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委託者


我在畏懼著什麼?
是那不見天日的黑暗,還是那永無止境的束縛?
或許,都不是。
或許,我只是害怕著...
在你眼中反映出的我,那醜惡的面容。
當我出現時,你是否會用厭惡的眼神看著我呢?
我無法去想像。
所以,我只能一再地逃開。
逃到那屬於我的黑暗之地。


1

「呵呵...」珞可抿著唇輕笑著,而後褪下了原先的斗篷帽子,深灰色的及肩

長髮暴露於空氣中,騰出一隻手拍了拍音笛的頭,「笛,你是怎麼知道的?多

數人都沒發現呢。」

「感覺不對啊...而且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注意到眾人的目光都投射到自

己身上,音笛有些困窘地搔了搔亞麻色的頭髮,而後看向羅提,「諾曼登先生

應該也有察覺到才對吧?看你不怎麼驚訝的樣子。」

「其實不難發現吧?」羅提一臉“你們在大驚小怪些什麼?”的樣子,其實珞

可早就猜到羅提發覺的事實了,畢竟他是個心機很重的人。

「打個岔一下,你們都認識?...哈啾..這座城怎麼好像比外面還冷啊?」發

問後,亞維康打了個噴嚏,而後用雙手磨蹭著自己的雙臂,有些不解的自語著

「嗯,他們是我們這兩天遇到的同伴,至於溫度的問題...原本並沒有這麼冷

的....是因為...」回答亞維康的人是艾洛德,第一個問題很容易就回答出來

了,但第二個...因為當事人都在場,有些難以啟齒。

下午珞可施展混合魔法所結成的冰,到現在已經融得差不多了,但殘留的余溫

還會使人感到寒冷。

「因為有人不長眼睛耍白目,所以因此踢到了鐵板,把人家給惹毛了而已。」

卡薩加涼涼的替艾洛德接話,而這段一針見血的解釋讓珞可讚賞了一下。

「你說誰是白目!?」鐵青著臉的西弗怒吼著。

「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而且我並沒有指名道姓,你自招了也不幹我的事。」

卡薩加淡淡的說著。

「你...!」西弗看著卡薩加,一副就是準備要和他打起來的樣子。

「我說啊,是同伴的話就應該要好、好、相、處、吧,嗯?」珞可冷冷的看著

他們,用異常燦爛的笑容說著,原本有意味要打上一架的兩人頓時噤聲不語。


果然,先下一帖猛藥的決定是正確的,珞可感歎著。


「看來只有那魯管得住他們,剛剛在餐廳的時候他們就又打起來了呢。」羅提

一副頭痛的看著珞可,但珞可在他的眼底看見了一絲挑釁。


這傢伙居然在挑釁我....


「等等...那魯...你是準莫霜神座!?」亞維康終於反應過來,一臉莫名驚訝

的指著珞可。

「唉?」愣了一下,順便在心底罵了一句『真是個反應遲鈍的傢伙。』 ,而

後柔和的彎起了唇,伸出手,「你好,我在這裡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珞可

,珞可.那魯,準莫霜神座之一。」

等亞維康愣愣的回握完她的手後,珞可便轉身面向薇莉安,微笑,「看來,帕

蕾基西若小姐已經察覺了。」

「嗯。」薇莉安回給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點點頭,「你並沒有刻意掩飾,

很容易察覺。」

「那為什麼我沒發現...」亞維康回過神來,悠悠地說。

「因為你是笨蛋。」薇莉安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同感...不過,她想問一個問題很久了。


「為什麼你們會聚集在大廳裡?」

「啊!差點就忘了...珞,薇莉安姐姐沒有房間可以住...」音笛露出了有些委

屈的眼神。

「怎麼會這樣...?」她記得在小說裡,薇莉安是有先預訂好房間才過來的啊

!難道是因為她的出現導致薇莉安沒房間可住嗎...?

「我來的時候,他居然跟我說沒房間了,叫我自己想辦法。」薇莉安的神色難

掩不悅,且又十分苦惱。

「剛才諾曼登先生提議說要把他自己的房間讓給薇莉安姐姐,然後他過來跟我

們擠同一間雙人房...」音笛補充道。

「要禮讓女士嘛。」羅提聳聳肩,無所謂的說著,而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拍掌

,「我記得那魯你是一個人住一間雙人房對吧?那我去跟你擠,你覺得如何?

昨晚在大廳裡的事,羅提從頭到尾都在場,所以他知道珞可是住一間雙人房的

事,會提出這個替代方案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珞可她是男的,她是會接受的

,但她並不是。

所以聽見羅提的提議,她的表情變得很難看,難看到一旁的音笛都滴下了冷汗

,開口勸阻羅提,「諾曼登先生,你還是跟我們擠好了...」

「為什麼?那魯他又沒說不要。」羅提不知道是不會看人臉色,還是故意說的

,他這麼反駁著音笛的話。

「可是...」可是,我覺得你再繼續說下去,會變成現做的冰棒一根,音笛默

默的想著。

正當珞可危險的眯著眼睛盯著羅提時,薇莉安忽然沖了過來,一臉熱切的握住

她的手,「那魯你自己一個人嗎?那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嗎?」

「呃....?」珞可瞪大了她漂亮的天藍色雙眸,整個反應不過來,背後的培裡

亞也因此險些滑落。

「我說,我跟你一起住一間雙人房。」薇莉安看她愣住了,又重申了一次。

「唉?!帕蕾基西若小姐,這樣子不好吧?」亞維康聽見薇莉安的決定,有些

不贊同。

「我都沒覺得不好了,你們在反對些什麼?」薇莉安的目光嚴厲的掃了一圈在

場的男性,只有音笛投來的眼神是贊同的。

「還是讓諾曼登過來跟我們擠好了...?」艾洛德猶疑的說著。

「不需要委屈你們,我和那魯睡就可以了。」薇莉安婉拒了艾洛德的提議,接

著轉過頭來詢問珞可的意見,「呐,那魯,可以嗎?」

「...如果妳想的話,我是無所謂。」珞可在心中輕歎了一下,淡淡的說著,

看來她的性別應該是被薇莉安發現了,不然她不可能會想跟她睡的。

「真的嗎?謝謝~」薇莉安露出了十分愉悅的表情道謝。

「可是...」亞維康似乎還不怎麼死心的想打消薇莉安的想法。

「我相信珞不會對我怎樣的。」薇莉安微微的勾起笑容,堵住了亞維康想勸阻

的話。


是啊,兩個女的是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啊?拜託!別在用那種灼熱的視線盯著

我了!你們這群見不得人好的色狼!

等等,你怎麼可以稱呼轉換的這麼自然啊?


發現了這件事,珞可露出了有些古怪的表情,「妳叫我什麼...?」

「珞啊,小笛不是都這樣叫?」說著,薇莉安捏了捏音笛的臉,疑問,「我不

能這樣叫你嗎?」

「妳高興就好,不過....」珞可無奈的回答,然後停頓了一下,從斗篷內衣服

的口袋裡拿出一把鑰匙,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敢保證,

妳要自負後果喔。」

「我知道了。」無視於眾人投來不贊成的眼神,薇莉安淡淡的回答。

「那我要先把我哥送回房裡,看妳要不要先進去。」珞可將鑰匙遞過去,「我

的房間在二樓,右轉第三間。」

「嗯。」

「喔,對了,如果看見房間裡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請不要尖叫或是把他們消滅

,感謝合作。」在上樓梯之前,珞可忽然又補充說道。

「...那我還是等你回來再進去好了。」愣了一下,薇莉安頓時打消了想要先

進去休息的想法。

「喔,那待會見。」珞可笑了笑,便瀟灑的走掉了,只留下一群人面面相靦著

「帕蕾基西若小姐,我幫妳拿行李上去吧?」亞維康這麼問著,卻早已自動的

拿起了放置在一旁的行李。

「喔。」瞥了一眼亞維康,薇莉安淡淡的回應,接著勾起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辛苦大家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聽見她的話語,眾人便紛紛散去,只留下一臉擔憂的音笛以及艾洛德,還有據

說是要幫她拿行李的亞維康。

「薇莉安姐姐....不要欺負珞喔!雖然她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人...」音笛鼓起

臉向薇莉安叮嚀著。

「嗯,不過小笛,你真的決定要和席德列斯訂契約了嗎?」薇莉安遲疑的問道

「是啊!艾洛德是好人呢!」音笛彎起了有如天使般的笑容。

「所以說我有機會了是嗎?」一旁的亞維康激動的握拳。

「怎麼說?」艾洛德看著亞維康的反應,好奇的問著。

「因為我答應他,如果我想訂契約的人不跟我訂的話,我就和他訂。」薇莉安

有些頭痛的解釋。

「唔,薇莉安姐姐...對不起...」音笛自責的低下頭道歉。

「不是小笛你的錯,是我沒顧慮到你的選擇權。」薇莉安溫柔的揉了揉音笛的

頭,輕聲安撫著,而後看向艾洛德,「真的不能把小笛讓給我?」

「抱歉。」艾洛德搖搖頭拒絕。

「那個...薇莉安姐姐要不要問珞看看?珞她很強喔!」音笛推薦著自己認識

許久的朋友。

「嗯,我也有這個打算。」

「欸欸欸!西卡潔你怎麼能這麼說?我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啊!」亞維康聽見

了音笛的提議,露出了一臉“原來我看錯你了!”的表情。

「伊希塔先生是不錯啦,可是沒珞好。」音笛單純無比的解釋。

「唔!」亞維康露出了十分受傷的表情。

「你不是要幫我拿行李?走了。」不知何時已走至樓梯處的薇莉安冷冷的斥責

聞言,亞維康立即拿著行李跟了上去。



唉,被他們那一群人搞到現在才上來,不過培裡亞他未免也睡了太熟了吧?剛

才那麼吵居然也沒被吵醒,他平常明明是很淺眠的啊...應該沒事吧...?


珞可站在培裡亞的房門口前,有些擔憂的想著,艱難的從培裡亞的口袋裡拿出

鑰匙,開門。

走進房裡,輕手輕腳的將培裡亞緩緩的放置在床上,拉起柔軟的棉被蓋好,不

讓他因此而受寒了,畢竟裡頭溫度偏低也是她的傑作...


為什麼我剛才會緊張呢?明明是相似的臉龐,明明是兄妹...雖然我不是把他

當成哥哥看待,而且也不怎麼覺得這張臉是我的...

但,屬於自己的,穿越前的臉蛋,在腦海裡早已淡化、糢糊了。

這裡,原本是沒有我的存在的,我只是個不小心闖入的入侵者,其實我不應該

去打亂他們原有的順序才對...

我是一個不穩定的因數,接下來做的每一件事可能都會嚴重影響到以後發生的

事。

但是,我討厭悲劇,也不想讓音笛經歷那麼多痛苦的事。

所以,我會繼續堅持著我的想法,即使會....


珞可放輕了腳步走出門,抿了抿唇。


即使是會犧牲掉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將門從裡頭鎖住,關上,便朝自己的房間前進。

但她並沒有看見,躺在床上的人,在睡夢中握緊了雙手,總是無表情的臉露出

了痛苦、悲傷的情緒。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