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嗯…對面的三樓,是個述說句。

但是…將之轉換為現實,那可就不怎麼美好了。


我看著面前一層層的階梯,默默的嚥下了一口水。

不怎麼美好的現實在自己忘記帶教師卡,無法搭乘電梯之後,轉變成了惡夢。


這、爬上去…應該要費好大一番功夫吧…

因為自己現在的狀態實在是不怎麼好啊……


雖然心底哀聲嘆氣,但我還是認命的靠自己的雙腿走上去了。

…嗯,雖然速度是堪比烏龜爬行一般的緩慢,有些過於不堪入目,但寥勝於無嘛!

不過,處於上方的兩位觀看者,倒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老師,才過了一個月,您怎麼看起來好像衰老了幾十歲一樣?」紓芙站在上方的樓梯口,居高臨下的望著我,搖頭嘆氣,「這難道是未老先衰的節奏?」

就連寡言的力岱也用一種近乎同情的目光看著我,就差沒說出『老師你能快點嗎?』而已。

腳下的動作停頓了下,我輕喘了一口氣。


好沒面子怎麼辦…

…有點鬱悶怎麼辦?

唔,說起來這好像全部都是那個不知節制的傢伙害的!

嗚、那個難以啟齒的地方,到現在都還有著不可忽視的鈍痛感…

我想,是不是應該和他約法三章了,再這樣被摧殘下去可能真的會未老先衰了吧!


然而,在兩位小幹部忍不住,準備把我扶上去之前,我終於抵達了三樓,感動的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唔唔,是不是應該要搖旗吶喊一下,來慶祝自己的『壯舉』?

嗯…感覺挺蠢的,大概是因為腦袋缺氧才會產生這種愚蠢的想法吧,呵呵。


晃了晃一片混沌的頭腦,忽視掉一旁投來的疑惑目光,我淡定的拍了拍手,揚起下巴意示他們繼續帶路。


嗯?你說我方才氣喘如牛的樣子…?

…呵呵,人非聖賢,熟能無過呢?

不過…如果我會洗腦的話,肯定會讓他們遺忘掉的,即使我的形象早已不可挽回…

啊呸,才沒有這回事呢,嗯。


用眼角瞥著沿路上的班級,導師們似乎都沒有在班上,以致於產生這種鬧哄哄的現象,該說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嗎?


真是一群浮躁的熊孩子,放假完都收不了心什麼的,真是糟糕。

嗯…不過,我們班的教室被排到最角落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看都像是有人刻意為之呢。


我偏了偏頭,雖然清楚是誰幹的好事,但還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惹到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惡魔。


唉,難道這就是命嗎?


「說真的,你們兩個…」我在我們教室前停了下來,叫住前面兩隻小混蛋,抱胸挑眉問道,「你們專程跑下去叫我上來,是何苦呢?這麼愛被人管?」

聞言,力岱一臉無辜的望著我,並且無奈聳聳肩,指了指一旁的紓芙,很明顯的就是想撇清關係的意思。

見狀,我馬上轉移目標,看向郝‧大惡魔之徒弟‧紓芙同學。

「哎呀,老師您老怎麼這麼看我。」紓芙一臉坦蕩的回視著我,並且語重心長的說,「第一天上崗就遲到是不好的行為啊,老師!」


唔!

怎麼會有種被一口血噎到,不上不下的,好難受的感覺?

有這種學生一定是上輩子欠的,現在來討債了,肯定的!


我嘆了口氣,不打算和她繼續說下去了,不然絕對會折壽的。

「快點進去,回座位坐好吧。」

兩位小幹部進了教室之後,我並沒有馬上跟著進去,而是先查看了下教室四周的環境。

放了將近一個月的假,也就等同於一個月沒有人打掃,因此在可視之處皆佈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讓人看了心情不怎麼愉快。


不好的行為嗎,呵呵。

那麼,就讓你們去做一些優良行為,來當個好好學生吧。


我勾起嘴角,負手漫步走進了將陪伴我可愛的學生們半學期的教室。


在宣布完方才的決定之後,等待我的或許是一片哀鴻遍野也說不定呢。


*

開學日,上午。

這個時段,正是執行開學典禮的時間,學生理當是要在禮堂中,專心聆聽校方所公布的事項,但…

卻有人在此時於某個學生論壇裡,發起了這樣的一個問題討論帖,還有人在底下回覆,看了真叫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
【討論】小綿羊黑化的原因?

發佈者:攻守無疆

今天開學了,拖著百般不願的心情回學校ˊ_>ˋ
秉持著看見我們可愛的小萌物,能夠將疲憊的身心洗滌乾淨,這點辛勞就不算什麼ヽ(・∀・)ノ

但是──!

為什麼我們可愛的小萌物會突然黑化啊!!!(###
他就這麼突然的黑化惹,理所當然會遭殃的便是我們這些苦逼的學生啊───(’Д` )
一早來學校當免費的清潔人員什麼的,好哀桑啊。
於是原本已經很疲憊的身心,變得更加疲勞( ̄ー ̄)

好累,感覺不會再愛了。

…咳,其實上面純屬抱怨,可以忽視的。
那什麼,讓我們直奔主題吧!(*≧∇≦*)

論,小綿羊(小萌物)黑化的原因?

以下開放回覆,請大家一同來探討這個艱深的問題。

───
1樓:假期無限

如果記得沒錯,導仔是被班長和國文小老師找上來的吧。
或許他們知道?
我想也有可能是因為沒假放了,所以心情不好也說不定。
啊,沙發呢。

───
2樓:攻受無邊

樓上的言之有理啊!!!
要不要挖兩位大人出來解釋?((o(*゚▽゚*)o))

───
3樓:魷魚乾

咦?我錯過了什麼?

───
4樓:攻守無疆(樓主)

狗血9點檔,剛開始!
啊…樓上的你怎麼這麼問,難不成是遲到?

───
5樓:魷魚乾

嘿嘿…睡過頭外加找不到教室。

───
6樓:攻受無邊

你竟然──!到底是走了什麼好運啊?
來人給朕拖出去烤了!

───
7樓:魷魚乾

我做錯了什麼O口O!

───
8樓:假期無限

錯就錯在你沒有有難同當。

───
9樓:攻受無邊

沒錯!

───
10樓:攻守無疆(樓主)

同上。

───
11樓:魷魚乾

喂你們太過分了──

───
12樓:攻受無邊

嗯哼,還好而已。
啊,不是要討論嗎,好像離題很久了欸!

───
13樓:攻守無疆(樓主)

除了一個完全不清楚狀況的…就剩下我們三個,真的能討論出結果嗎(思

──
14樓:假期無限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不過如果能讓當事人出來解釋那就更好了。

───
15樓:攻受無邊

也是,所以…

───
16樓:低利率

呵呵。

───
17樓:魷魚乾

啊,似乎是班長大人?
求解釋,求事實─

───
18樓:低利率

等。
主任還在臺上講話,而且…

───
19樓:攻守無疆(樓主)

而且什麼?
不帶這麼吊人胃口的好嗎─

───
20樓:低利率

老師正在看……呢。
反正這事不是我做的。

呵呵。

───

在這則回覆發出之後,其他人便猶如驚弓之鳥般的將手機給收了起來,深怕惹到了正黑化中的導師。

在褚冥漾褚導師掃來意味深長的眼神後,幾位學生便像是霜打茄子般,呈現出了蔫了啪唧樣子。

事實證明,絕對不能在火上加一桶油,負責後果可是會不堪設想的呢。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