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冰炎看向褚冥漾跑走的方向,臉色忽青忽紅,神色複雜的撫上了兩道劍眉的中間處,輕輕的摩娑了幾下。

方才那種粗糙中帶點溫暖的觸感似乎尚未消失,心中微動,原本堅固不破的心房像是被輕輕的戳出了一個小洞,讓帶有熱度的能量傳了進來。


其實…感覺不壞。

不過…

在食指上佈有薄繭…應該是經常持物所造成的?

從表面上來看,對方包紮的手法其實是相當的熟練,所以…應該是從醫的人?


冰炎這麼猜測著,心底對褚冥漾的防備似乎弱了那麼一點。


『鈴鈴鈴。』

清脆的電話聲急促的響起,讓原本有些愣神的冰炎打了個激靈,遲疑的看向桌面上唯一的物品。

「欸,等一下我來接!」褚冥漾的聲音從廚房傳了過來,緊接著響起的則是緊湊的腳步聲。

他身手矯捷的將手上的碗放置在冰炎面前的桌面上,再跨出一大步,迅速伸手把響個不停的電話給接了起來。

「喂?」

『漾學長!!!』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是有些焦燥,『你怎麼請假啊!!而且手機還沒有開──!』


嗯──亞那瑟恩這樣的語氣還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

不過…只是他請假的話,應該還不至於如此吧?


「嗯,有點事。」褚冥漾淡淡的說著,並且用眼角餘光瞥著正默默吃著粥的人,「怎麼了嗎?」

『你要請假也不提早說,這樣很麻煩耶!』

「我有發簡訊給你,在昨天。」因為電話話筒是無線的,褚冥漾便坐了下來,躺靠在沙發上,優雅的翹起腳,並且將手放在腿上輕輕點著。

俊秀的面容相當的平靜,讓人看不出是喜還是怒,這便是他在面對工作時所表現出來的另一面了。


冰炎捧著碗,瞥見正處於工作狀態的褚冥漾,便被那種沉著穩重的強大氣場給震懾住了。


感覺挺不可思議的,反差很大。


冰炎這麼想著,又開始默默的吃起了手上的食物。


『咦?是嗎?』

「…你該不會剛才才看到吧?」褚冥漾輕嘆了一口氣,「總之,我這邊有一些突發狀況,最近的小手術就交給你,至於比較大型的……」

褚冥漾停頓了下,才說。

「就推掉吧。」

『推、推、推、推掉!!??』亞那吃驚的大呼小叫著,害褚冥漾得把話筒拿得離耳朵遠一點才不會受到波擊,『──漾學長你是認真的嗎?』

「嗯。」褚冥漾冷靜的應了聲,「如果上面有什麼問題……就別理他們吧。」

「有什麼事情,我一人承擔。」鏗鏘有力的說完之後,褚冥漾便沉默的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我知道了。』亞那答應了之後,卻又猶豫的說,『不過,學長你能幫我去找一個人嗎?不會花你太多時間的!』

「…嗯?」褚冥漾瞥了旁邊的人一眼,問道,「找誰?」

『我表哥。』亞那的語氣略顯擔憂,『我昨天晚上用凡斯的手機打過去,沒有一次是接通的…我很擔心他是不是被壞人拐走了,還是因為人生地不熟所以迷路了──』

「等等,你用凡斯的手機?」褚冥漾抓住了裡頭唯一的重點,微微挑起了眉,「你自己的呢?」

『呃…放在醫院忘記帶回去……了……』亞那吞吞吐吐的說著。

「所以說你沒看到根本就不能怪我。」褚冥漾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你什麼時候才能多長點記性?」

『嗚嗚嗚,學長我錯了─』

「唉。」

『學長你原諒我了嗎所以可以幫我找一下我表哥了嗎─?』亞那知道那聲重重的嘆息代表著什麼,連忙說,『我下次不敢了嗷,學長我表哥的家離你家不會很遠的你就答應吧─?』

「等一下。」褚冥漾拋下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拿著話筒走到似乎快要吃完粥的冰炎的旁邊,並且把話筒輕輕的貼在冰炎的耳邊,而後接獲了對方一枚疑惑的眼神。

褚冥漾抿起唇,對冰炎溫和一笑,並沒有多做解釋。


『漾學長、漾學長…?』完全不知道接聽者已經換人了的亞那疑惑的喊著,接著便乾脆豁出去來個連環炮,『學長你一定要去幫我找表哥欸欸欸,我真的怕他被壞人拐走了,一個晚上都沒有回應了我好擔心啊啊啊──學長學長你行行好吧,每日一善可以積公德的!!嗚嗚嗚,學長你怎麼都不回答了我需要你的回覆啊──!』

冰炎眼角抽了抽,顯然是不怎麼喜歡這種聽覺以及精神上的虐待,於是他終於開了金口,先重重咳了一聲,把正哭天喊地的人給打斷。

『學長…?』亞那小心翼翼的問著。

「亞那瑟恩。」冰炎看了一眼正忍笑得全身顫抖的褚冥漾,皺著眉將對方手上的話筒搶了過來,繼續說,「我並沒有像你一樣那麼笨,別拿我和你相提並論。」

『……欸?』在電話的那頭,亞那很明顯的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表哥…?原來學長那麼快就找到你了嗎?好迅速…!』

「……」冰炎額角的青筋似乎隱約的凸了出來。

『不過表哥你昨天怎麼都不接電話啊?家裡的和手機都沒接耶…』

「…回家的路上被人砍傷了。」冰炎淡淡說著,那種語氣彷彿就像是和自己沒有關係一樣,「你找我有事?」

『砍、砍傷?嚴不嚴重啊?』

「死不了,況且還被救了。」冰炎瞥了一眼被他搶走話筒以後,跑去坐回位子上扒著粥的人,眼神似乎不自覺的放柔了些。

『原來被漾學長救了嗎?不然你們就一起住吧!!』亞那說出了他攪盡腦汁所想出來要說服自家表哥的話語,『學長他很會照顧人,很溫柔體貼,長得帥又多金,是一個同居的好人選噢!!』

「……」冰炎沉默。

『表哥怎麼樣你覺得如何?』

「…再見。」冰炎緩慢的吐出這兩個字之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怎麼?」褚冥漾抬頭望了望冰炎,疑惑的說。

「…沒事。」冰炎把手上的話筒扔給褚冥漾,態度相當冷淡。

「嗯?」褚冥漾挑了挑眉,「你現在傷還沒好,我建議你最好還是別離開,況且我假已經請好了,會好好照顧你的。」

「…嘖。」冰炎嘖了聲,不過看起來並沒有反對的樣子。

「那麼…」褚冥漾對冰炎溫和一笑,「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冰炎轉過頭,將視線挪至另一邊,似乎是不想和那雙深邃的黑眸對視,「你可以叫我冰炎。」

「哦,冰炎。」褚冥漾看著冰炎類似害羞彆扭的動作,饒有深意的笑了出來,「請多指教。」


呵呵,一隻彆扭容易害羞的小兔子嗎?

怎麼…感覺挺可愛的呢?


「…嗯。」冰炎回想起方才自家表弟說的推銷詞,臉上似乎有些發燙,不禁有些懊惱了起來。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