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開學

『…哎,過了一個寒假就變成已婚人士了,這節奏怎麼這麼快……』

『其實我覺得挺慢的。』

『啊啊,所以你的意思是一見面就直接打包去結婚嗎?』

『這提議不錯,不過恐怕會有人不樂意吧。』

『…哼。』


再一次的開學,

卻是不一樣的光景,

但是那充滿生氣的校園啊,

果然還是比較令人身心愉悅,

不是嗎?


1

「褚,起床了。」

低沉悅耳的嗓音在耳邊輕輕拂過,就好像羽毛般輕輕掃過的觸感一樣,令人心癢難耐。

但是,這對於一個想繼續睡覺不想起床的傢伙,再怎麼好聽的聲音,都只能算是擾人的蒼蠅而已。


「唔…」低聲吟語,我扯回被拉開的棉被,將頭矇起來,準備繼續睡覺。


不過很顯然的,是有人不想讓我趁心如意。


剛矇上的被子在下一秒就被人給掀了開來,我煩躁的撇撇嘴,翻過身把臉埋進枕頭裡。

然後,這世界終於清靜了…才怪。


對方非常鍥而不捨的繼續做著擾人清夢的動作,把我的頭扳動,硬生生的將原本埋在枕頭裡的臉給拔了出來。

原本想要大大的抗議一下的我,卻被對方的唇堵住了嘴巴,並且趁我不備的時候將濕濡柔軟的舌頭伸了進來,努力的掠奪著我口中的空氣。

「唔唔、唔!!」我掙扎的動作十分微弱,最後決定乾脆不動裝死。


唔,不過被吻到窒息什麼的,恐怕可以被當成是『世上最蠢的死法』之一了吧。

啊啊,我的大好人生已經在向我揮手準備離開了呢……


似乎是發覺到我走神了,對方不輕不重的咬了我一下,然後才離開。

「早安。」冰炎掛在嘴邊的笑容怎麼看怎麼邪惡,他還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似乎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還想睡嗎?」

「…呼,哪有人用這種叫法的啊,都快沒氣了……」我喘了口氣,哀怨的說著。

「其實挺有效的不是嗎?」冰炎吻了吻我的臉頰,用著相當深沉的眼神望著我,「不能繼續下去,可惜了。」

聞言,我的臉馬上就像隻被煮熟的蝦子一樣,紅成了一片,就差沒有在頭頂上散發出蒸氣了。

「亞,你就…這麼欲求不滿嗎…?」

「嗯,你說呢?」冰炎露出了一抹壞笑,語意深長的說,「其實我比較喜歡另一個稱呼…」

「…混蛋!」我咬牙切齒的說著,並且有些腦羞成怒的扭過頭,「不理你了,我要去洗臉刷牙…哼。」

「原來你還記得要去準備,剛才到底是誰在賴床的?」冰炎看著我,挑起了細長的眉。

「…到底是誰害的啊?」鼓起臉,我瞪了冰炎一眼,而後便重重的將房門甩上,帶著紅撲撲的臉走到浴室,開門走進去再關上。


啊啊,今天好像是傳說中的開學日來著…?

假日太多,過到都不知道今夕是何日了欸。


話說在這個寒假裡,忽然覺得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呢。

閃電結婚什麼的,唉,動作這麼迅速,真該說不愧是我家的亞嗎?

當然,不是只有辦婚禮而已,在要回國的時候,還特意拎著我飛到同性婚姻的勝地─荷蘭─去領證,變成了傳說中的合法夫妻,呃不對,是夫夫。

這麼快的動作,老實說我真的有些懷疑他老大是不是老早就已經預謀好,就等我自投羅網了。

唉,即便是如此,我也是心甘情願的,所以在這邊哀聲嘆氣什麼的果然還是不怎麼好吧。

可是心底又有那麼一點小揪結──這麼容易就把自己給賣了,而且感覺不怎麼值錢的樣子,嗚嗚。


大概整理好自己的儀容之後,出了門撲鼻而來的竟是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我嚥下了口水,呆呆的看向坐在沙發上悠閒的吃著早餐的人。

「真慢。」冰炎見我終於出來,抬了抬下巴指向桌面,「吃早餐。」

「…哦。」我順從的走了過去,準備用餐。


於是,原本那一撮代表著我的怒氣的小小火苗,便這麼容易的被熄滅了。

唔唔,總覺得自己的怒火好像很廉價似的…唉。


等到吃飽了之後,我便用我最快的速度,進房去換掉這一身鬆垮垮的睡衣,然後才被冰炎以霸道的姿態,強勢的牽著我的手出門上班了。


雖然路程不長,但是這光明正大的動作,怎麼想都覺得很尷尬啊!

這該不會是昭告天下的前奏吧?!


看著被緊緊攢住的手,我有些感傷的哀悼著一直都不存在的人權君,看來這輩子它老大是都不打算出現了吧…


「欸,老師,早上好。」一踏入導師室,紓芙就眼尖的看見了我,並且在發現了我和冰炎相攜著手之後,對我露出曖昧的微笑。

「老師早。」力岱淡淡的向我問好,和紓芙一臉的興奮完全不一樣。


只是,不知道他們兩個站在我的位子旁邊當門神要做什麼…?

反正啊,今天第一個遇到的就是他們兩個小惡魔,我想這代表……

代表我這學期大概又要被學生坑的要死不活了吧,呵呵。


「老師,我怎麼覺得你看起來好像挺嫌棄我們兩個的呢?」小惡魔頭頭哀怨的看著我。

「呵呵。」我乾笑了下,然後準備擺出好久不見的嚴師(?)狀態,扳起臉挑了挑眉,「你們有事?」

「嗯啊。」紓芙點點頭看向一旁的力岱,似乎是要對方接著說下去的意思。

「…」力岱無奈的嘆了口氣才開口,「老師,你知道我們的教室換到別棟樓去了嗎?」

「…換到哪?」

「嗯…」力岱轉過頭,指了指外面,「對面那棟三樓,其實…也不是很遠。」


…放了快一個月的假,害我都差點忘記學校裡最大隻的混世魔王了……


褚曰:『有坑人,還有更坑人,更有最坑人,而其外者皆捨之,乃此校之處事之道焉。』


所以其實上樑不正下樑歪指的就是這樣對吧!!!


我在心底抹了一把辛酸淚,和冰炎告別之後,便和兩隻小惡魔一起回教室去了。


唉…這種苦命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呢?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