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金黃色的晨光悄悄地從窗口灑進,慢悠悠的驅趕著室內屬於夜晚的色彩,逐漸將內部的亮度提升,而讓人能夠清楚的這間房間原本的樣貌。

放眼望去,室內的環境便一目瞭然,除了床和一副桌椅之外,便沒有其他多餘的擺設,看起來十分的儉樸不奢。

而在唯一的床鋪上,則是躺著一名面容俊美的黑髮男子,細細的呼吸緩慢而悠長,很明顯的正身陷於睡夢中。

然而,在陽光不請自來的闖入過沒幾分鐘後,男子墨色的羽睫輕輕顫動了幾下,隨後露出了一雙略帶茫然的墨綠色眸子。

男子坐起身,以迷茫的目光掃視著周遭,而後扶著額斂下了眼簾。

待再次睜眼後,男子的目光已不見方才的茫然,深邃的墨綠色雙瞳帶著無比的清明,以及淡淡的冷意。

稍稍整理了下自己的儀容後,男子便披上了掛在椅子上的披風,走出了房門。

在不甚寬敞的走道間,每每相隔一段距離的木製房門,皆是緊緊闔上的,至此能夠確定的是,同男子一般早早起床的人,並不佔多數。

但是,不佔多數,並不代表沒有人。

在男子走至大廳後,便看見了兩名面對面坐在椅子上,低著頭討論事項的人。

這兩位正是調查兵團中的大人物,團長─艾爾文,以及兵長─利威爾。

兩人在發現走進來的人之後,雙雙抬起了頭,一個面無表情的挑著眉,另一個則是彎著嘴角露出了笑容。

「嘁,挺早的。」

「早安,休勒西。」

男子,也就是西優席文,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兩人,發現了兩人眉宇間夾藏著淡淡的憂慮,以及難以察覺的疲態。


想必是徹夜未眠吧。


西優席文這麼想著,倒也沒有想要幫他們解決煩惱的想法,只是緩緩的點了下頭,並且淡淡的對兩人道了早。

對於西優席文冷淡的態度,艾爾文倒是已經習慣了,畢竟自己身邊也有一個跟隨他多年,性格冷漠的人。

而利威爾,便是上述中性格冷漠的人,自然也就更不會有什麼不好的感覺。

「廚房裡有食物,你可以自己去拿來填飽肚子。」艾爾文指出了廚房的方向,笑道,「廚子都還沒醒,就勉強將就一下吧。」

西優席文看了看艾爾文,點點頭意示他明白了,而後便直接一頭鑽進廚房尋找食物。


「剛才說到哪了?」目送西優席文走進廚房後,艾爾文收起笑容,嚴肅的望向利威爾。

「憲兵團的態度。」利威爾以手支著頭,漫不經心的說,「那群貪生怕死的傢伙,大概只有一種想法吧。」

「…唉。」艾爾文揉了揉額角,神色難掩疲憊,「你覺得,我們該不該保他?」

利威爾原本平靜毫無波瀾的眸子閃過一道精光,沉默了半晌才開口。

「這…就要看他的價值如何了。」利威爾敲了幾下桌面,緩緩抬頭看向艾爾文,「或許…會很值得的賭一把。」

「…說的也是。」艾爾文沉吟了半刻,「今天應該能夠查出他被關的地方,明天再去探一探他吧。」

「順便帶上那傢伙吧。」

「休勒西?」艾爾文略微驚訝的看著利威爾,「理由?」

「直覺。」利威爾面不改色的回答。

「……直覺…嗎…?」艾爾文低聲呢喃了幾句,最後還是點頭答應,相信了利威爾所謂的『直覺』。


待西優席文托著一盤食物出來之後,便被艾爾文告知了明日所需執行的任務─探監。

對於艾爾文下達的指令,西優席文倒也不疑惑,而是遵從的道了聲「是」。

而事實上,他的聽力相當的敏銳,對於方才兩人談論的事情可以說是聽的一清二楚。

不過…對於兩人口中的『他』,西優席文雖然心中有所猜測,但還是沒辦法相當確定就是了。


或許礙於此處有其他人在場,又或許是因為已將剛才的問題討論出了結果,兩人將議題轉至這次戰場的善後處理部分,是否應該要派兵協助云云。

那些討論出來的結果,西優席文倒是沒有什麼興趣知道,而且他也沒什麼資格參與討論,便默不吭聲的將早餐吃完,把盤子收拾乾淨放進廚房的洗碗槽。

待兩人談論到一個段落之後,西優席文才輕輕咳了一聲,淡淡的開口。

「今天,有需要我去執行的事情嗎?」

聞言,兩人對看了一眼。

「殘餘的巨人在昨天就清除完畢了,而接下來善後的部分…」艾爾文說著,笑著搖了搖頭,「基本上就算我們要派遣人員去協助,也不至於會這麼大才小用。」

「艾爾文,話不是這麼說。」利威爾反駁了艾爾文的語論,抬眸輕蔑的看了西優席文一眼,「那傢伙的操控技術還很癟腳,可派不上什麼用場。」


…雖然這一點有點道理,但怎麼讓人聽了這麼的不爽呢?


「所以沒事是吧。」西優席文挑著眉如此說道,雖然心底確實鬱悶的很,但面上依舊是看不出一絲半毫。

「沒有意外的話。」艾爾文並沒有被利威爾的言論影響,面帶微笑的回答道。

「我說,你該不會是想出去吧?」利威爾微微抬起下巴看向西優席文,平靜的眸中忽然閃過一絲古怪的神情。

「有何不可?」

「有。」利威爾環抱著胸,給了西優席文一個鄙視的眼神,「你有錢嗎?」

「…出去並不代表要花到錢吧?」身無分文的西優席文表示很無奈。

「嘁,艾爾文。」

「嗯。」被點名到的艾爾文點了點頭,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小袋子,遞向西優席文開口說道,「一個月的份,先拿著吧。」

西優席文接過袋子,無語。

而利威爾則是在一旁注視著他,斂下了眼簾,低聲呢喃的話語就宛如嘆息一般。

「出去也好,總該熟悉一下環境…」

雖然音量微小,但這種程度倒還是難不倒他的,或許對方也是故意如此的也說不定。

而事實上,他確實也是有要出去熟悉環境,並且打聽一下這個世界基本資訊的打算。

至於錢…拿著以免萬一也是好的。


拿著手中的袋子,西優席文便向兩位上司告辭,準備先將此座城鎮的重要區域發佈位置釐清,再決定該往何處打聽消息。

整了整披風,並且將帽子帶上,只留下形狀皎好的下巴,而讓人看不清楚帽緣底下的容貌。

街道上因為時間尚早的關係,漫步於此的人是相當少的,而井然有序的建築排列以及整潔乾爽的道路然西優席文不禁有些驚訝。

畢竟他所經過的城鎮都是已經被巨人破壞後的樣貌了,實則與原先相差甚多。

西優席文有些感嘆的抬起頭望向城鎮邊緣處高聳的城牆,雖然城牆有保護作用,但這何嘗不是屬於人類的監牢呢?


西優席文輕晃了頭,卻發現自己來到一處市集,基於時間還很多,他也就沒什麼顧忌的走了進去。

許多攤位仍舊是空缺的,幾個比較勤勞早起擺攤的小販,便成相當惹眼的存在。

西優席文看了看,倒是有些好奇會賣些什麼,便挑了一處距離較近的攤位走了過去。

「這位客人,早安。」小販見他走了過來,搓了搓手,笑的都看不見眼睛了,「您需要些什麼?我這裡可以說是應有盡有哦!」

對於小販的熱情,西優席文挑了挑眉,輕輕搖了下頭。

「我自己看便可。」

「好的,小的就不打擾您了,您慢看!」雖然看不清楚此人的樣子,但付錢的是大爺,小販表示毫無壓力。

西優席文放眼在攤位上望去,以他接近百年的眼見來說,實在是很少會有能夠勾起他興趣的東西──即便這裡和以前所待的地方是不同的世界。


…嗯?


眼角忽然瞥見了一道銀光,迫使西優席文的動作停頓了下來,並從光源處看了過去,卻發現了一個長相奇異的圓筒狀物體。

西優席文對發出那銀光感到疑惑,墨綠色的眸子閃了閃,而後便抬手往那個東西的方向移去,將之拾起。

木質的觸感讓他稍稍愣神了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平凡無奇,實際上觸摸、觀察下去,卻又另有奇處。


但是,剛才看到的是什麼?


西優席文將東西在手上翻來翻去仔細摸索著,最後才在上端邊緣處發現了一個難以察覺的凹槽,思索了下便將東西朝下輕輕拍打著底部,還竟然真的讓他敲了東西出來。


這是……?!


墨綠色的眼瞳縮緊了下,西優席文愣愣的看著掉落在桌面上的東西,最後才抬頭沉聲向小販詢問。

「老闆,這個…怎麼賣?」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