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過了不久後,珞可在外頭的街道上感覺到一波輕微的魔力震動,下意識的抬起

頭望向門口,只見一名身穿著夜墨色長袍,將面容以及身形遮掩住的神秘人士

走進店裡後,直接朝著米薾所在的櫃台前進,而那人並沒有理會在一旁的她,

或許是覺得她並不構成威脅吧。


這樣也好,看他走路的樣子十分沉穩,想必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吧?


珞可這麼想著,並將披掛在身上的斗篷取下,露出了裡面的寶藍色群裝,裙擺

似乎過長因而落於地面,凹凸有致的身材與原本穿著男裝的她判若兩人,她一

臉警戒的注視著前方。

她今天特地和薇莉安借了衣服,就是為了掩飾住自己的身份,畢竟她與培里亞

長得實在是太像了,如果再以男裝出現,怕會帶給培里亞許多麻煩,這並不是

她樂意見到的事。

「呦~居然來的這麼快啊?」米薾那有如紅寶石般的雙眸,因臉上的笑容而微

微瞇起,她用手敲了敲桌子,「就這些了,你驗收一下吧。」

「全收齊了?」那人顯然是有些疑惑,畢竟以全部植物的體積來說,是不可能

只有那一袋東西而已,這當然是因為珞可在採取藥草時就已經做了最好的處理

,使他們方便攜帶並且能保存久一點的時間,不會凋謝。

「我辦事你放心,剛才我就大概看過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這…處理的真好!」那人讚嘆著,並將頭上的帽子往後拉開,露出了一頭純

白無瑕的潔淨長髮,精緻的面容讓人分不出是男是女,而與珞可相似的天藍色

眸子,正因情緒的激盪而掀起了波濤洶湧的浪花,「老闆,這是誰完成的任務

?是你嗎?」

「我本來也打算如果沒人接就自己去收集,但在昨天誤打誤撞之下,竟然讓我

找到一個人才啊。」米薾對於那人的面容,並沒有驚訝太久,她神秘兮兮的笑

著,「 她人還沒走喔。」

「哦?」那人的嘴角勾勒出一彎優美的新月,將視線對向位於一旁角落的珞可

,目光中難掩的是高昂的興趣。

而珞可則是一臉呆愣的看著他,且像是有些難以置信的微瞠大著眼。


神、神闇?!不是吧!這、這實在是太巧了吧!要耍我也不是這樣的啊!

不過,這或許也是一個契機也說不定…將命運徹底轉動的契機…她在心裡嘆氣

著,這才發現那名可能是神闇的白髮男子,正一臉興致勃勃的盯著她看,繼續

蹲著也不太禮貌…於是她站直了身,給了對方一個微笑。

「煖焰花該如何保存較為妥善?」

沒想到,他並沒有說一些問候用語來寒喧問暖,而是直接拋出了一個問題要她

回答,確實是讓珞可明顯的愣了下,但還是很快的做出了反應。

「只將其花摘取,而不取其莖與葉,使他能夠再次生長。」


把整株植物摘除,實在是沒必要,留著等下次來還可以用,有何不好?

她這麼想著,口中的敘述仍不曾間斷。


「取花後,將之冰凍保存,等有便於使用之道具後,再將其搗碎成粉末,即可

處於常溫下一個月之久。」

語畢,珞可輕吐出一口氣,而對方卻遲遲沒有動作,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在米薾的店裡,除了一旁的求籤機發出的詭異聲響外,就只有他們微弱的呼吸

聲,寧靜的氛圍下,米薾很乾脆的拉出了小一號的桌椅,拿出早餐來吃了,順

便觀賞他們接下來的發展。


…這傢伙!居然給我吃起東西來了?!她一定在一開始就知道委託者的身分不

簡單了,不然怎麼會把一個看似容易的任務交給神座祭司?雖然我只是個準神

座…


珞可沒好氣的白了米薾一眼,而米薾也注意到她的目光,無辜的眨了眨眼,回

給她一個純真無比的笑容。


很好,這傢伙給我裝可愛裝傻想蒙混過去,哼!等等看我怎麼逼問你!


「你…看起來挺年輕的…居然會懂這些?」那人白色的眉微微挑起,來回審視

著珞可,也不理會珞可與米薾的互動,很直接的問出他的問題。

「嗯,因為有興趣,就多看了一些書。」珞可面帶微笑的說著,接著像是有些

困擾,靦靦的輕撫著自己的頭,「這還是我第一次採集這類的植物,有做不好

的地方,請多包容…」

「不,妳做的很好!」

「您過講了…我…」珞可尚未說完致謝的自謙詞,就馬上被對方打斷了。

「我如果還有需要採集的藥物,妳能幫我嗎?」那人看了米薾一眼,才繼續說

,「我會以委託任務的方式,在這裡委辦我的任務和詳細的採集物種,當然,

我不會太刁難妳,就只是一些比較常見的藥草,然後可能要麻煩妳事先先處理

過…」

「可是…您這麼說…我…」

「金額就都比這次多上三千西塔,如何?」見珞可有些不欲,那人連忙加上金

額,看來他是真的很需要有個人幫他,在組織裡要出來可能不怎麼方便吧?

「我…知道了,感謝您的賞賜,我會努力去做的。」為了留住與他的聯繫,珞

可決定答應他的要求,反正只是做個收集任務而已,又可以賺錢,況且也不是

要叫她去殺人放火什麼的,何樂不為?

但是,培里亞那邊就比較難隱瞞了…畢竟他們幾乎都是一起行動的。


乾脆拖培里亞一起來做任務好了!反正他也不知道委託者是誰。


「那麼就這樣了,老闆,錢我就放桌上,先走了。」那人將一個黑色的袋子放

在櫃台,又把方才拿出來檢視的物品收齊,戴回帽子後,便轉身準備離去。

「那個!我叫珞可,請問您的名字?」見人要跑了,珞可連忙叫住他,不自覺

的放大了音量。


總不能不知道他的名字吧?如果搞錯了,那可就好笑了!


而那人的腳步一滯,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但卻沒有轉過身。

「叫我…闇吧。」

有些孤寂的黑色背影,隨著話語的結束,消失在門的另一端。


「米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見黑衣男子離去後,珞可轉過身,咬牙切齒

的瞪視著正一臉悠閒的吃食物的人,語氣十分不善。

「嗯?」米薾眨了眨眼睛,接著拿出餐巾紙輕拭著自己的嘴後,才笑著回答,

「讓妳以後有個穩定的收入來源,不是挺好的嗎?」

「穩定妳個頭──!」珞可握緊了拳,吐了幾口氣才能平復下心情,但臉色還

是不怎麼好看,「妳覺得神座祭司會缺錢嗎…」

「是不怎麼覺得。」米薾聳了聳肩,紅潤的眸閃過一抹不明的光芒,她皺起了

眉,「妳覺得那人有問題對吧?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找上門的生意總不能

不做吧?」

「妳不知道他是誰?」

「我們做這行的,最忌諱洩漏客戶的隱私,這是表面上,身為這家店的老闆的

我,要給妳的話。」米薾嚴肅的看著珞可,燦金的細眉微微蹙著,「而身為占

星一族的我,也同為妳朋友的我,要送妳一句話…」

望著米薾難得嚴肅的面容,珞可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繃緊了身子認真傾聽她

接下來的話。

「凡事小心行事,別太勉強自己了。」米薾的聲音宛如嘆息,像是一個在叮嚀

後輩的長者,但配上那可愛的臉蛋與柔軟的嗓音,怎麼看都覺得很違和啊…

「我知道了,之後還得麻煩妳呢!畢竟我都接下他的委託了。」

「有什麼麻煩的話還是可以來找米薾我喔!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是很強的呢!

」米薾拍著自己的胸口做保證,人家說外表不和能力成正比的,是嗎?


很強,嗎?

關於占星一族的事跡,流傳下來並不為多,她頂多也只知道他們的預測能力很

強而已,其他的一切都是個謎啊…

但是,能自己一個人逃下山來,看起來又在這裡定居不少時間了,而且在期間

又沒被族人抓到,或許真像她說的那樣也說不定。


「那妳抽成能不能抽少一點?」珞可微勾起唇角,有點壞壞的笑著。

「欸,這不能混為一談啊!我也是要過生活的耶!」米薾一聽,馬上股起她精

緻可愛的臉,「而且妳不是說妳不缺錢嗎?妳不缺,但我很缺啊──!」

「好、好,我知道了,讓妳多抽一點總行了吧?」珞可很無奈的嘆氣,說真的

,萊斯迪斯給她的那些錢加上今天交任務後拿到的金額,早夠讓她和培里亞用

上好幾個月了。

「哦呵呵,這可是妳說的哦!不準反悔!」

「知道了,妳快點把妳要抽出的部份拿走吧,我要回去了,早餐都還沒吃…」

「嗯?那個我早就拿出來了。」

「欸?什麼時候…」

「如果跟妳說了,那我該怎麼混呢?」米薾彎起了一抹不明的笑意,擺明了就

是不想告訴她的感覺。

「…那我就直接拿走,先走了。」

「掰~」米薾舉起了一隻手揮動了幾下,而後又繼續吃她的早餐了。


唉,真是…

珞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將放在櫃台上的黑色袋子拎起,放入斗篷的內袋裡,

把斗篷掛在手上,並沒有穿回去,而是站在原地輕輕開口。

「神之名予, Instant Movement。 」

隨著輕柔的嗓音的淡去,寶藍色的身影倏然消失,空氣中還滯留著寄託主人話

語的風,吹拂著燦金的髮。

『不好意思,以後也請多多關照了,我的朋友。』

「這也是我想說的。」薄唇微微彎起,紅色的眸中帶了些笑意,米薾再次淺嚐

著手中的茶。


*


啊,已經這麼晚了啊?


珞可將瞬間挪移的目的地設在自己的房間裡,在轉移位置後剛好落於床邊,她

轉過身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皺了皺眉。


不過,十點…小笛應該…剛醒吧?


珞可有些不確定自己的想法,但還是走旁邊蹲下來,在行李內拿出一套培里亞

的衣服,她盯著手上的衣服看了許久,才起身將衣服換上。

珞可才剛換完衣物不久,卻聽見了有物體在拍打著窗戶的聲音,她觀察了一回

兒,才走至窗邊開啟窗戶,一道溫順暖和的風便趁機鑽了進來,在她身旁繞了

幾圈,才止住在原地飄浮著。

「爸爸的風之精?」珞可看著在眼前的元素精靈,猶疑的說著,並輕蹙起眉,

「怎麼來這裡?」

風之精靈上下搖動著,算是肯定了她的猜測,˙接著它迅速的移至她耳邊,輕

訴所帶來的消息,深灰的髮也因此稍稍飄動著。

『珞可,之前你們出門時我沒有告訴你們考驗的內容,現在我讓風之精捎來訊

息給妳,雖然妳的其他同伴可能已經知道了,但我還是決定如此,不管妳現在

是否知情,畢竟這也是我的責任…那麼要記牢了,去破壞D.M.B的第二集中區

,這便是你們的考驗了,爸爸相信妳一定沒問題的,但不要太勉強自己,要好

好照顧哥哥還有自己,知道嗎?』


破壞第二集中區是嗎?我記得艾洛德他們好像太深入,結果不小心進到第三集

中區裡,害音笛被抓走,還迫使安加西奈親自出現幫忙,連同第三集中區一起

毀了…


「謝謝你幫忙傳訊息過來喔!辛苦了。」珞可面帶微笑的看著風精靈,而精靈

則是左右搖晃了幾下表示不需介意,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後,便消失於空氣中。


好了,也該下去了。


珞可再次穿起遮掩身形的斗篷,轉動門把將門推開,獨自往樓梯走下。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