力量,當場自爆吧。

「唔...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看珞用過很多次了。」很多次都把我家神殿的後花園結冰,天知道她是怎麼在伯父和母親出來察看前把冰瞬間消退的...

「是嗎?真厲害呢...」

「珞說我想學的話可以去問她,但是她警告我說絕對不能自己一個人亂試,會發生很可怕的事...聽到這樣我就不敢去學了。」

「可怕的事?」自爆嗎?下次見面再去請教好了。

「我也不知道...對了,艾洛德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問珞啊,她人很好的!」音笛苦笑了一下。

「好,小笛謝謝你。」艾洛德勾起了一抹溫柔的微笑這麼道謝著。

「不、不客氣...」音笛羞怯怯的道謝,白皙的臉蛋不知道為何浮現一抹紅暈。

「好了,雖然少了兩個人,但沒關係,我們去找間餐廳坐坐吧。」

羅提這麼說著,便領著眾人走進附近一家餐館,進行熟悉同伴的談話,雖然他對那兩個莫霜準神座比較有興趣,但是來日方長,何需急於一時呢?他在不知不覺中露出了有所企圖的笑容。


**

「呼...」珞可輕輕的呼出一斷長氣,腦袋暈眩了一下,隨即被身旁的人扶住。


連續施展兩個魔法,還真有點吃不消啊。她苦笑了一下。


「珞,妳太誇張了。」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培里亞輕蹙著眉看著眼前的冰晶,他大概知道他們現在的位置還在城內,但已經是算邊緣的郊區了,可見珞可施展的魔法範圍有多廣,他覺得他現在有些不悅了。

「抱歉...氣不過...」珞可知道她自己是理虧在先的,所以很乾脆的先認了錯。

「....」

「可以先讓我坐著休息一下嗎?」


範圍不小心弄太大,一下就消耗了不少的魔力,然後又施展移動兩人的瞬間挪移,休憩一下再去找任務所指定的東西...


「嗯,任務?」培里亞將她扶好坐下,而後挑眉看著她。

「這個,你自己看吧。」珞可遞出了剛才搶救回來的紙張。

『 Lantana camara、 Rhus toxicodendron、 Abrus precatorius、 Helleborus..... 各取適量即可,大概三至五份。』

看見紙張上寫的東西,培里亞整個無言了。


為什麼都是有毒植物?這個委託人是怎樣?


「其實還好啦,又不難找。」珞可在一旁涼涼的說著。


不,我想問題應該不是在這裡....

培里亞有點納悶了。


**

等把全部的有毒植物收集完畢後,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滿天的星斗高掛在夜色的布幕上,閃爍著各自耀眼的光芒,他們坐在城外較高處的草原裡,肩並肩的倚靠著,感覺到的是彼此平穩的呼息,以及輕輕拂過的徐徐涼風,這一切的一切都使她平靜、眷戀。

不過,她還真沒想到這裡會有這麼有趣的植物,像是一拔下來就尖叫個不停的 Rhus toxicodendron ,以及一靠近就散發出臭死人的氣味的 Lantana camara Rhus toxicodendron,這兩種植物找到就直接將他們結冰成塊是最快的方法,不用飽受嗅覺以及聽覺的摧殘,而其他的植物倒是沒什麼麻煩的令人有點掃興,但看見培里亞明顯黑掉一半的臉,卻又覺得舒坦多了,為什麼這裡沒有數位相機這種東西呢?珞可感嘆著。

將全部的物品找齊後,她便將他們一同傳送至自己的房間裡,然後找到了一個景色不錯的地點,觀賞星群。


不過,如果那些結冰的植物因為放太久而解凍,會不會整個房間都充滿著尖叫聲以及令人作噁的臭氣啊?

算了,管他的。


難得放鬆的身心以及寂靜的環境,讓她有種想唱歌的欲望,也就不再壓抑,憑著感覺,輕柔的歌聲從唇齒間流露出來。

「吶,星星啊,你為何會如此美麗?
吶,夜空啊,你又是如何包容這燦爛的星群?

依稀的月光灑落在綠茵的大地上。
耀眼的陽光照射在蔚藍的海洋中。

我們接收了自然的恩惠,要懂得知足。
我們奪取了萬物的生存,要曉得悔改。

支持我們走下去的,依舊是這個世界。
但若世界崩毀,那該如何是好?


那就只能和世界一起毀滅了。


生存,希望,包容,和諧。
死亡,絕望,戰爭,爭執。

各種狀態皆是一體兩面,有好有壞,有對有錯。
人生於世皆為眾物平等,有光有影,有明有暗。

如今,支持我的會是什麼呢?

我,無法知曉。」


怎麼感覺好像越唱越悲傷了呢?真是的....


忽然,一隻手覆蓋上了她微微顫抖的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支持妳。」

 
什麼...?


『不管怎樣,我都會支持妳,一直,一直,直到永遠。』

培里亞側過身來看著她,在月色的照耀下少了幾分冷漠,多了一些溫柔。


不管我做出什麼樣的事,什麼樣的決定,你都會支持我?


『會。』


真的...?


『絕不說謊。』

蒼冰色的眸子堅定的看著她,她因此而無法動彈,只見培里亞俊秀的臉龐在眼前不斷放大,最後碰觸在一起的地方是額頭,培里亞輕揉著她的髮,緩緩的閉上了雙眼,而她似乎因為彼此間的距離過短而漲紅了臉,便有些羞澀的出聲提醒。

「哥、哥....培里亞...?」


睡著了?不是吧!?這也太厲害了吧!?


珞可的內心很無奈,無奈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不過,培里亞這樣一整天陪她亂跑,會疲倦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她也要負一點責任才行。

「唉,回去吧。」珞可一手輕輕扶著培里亞的肩,將自己的身子迅速的轉了半圈,放手後,沉睡中的培里亞穩穩的半趴在她背後,她便將他背了起來。

雖然說她的身高比培里亞矮上一截,但是她的力氣可不比他小,搞不好還大出不少呢。

她有點依依不捨的望著星空,低低呢喃。

「約定好了喔,在這片美麗的星空下。」

「嗯...」背後的人發出一點聲響,是給予她的回應吧。

「神之名予, Instant Movement。 」她淡淡的開口說了,而目的地則是設在....旅館的大門口。


怪了,他們怎麼都跑出來了?該不會是亞維康他們來了吧?算一算也差不多該到了。


珞可偏著頭想了想,拍拍自己的臉頰,將表面上所有的情緒都隱藏住,只剩下一張與培里亞相似的,面無表情的臉。


這樣的話,他們會不會搞錯呢?雖然看髮色和瞳色就可以容易的分辨出他們倆,但若再搭配上相同的氣質,那可就難說了,除非是認識她比較久的音笛。

在心底興奮的笑了笑,她便慢慢的踏入旅館。

「欸,那魯,你們回來了啊。」一進來就發現到他們的羅提,滿臉笑容的問著,雖然她覺得他的笑,很假,很礙眼,但她還是點點頭做為回應。

「他怎麼了?」西弗這麼問著,她倒是有點驚訝的看見了對方眼底的一絲擔憂。

「太累,睡著了。」

「哼。」西弗露出高傲的表情看了培里亞一眼,感覺有種鄙視的意味。


他認錯了,不會錯的,畢竟培里亞沒有去惹到他,這下可有趣了。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紛紛移至他們身上,果然如她所料,亞維康和薇莉安也都抵達在大廳內了。

亞維康朝他們走了過來,唇邊依舊是擒著一抹悠閒的笑容,但眼底卻充滿著擔憂,他有些不自在的問道。

「培里亞...珞可他怎麼了?」


喔哈...又一個認錯的!忍住!不要笑場!


「太累,睡著了。」她再次重覆,用冷冷毫無音調起伏的聲音說道。

原本在薇莉安旁邊的音笛也跑了過來,一臉狐疑的盯著她與身後背著的培里亞,最後向亞維康提問。

「伊希塔先生...你認識珞?」

「算是吧!」

「可是...你認錯人了。」音笛猶豫了一下。

「啊?」亞維康發出了不解的疑惑。

「睡著的人是培里亞哥哥才對。」

「咦!!!」錯愕的發出驚嘆聲的不只有亞維康,西弗,還有艾洛德和卡薩加,以及薇莉安。

看著他們的表情,她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