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副作用


隱匿自己的氣息藏身於角落,看著眼前的準神座們,正討論著對於這次考驗的相關對策,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這屆的準神座,似乎比我們團結許多?可要期待這幫小夥子能給我多少驚喜了。


發現一直主導局面的人,並不是自家小孩,而是那魯家的孩子,他皺了皺眉。


記得那魯家的孩子不是一男一女嗎?怎麼變成兩個男孩子了?


想了想,緊皺的眉舒展開來,唇角漾起一抹感興趣的笑意,也在那孩子的身上多留了神。


同伴啊…


能稱的上是他的同伴,他的朋友的,也只有那個人而已吧…?


下意識的撫上手腕,埋藏在手鐲底下的是,一個不完整的契約印記。


不完整的印記,不純粹的血統,那個人,那個人啊…


他的思緒越飄越遠,抽離了的是大部分心神。


神闇…


*

在一間不大不小的寢室裡,地上堆放著雜七雜八的物品,桌上擺滿了大小不一的量杯,唯有床上是乾淨的,明明別的客房就很整齊,為什麼只有這間會變成這樣呢?只能說陷入實驗裡的某人太過於狂熱了…

這裡的情況,只有「亂」一個字可以形容。

房門悄悄的被推開了,走進來一位青年,他勾起了嘴角看著某個陶醉在自己世界裡的人,不禁飄過『直接打擾他好像不太好』、『這傢伙一但開始做實驗就完全不理會周遭發生的事』、『反正也不是很急著要找他』等想法。

從書櫃上隨意拿出一本書,他便坐在唯一有空位的床上,低頭翻閱了起來。

看了一段時間後,他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便抬頭四處尋找,最後在床頭櫃上發現了一杯水,沒什麼多想就拿起了杯子,一飲輒盡。


嗯?還不錯喝,不過…這應該不是茶水才對?


雖然發現了這點,但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繼續閱讀著,直到覺得有些倦了,才順勢躺下微做休息。

 

「嗯…」

在睡覺的時候被戳著臉頰,本來就很淺眠的他自然是不會沒感覺到有人在騷擾他的,他不悅的皺了皺眉,含糊的低吟了幾聲,忽然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在臉上再次傳來戳弄的觸感時,他便伸出手抓住那根手指,睜開眼,一張雌雄莫辨的細緻臉蛋正他放大眼前,那天藍色清澈的眼眸帶了些…疑惑?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幹嘛這樣看我?


被打擾睡眠的他心情已經有點不好了,現在又有人這樣奇怪的看著他,自然是更為不悅的,況且他本來就不是什麼脾氣很好的人。

「幹嘛?」皺了皺眉,怎麼自己的聲音好像有點…奇怪?

「你怎麼長得和安加西奈那麼像?我都不知道他有兒子了…」

「你做實驗做到變白痴了嗎?什麼兒子?」

此話一出,他愣了,因為原本低沉的嗓音不知道為何變成了清澈略帶稚嫩的聲音,這時他才發現他的手好像變小了…

不對,不只是手而已…

「…安加西奈?」

雖然猜對了他的身分,但他絲毫沒有半點愉悅,反而是憤憤的怒視著眼前的人,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他不知道已經死上幾回了。

「…你把那邊那杯…喝掉了?」

「對!」煩躁的將過長的袖子捲起,揉了揉太陽穴,他盡量心平氣和的開口,「那杯到底是什麼?」

「消除疲勞的藥劑…」天藍的眼眸飄忽不定,「因為還沒測試過,不知道有什麼副作用,但是現在…」知道了,因為你喝掉了。

「…我這個樣子會維持多久?」壓抑著想把眼前的人打爆的衝動,他面無表情的問道。

「…」

「你沉默是什麼意思?」再這麼吞吞吐吐下去,他為數不多的耐心可要消耗完畢了。

「兩三天吧…」

「吧?」黑色的眉微微挑起,顯然是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

「嗯,照劑量,我推算的應該沒錯。」偏著頭,細緻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笑意,「反正你這樣看起來也比較可愛。」

「你…」他的臉上隱隱浮現了青筋,眼神一沉,便將面前的人一把抓了過來,曳至床上,並坐在他身上壓制住他的行動。

「你覺得我這樣比較可愛,是嗎?」笑了笑,刻意的在某個地方用力扭動了幾下,不意外的收到了一張完全擰在一起的表情。

「…你故意的!」咬牙,前幾天被打傷的地方根本就還沒好,安加西奈又刻意在傷口上灑鹽!這人到底還有沒有良心啊?!

「哦?是嗎?」惡劣的笑了出來,他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

當他還想要做些什麼報復性的行動時,門卻打開了。

「神闇,要喝下午茶嗎?」從門後響起的熟悉聲音,讓他抽了抽眉角,本來不想讓他知道的,該死。

「…安加西奈?」帕黎修蒙看了看明顯小了一號的自家兒子,原本掛在臉上的溫和笑容似乎…在那一秒裂了開來。

僵硬的點點頭,他便從神闇的身上爬下來,一臉不耐的坐在床邊。

「安加西奈怎麼了?」一如往常的笑容好像多了點陰霾,讓神闇顫了顫,坐直了身子。

「誤食了藥水…」低頭,神闇面露慚色,弱弱的解釋,「可能是藥效太強所導致的副作用。」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搖搖頭表示沒有,相反的,他居然覺得精神很好。

忽然想起這杯藥水的作用,才露出了瞭然的神色。

「嗯。」帕黎修蒙點點頭,「到恢復之前,你都別去執行公會發下來的任務了。」

「嘖…」想想自己現在的狀況,又看了看自家父親難得露出的壓迫感,他才撇開頭,「知道了。」

「還有,神闇。」帕黎修蒙露出了異常溫和的笑容,「這幾天安加西奈不方便,我來陪你吧。」

「…是。」被點名的神闇,看著一臉笑容的帕黎修蒙,不自覺的冒出了一身冷汗。


陪他什麼的…大概是日常的對打吧…他可從來都沒有小覷帕黎修蒙的實力,哪怕他看起來如此溫和無害。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帕黎修蒙在安加西奈尚未恢復的那幾天下午都會和他對打,雖然他拿的是木製的劍,但與往常不同的淩厲攻擊,讓神闇真的是有苦說不出口。

這分明是赤裸裸的報復吧!雖然不是真劍,但也是會紅腫瘀青的啊!

…雖然帕黎修蒙在結束之後會將他的傷口用回覆咒文治療好,但被打還是會痛的啊…

安加西奈倒是被支開來,沒能看到神闇被壓著打的狀態,只是一臉不解的看著他越發哀怨的神情。

不過,安加西奈的身體,果然不出神闇的預測,三天後就恢復原來的樣子,也讓神闇鬆了口氣。

在那之後,神闇在做實驗時都會多分出一些神來,免得某人又跑進來亂喝東西,害他受到莫名的遷怒。

而造成神闇困擾的安加西奈依舊是一臉不在意的樣子,但有時候對打,卻在神闇身上多戳幾個窟壟,讓神闇氣的牙癢癢,這又是題外話了。


*

想起昔曾時的回憶,他勾起了唇角。


下次見面,再找他去喝下午茶好了。


下了個決定,他再次將注意放在那群準神座的身上,卻赫然發現,那魯家的孩子,看似不經意的瞥了他的所在地一眼。


她發現了?


沒道理會看向毫不起眼角落,隨即又收回視線,這下子他可越來越欣賞那個那魯家的小孩了。

沉穩,冷靜,警覺性也很高。


暫時,還是先別現身吧。


看著深灰色頭髮的孩子,若有所思的低頭盯著自己的茶杯,他再度露出了一抹感興趣的笑容。


-END-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