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暫居

 

 

究竟,

 

是一時的鬼迷心竅,

 

還是…

 

原本就如此所願?

 

總之…

 

之後,便是寄人籬下的日子。

 

 

1

 

用完略嫌簡陋的早餐之後,礙於兩人都是不喜喧鬧的個性,讓客廳的氛圍染上了一絲詭異的寂靜。

 

四目相接了半晌,褚冥漾倏然起身,至位於電視下方的櫃子裡拿出了一個遙控器,才走回並且將之放置在冰炎面前的桌上。

 

「想看什麼自己轉,不用客氣。」褚冥漾的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他側過身子指向位於角落的書架,「如果不想看電視的話,那邊有書…」

 

語未畢,便被人打斷了。

 

「知道了。」淡淡的應了聲,冰炎便態度自若的拿起遙控器開了電視,漫不經心的轉換著頻道。

 

從電視音響內傳出的音訊,驅散了一室的寂靜,褚冥漾看著冰炎那在按鍵上不停按壓的白皙手指,恍惚了下,在感覺到一道視線正注視著他之後,才堪堪回了神。

 

抬起眸,便撞進了一片赤紅的世界裡,如同紅寶石一般亮麗耀眼的色澤,讓褚冥漾挪不開視線,而那雙血紅的眼底正明晃晃的寫著滿滿的疑惑。

 

頓時,褚冥漾愣住了,隱隱莫名有種被雷擊中的感覺。

 

 

好、好可愛…

 

 

明明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卻讓褚冥漾被萌的一臉血什麼的,或許該疑惑他萌點的所在吧…

 

總之,在對方眼中的疑惑轉為不耐之前,褚冥漾乾咳了幾聲,將桌上的空碗筷收拾乾淨,語氣平靜的拋下了一句『我去洗碗。』,就離開了。

 

但是…那略顯急促的腳步,看起來反而頗有一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冰炎定定的望著褚冥漾離去的方向,赤色的眸子閃了閃,在下一秒卻又恢復了波瀾不驚的樣子,轉而將視線投回至電視螢幕上。

 

精緻的面容絲毫沒有半點波紋,血色的瞳注視著螢幕,專注的樣子就彷彿是在演討著學術文物一樣。

 

不過…事實上,冰炎的心思是完全沒有放在電視節目上面的。

 

 

這個褚冥漾…該不會就是亞那瑟恩那個笨蛋的直屬學長吧?

 

…好像挺有可能的,不過…真該說,能和那傢伙相處那麼久,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嗎?

 

 

冰炎默然,自己回國不到一個月就快被對方煩到快受不了,這缺心眼的個性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雖然很想幫他把這種個性扳正,不過…應該很難才是,所以還是繼續無視吧。

 

 

冰炎把玩著手中的遙控器,卻沒有再繼續進行轉台的動作,歡快的音效不斷的從音箱內傳出,但依舊喚不回觀看者的思緒。

 

 

…或許,他應該要慶幸自己和亞那瑟恩長得非常像…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獲救,再接而照顧他的吧。

 

 

不過…

 

 

這有點不爽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冰炎蹙緊了眉,淡色的薄唇也因不悅而繃成了一直線。

 

他不知道該怎麼闡述自己現在的狀況,這種脫離自己掌控的感覺非常的不好,莫名的讓他感到煩躁。

 

 

然而,當褚冥漾洗完了為數不多的餐具後,走回至客廳,看見的便是這樣的場景。

 

穿著一身白色浴袍,容貌極其俊美的銀髮男子靠坐在沙發上,赤紅的雙眸正牢牢的盯著前方的電視螢幕,抿緊的唇以及蹙緊的眉,會讓人以為他相當認真的在看著電視節目。

 

 

呃,電視節目……

 

 

褚冥漾沉默了下,或許他應該關心一下他目前唯一的病患的身心狀況…?

 

 

看海x寶寶也可以看的這麼認真,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了吧!?

 

那種令人煩躁的誇張笑聲,讓他真的很想把電視關掉啊,怎麼辦?

 

可是是他讓人家看電視的,現在如果擅自把它關掉的話,好像不怎麼好吶…

 

唔,好糾結。

 

 

在褚冥漾苦惱不已的時候,冰炎已經從心不在焉的狀態下回歸,發現房子的主人已經回來了,並且還用一種相當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冰炎將注意轉回電視上面,然後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會有這種反應,想了想,才淡定的在遙控器的關閉鍵上輕輕的按了一下。

 

嘈雜的聲音徹底沒了,室內又恢復了一片寧靜。

 

利用了沙發的扶手支起身體,冰炎一臉漠然的將遙控器塞回褚冥漾手裡,以一種略嫌緩慢的速度走至角落放置書架的地方,觀察著架上的書籍半晌,才挑出一本厚如磚塊的原文書,慢悠悠的走回去,坐好。

 

褚冥漾看了看手中的東西,又望了望神色自然無比的某人,莫名感嘆了一把。

 

 

怎麼會覺得對方反而還比較像是主人啊?動作自然的跟什麼一樣。

 

是因為亞那的關係才會讓他如此坦然嗎?

 

 

褚冥漾瞇起了夜色的眸子,饒有興趣的勾起了唇角,俊秀的臉蛋上竟浮現了一抹帶點邪氣的笑容。

 

他將遙控器放回原處之後,挑了一個離冰炎最近的位置坐下,把手肘靠立在扶手上,並且用掌心支著下巴,呈現出放鬆的姿態。

 

半瞇起的墨色瞳孔帶上了慵懶的氣息,但卻依舊注視著一旁正翻閱著書物的人。

 

就如同一隻盯上獵物的黑豹,準備伺機而動。

 

 

「等一下要出門,你要不要一起出去,把要用的東西帶過來?」清潤的嗓音用一種相當緩慢的速度述說著,褚冥漾微微偏著頭,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冰炎。

 

 

雖然不要移動會比較好,但其實只要沒有太過於激烈的運動,傷口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想將人留下…只能說算是一種隨心所欲的表現了吧。

 

 

況且……走在路上也會被砍傷,如果不是太衰,就是…

 

──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褚冥漾將半瞇的眸斂下,藏住了眼底複雜的神色。

 

 

「…嗯。」冰炎看了褚冥漾一眼,不明白對方怎麼突然闔上了眼,只當他是太累了才如此作為,「…先去睡回吧,幾點出去?」

 

「唔,你要叫我?」褚冥漾眨眨眼,已經恢復了溫和平靜的夜瞳讓人尋不出一點端倪。

 

冰炎沒有回答他的話,而且用赤色的眸鄙視著他,顯然是認為他問出的這句話等同於廢話。

 

接獲一枚鄙視的眼神,褚冥漾倒也沒有不悅,只是微微笑了笑。

 

「那我就小憩一會,十一點叫我吧。」說完,褚冥漾便側躺了下來,閉上眼睛就這麼直接的開始睡覺。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動作,不禁有些無語。

 

 

這麼直接…真的很累嗎?

 

 

思及對方徹夜照顧自己,冰炎不禁有些愧疚,他放下了書本,把書放置在桌上,將另一端沙發上頭的毯子拾起,小心翼翼的走至褚冥漾身旁,動作輕柔的把毯子蓋在褚冥漾的身上。

 

 

不管怎麼樣,還是只能說,辛苦了。

 

 

「…好好休息。」冰炎輕聲說了這句話之後,嘴角微微上揚,卻忽然意識自己做出了什麼不合常理的事,因而把唇繃得死緊。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