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Atlantis高級中學裡,體育館這個建築物其實有很多種用途,除了當作眾學生運動場所之一外,還有各種活動所舉辦的地方,以及開學結業典禮時充當的禮堂等。

 

雖然不清楚當初並沒有另外建一座禮堂的原因,不過…若是依主事者那富有個人特性的行事作風來看的話,很有可能只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罷了吧。

 

反正體育館裝了許多臺大型的冷氣機,到時候要用的話,再把椅子排一排,就可以當作學生們的座位了。

 

而事實上,這種作法確實是挺不錯的,只不過要花費的則是那群可憐學生的勞力罷了。

 

或許在學生們的心中有所不滿,但在校方的淫威之下,沒有人有那種膽子敢發出自己的抗議就是了。

 

 

寬廣的體育館內,在冷氣的運作之下,涼爽的氣息環繞著整個空間,使得這些不怎麼想開學的學生們,產生了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再配上站在臺上的輔導主任,以一種相當溫和的嗓音述說著相關要件,更讓許多學生像是聽見了什麼美妙的催眠曲一般,眼皮上下打架著,為了不被責備而只能死死的硬扛著,不讓自己去與周公下棋。

 

根據校方的座位排法來看,許多重要的處所主任,以及校長董事們,皆是排排列坐在臺上,而需要講述自身職位所需宣布的事項時,才會站到臺前去。

 

而學生們則是以年級和班級做為排列順序,一二年級是位於一樓中講台以下的地方,而三年級則是居高臨下的占據了二樓的觀賞區,讓他們有種高人一等的錯覺。

 

沒錯,就是錯覺,真正高他們不只一等的人,其實就坐在臺上呢。

 

至於各班的導師,就直接跟自己所帶的班級坐在一起,以便管教自家的學生。

 

 

在一年五班的區域內,一名女學生心不在焉的看著四周,在瞥見了坐在不遠處,扳著一張臉的導師之後,烏溜溜的眸子轉了轉,閃過了一道詭異的光澤。

 

她悄悄地將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之後,把手的位置調整到自家導師看不見的死角,點進了通訊軟體並且選了一名聯絡人,用單手輸出了一行文字。

 

在點下了傳送鍵之後,女學生勾了勾嘴角,滿意的將手機收回原處,隨後便一臉認真的聽著臺上的主任所說明的事項。

 

在這同時,坐在臺上身穿著一身突兀的和服,原本一臉無趣地把玩著手中折扇的少女,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而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接而從寬大的袖口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在查看了之後,少女面上的表情是說不出的詭譎,她彎了彎嘴角,愉悅的看向臺下的某一處,輕輕點了下頭。

 

隨後,少女看似不經意的擺了擺手,卻讓一名站在臺下,相當妖媚的女教官詫異的挑了挑眉,隨即踏著悠閒的步伐上臺,走至少女的身旁微微俯下了身,輕聲詢問。

 

「校長,有什麼事?」

 

「當然是有趣的事啊。」少女瞇了瞇眼,笑道,「奴勒麗,等安因說完之後,妳就……」

 

側耳傾聽著少女的話語,到最後,女教官的雙眸倒是亮的有些…令人頭皮發麻。

 

「好,我知道了。」

 

 

*

 

 

啊,安因主任還是一如往常的認真呢…

 

不過講這麼久,都不會口渴嗎?

 

 

我偏著頭這麼想著,隨後又思及方才自家學生的做為,無奈的撇撇嘴。

 

 

雖然我也知道聽這些很無聊,但是…也不能拿手機出來玩好嗎!

 

這是一種對臺上的人相當不尊敬的做法啊。

 

 

所以,我把那幾個學生記了下來,想說事後再給他們一些小小的處罰。

 

 

唔,抄課文好像還不錯?

 

 

以手支著頭,在我又要開始神遊之前,臺上的安因說出的最後一句話,把那亂飄的思緒給抓了回來。

 

「以上這些相關事項,請同學們好好記牢,那麼今天的…」話尚未說完,安因卻先停了下來,微微蹙起眉看向走到他面前的人。

 

 

安因主任好像不怎麼喜歡奴勒麗教官啊…

 

唔,想想也是,安因主任個性這麼嚴謹,對於奴勒麗這種…咳,性情隨性的人,不對盤也是情有可原的。

 

 

安因主任移開了手上的麥克風,面色不愉的和奴勒麗溝通了一會,才將麥克風轉移至奴勒麗的手裡,搖搖頭輕嘆了口氣才回座。

 

見狀,我眉角跳了跳,倏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產生。

 

依照以往的經驗來看,我預感的壞事,通常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會成真。

 

 

「呦,大家是不是在想,為什麼教官要上臺呢?」看著底下那群學生滿臉寫著『求放過!』的樣子,奴勒麗展顏一笑,「放心,今天的報告事項已經結束了,現在是娛樂時間。」

 

『欸──?』

 

「看樣子你們是不怎麼相信教官我說的話呢。」奴勒麗聳聳肩,媚惑的笑容隨之浮現,「但是沒關係,小朋友,我們可以私下好好探討這個問題──」

 

「接下來說的是正事…」奴勒麗漫步走至講台邊緣,笑道,「我們的校長呢,為了讓大家在這學期有一個好的開始,專程請一個人過來表演。」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上學期運動會時演出的那個團體呢?」奴勒麗神秘一笑,「今天邀請的就是他們其中一個哦。」

 

 

…呵呵。

 

專程嗎?為什麼我完全沒有收到通知呢?

 

還是其實不是我…?

 

啊呸,說的好像我很想上臺表演似的,絕對沒有這回事!

 

我有些恍惚的想著,而口袋裡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很不美好的震動了幾下。

 

 

雖然很不想拿出來看,但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顫顫兢兢的掏出了手機後,滑開螢幕,看見的便是相當突兀的訊息提醒。

 

上面寫著『去輔導室準備,10分鐘後上臺,不來這學期的薪資就都沒了唷~』

 

看著這一段文字,我的嘴角劇烈的抽動著。

 

 

「不過,很不幸的,那位在路上迷路了,雖然我們已經派人過去帶他過來,但是還需要等一段時間。」奴勒麗微微偏著頭,嫵媚而慵懶的樣子讓人移不開視線,「所以,我們還要稍微再等待一下,相信我們可愛的小朋友也願意這麼做的。」

 

 

雖然我很想站起來拍桌大吼,『尼馬誰迷路了?!』,但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說自曝身分,光是拆了那惡魔校長的臺,就夠我喝一壺的了。

 

 

所以說,在沒有人權的這種時候,也只能認命。

 

 

於是,我趁著眾人都將注意力放在奴勒麗身上的時候,悄悄地溜出了體育館。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