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不期之遇(微安闇)


一片沉寂的黑暗,唯一一處有亮光的地方卻堆積了許多大小不一的瓶罐,裡頭的溶液則是充滿了五彩繽紛的詭異色澤。

有著一頭長長白髮的青年,秀麗的容貌和目前正處於的地點,相當的格格不入。

這裡是他的私人研究室,就位於他寢室裡的其中一件密室,他原本拿來遮掩面容的黑色面罩,被他隨意的丟置在一旁。

褪去掩飾情緒的冷漠,天藍色的眸子裡難掩的是狂熱,他專注於手邊的工作,用滴管一滴一滴的將液體置入準備調製用的量杯中,嘴角一抹微笑不自覺的勾起。

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能忘卻一切,沉醉在他小小的世界裡。


再加入一點的煖焰花粉以及幾顆切成塊狀的石栗果實,均勻攪拌混合就可以了..


頭暈眩了一下,雙手幾不可見的顫抖著,正調製的藥物因此出了差錯,冒出了濃濃的黑煙。

「啊...」他的唇邊流露出一絲驚呼。

調製藥物的程式上,是不容許出差錯的,哪怕是少了一小塊的材料,都可能會導致失敗,像現在這種大失誤,根本是整杯都毀了。


糟糕了,原料就只剩這些...又要去採集了嗎?


他以手托著下巴思考著,做出了,「反正才出去一下子,應該沒人會在這時找他」的結論,而後走回寢室將暗門關閉,拿起床上的斗篷披在身上,輕輕的開了口。

「Move。」

眼前的景色一晃,變成了一片綠意盎然的樹林,便著手開始採集藥材原料的工作。


看來今天的運氣不錯。他這麼想著,沒兩三下就找齊了所需的物品,將東西用魔法傳回去後,便踏著慵懶的步伐離開森林,走進城裡。

聽羅提說,他們的調查地點在薩英斯城,他也在好幾天就先行前往了,而剛才選擇瞬間挪移的落點時正好想起,便傳到薩英斯城週邊的森林裡了,沒想到這裡資源還挺豐富的。

他最喜歡逛的地方,大概就莫屬於市集了吧,因為運氣好的時候還可以買到不錯的藥材。

找到了薩英斯城的市集所在,他便悠哉的在攤販間穿梭著,享受著鮮有的時光,就算旁邊投來的視線也無法打散他的好心情。

他並沒有帶著面巾,只是穿著一襲暗色的斗篷以及略略露出的黑袍,但是在大白天穿成這樣就已經夠引人注目的了。

經過了一家攤販,裡頭的擺飾物吸引了他的目光,是一個充斥著暗屬性的飾品,他有點好奇的想拿起觀看,但才剛要伸出手,那個物品便被人搶先取走了,下意識的抬起頭來,結果導致身體僵硬了一下,迅速低下頭,那人好像也注意到他的動作,仔細端詳,低沉的嗓音遲疑的響起。

「你...」不等他說完,他就先轉身逃走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依他的個性,不可能會接下看顧准神座的麻煩工作的啊!


思緒,很亂,很亂...


看見了一間不起眼的小店家,他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躲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問..是..要...委託..任務..還是...要..買賣..情報?」


什麼?這裡是委辦屋?那麼,我想...


「委託任務。」應該...不要再自己出來這裡採集會比較好,畢竟有那個人在...

「在..這裡....寫上..你..想..委託..的事..物。」

與他相同穿著斗篷的人,向他招了招手,遞給他一張完全空白的紙,他便把以後有可能用到的材料寫了幾個上去,畢竟這種採集的委託任務,執行者需要足夠的藥草知識,否則連找都找不到。

這裡的藥草原料雖然豐富,但若沒有專業人士來接下的話,一切都只是空談,而且他又不想要被那個人遇見,不能常常過來,所以,他在賭博,在賭一個協助他收集的人出現。

遲疑了一下,他在右下角的地方寫下了一筆不算小的金額,偶爾利用一下教主的特權也不為過吧,而且他知道他的組織裡並沒有像他一樣精通於草藥學的人,要派人出來他反而會覺得頭痛。

像是先前有人誤觸了有毒的植物,還要他親自去幫那個笨蛋解毒,或是沒將藥材處理完善就直接呈交上來,以至於他拿到的時候,根本沒有幾個部分可以用的,有過幾次經驗後,他深深的覺得自己動手會比較快。

「就先這樣,麻煩你了,還有...可以請你用原本的聲音說話嗎?」他把寫好的紙張以及一顆白的珠子遞過去,沒好氣的說著。

「唉?被發現了?」那人拉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的細緻臉蛋像是有點吃驚,璀璨的金髮以及有如紅寶石般紅潤的雙眸,都讓他稍稍讚歎了下。

「聲音太不自然了。」他淡淡的解釋。

「嗯 —既然如此,把手伸出來吧! 」她忽然蹦出來這一句,讓他愣了下,才依言動作。

「哦哦,你的手好白好嫩喔!」

頓時,他有種想把手伸回一掌把她打飛的想法,即使他外表看起來很像小孩。

「抱歉、抱歉,讓我看看喔....嗯,今日有朋自遠方來,去正視自己的心吧,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出去吧,將會有人在外頭等你。」或許是看到他的臉黑了一半,她連忙道歉,而後說出了一段讓他的身子僵了僵的話,他臉色難看的盯著說出此話的人。

「占星一族從不說謊,不要懷疑我卜出的結果。」她聳聳肩,看似不在乎,眼底卻是充斥著堅定的光芒。

「還有,希望你不要說出我的身份。」就如同你不想被人發現的心態一樣,我看得出來。

「嗯...委託的任務希望能在五天內完成,完成任務後捏碎那顆珠子,我會過來檢查。」他緩緩地點點頭,囑咐完後便轉身走了出去。

過午後的陽光溫暖而不刺眼,而沐浴在光芒下的人,穿著一身輕便的服裝,卻不失他原本的光采,他也把目光移了過來,四目相交。

「有沒有興趣去喝杯茶?」那人看著他,微微的笑著問了。

「...」

「你這是什麼臉?難道還要我像以前一樣,一刀直接向你招呼過去?」原本的微笑瞬間變成了危笑,夜墨色的眸子瞪視著他。

「謝了,不必...還有,你要請客?」他無言了下,挑眉回問。

「你連這點閒錢都沒有嗎?也罷,我請就我請。」

「安加西奈..好久不見。」沉默了一下,他才艱難的開口。

「嘖,走了,拖拖拉拉的跟什麼一樣。」有些不耐的說完後,便曳著他的斗篷走了。


還是一如往常的俊美外表,還是如同昔時的霸道,他笑著說了。

「唉,粗魯的個性完全沒變,你兒子能活到現在,還真是奇跡。」

「囉嗦!」

今日的午後,心情是鮮有的愉悅,而他的笑容,是數年來最為真心的。


我其實很想你,其實我一點也不想獨自一人留下。


其實我想....一直陪在你身邊。


但過了今天後,便又是兩條互不相交的平行線,再也沒有相聚的一天了吧。


我應該要開心,還是要悲傷呢?


我其實,並不知曉。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