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人在等待的時候,總是會覺得時間太過於漫長……即使是只有10分鐘。

要不是有眾老師、主任坐在臺上鎮壓,或許等得不耐煩的學生們會集體暴動也說不定。

不過…為了不要讓演出者有太過大的壓力,我們偉大的校長很善解人意的傳喚了幾名,已經有些坐不住的學生上來,協助老師主任把臺上清空,將椅子和講桌都移到台下。

這麼做既可以讓演出者有更大的活動空間,又可以減輕其的壓力,還可以打發掉這一段等待的時間、讓學生們有更多的運動量…等。


一舉多得,何樂不為呢?


雖然說舞台並沒有提起佈置,而這項演出也是校長大人的臨時起興,但是在上一次演出之後,校長大人就把這兩個苦逼的人衣服配件的尺寸都給牢牢記住,並且大肆採購了一番。


要什麼有什麼,應有盡有!


…咳,總之,英明的校長大人是絕對不可能只讓演出一次而已的,有一句話不是叫做『能者多勞』嗎?這句話就是這麼用的。

有了精美的服飾之後,舞台再怎麼空再怎麼弱都沒有關係了,我們要相信演出者強大的氣場能夠將簡陋的舞台,變成眩目耀眼的、精心佈置過後的華麗空間…!


…嗯,但願如此了。


『啪噠。』

全場的電燈被關上,隨而發出的聲響整齊畫一,而眾人的能見度驟然低下,卻沒有一個表示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Because, this is the show time .


*

低沉而緩慢的前奏驟然響起,一種難以訴說的悲傷隨著音樂緩緩地在偌大的空間內迴盪著,會讓人感覺到十分壓抑的氣氛在館內蔓延開來。

鋼琴聲清晰可聞,伴隨著人的和聲,一同將淒涼的意境發揮到了最極致。

「早知道,你只是飛鳥…」男子低啞的嗓音宛如嘆息,似乎又帶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喘息,「擁抱後,手中只剩下,羽毛。」

「當初你又何必浪費,那麼多咖啡和玫瑰。」他語調急促,並帶著些微的譴責,「來打擾。」

場內依舊是一片黑暗,而埋藏在音樂底下的,卻是一個略快而速率一致的腳步聲。

「我想要,安靜的思考。」他再次低下了音調,像是決定了什麼,「天平上,讓愛恨不再,動搖。」

「一想你就平衡不了,我關燈還是關不掉。」男子停頓了下,沉聲唱道,「這風暴。」

在此時短暫的寂靜顯得格外突兀,眾人皆是連個大氣都不敢喘,就怕打破了已經醞釀好的情境。


悲痛、感傷的情愫…究竟該如何釋放呢?

就…大聲的、激昂的唱下去吧。


「心一跳,愛就開始煎熬。」

男子唱出聲的同時,臺上的燈也隨之開啟,照亮了整個舞台。

而隱匿於黑暗中的人亦終於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那是一道纖瘦卻格外引人注目的身影。

他身穿一襲素色的長袍,以淡藍色的線條,在潔白的底色上繡出了淺淺的花紋,看似十分精緻,絕對不是粗製濫造出來的。

而手上的手套以及腳下的靴子都和袍子上的樣式一般無二,皆為白底藍繡。

那不甚明顯的墨藍色長髮傾落於背,他挺直著背脊背對著眾人,左手高高舉起緊握成拳,右手則是放在耳側,輕壓著耳邊的麥克風,潔白無瑕的手套正與墨藍色的髮襯出了強烈的對比。

「每一分,每一秒。」男子高亢的假音倏然而起,音高卻不失平穩的聲音讓聽眾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火在燒,燒成灰有多好。」他緊握的左手緩緩的張開,掌心便冒出了幽藍色的光芒,看起來就如同小巧的火苗一般。

「叫思念,不要吵。」

「我相信我已經快要、快要把你忘掉。」

持續的高音非常刺激人的耳膜,男子微微側過身緩緩地將左手向下挪移,那遮擋面容,相當貼和的精緻白色面具,便展露在眾人面前。

而男子緊閉的眸,在面具的加持下顯得格外的妖異。

原因就是在那素色面具之上,位於眼角處的深藍色奇異紋路。

「跟寂寞,再和好。」

歌詞的暫時告一段落,舞台上的燈光便隨之暗淡了下去,雖然不比一開始那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還糟,但亦是只能夠大略看出臺上人的身形輪廓而已。

「得不到,也不要乞討。」此處的音調由原本的高亢轉為低沉,大幅度的跨階卻沒有絲毫失誤,低而沙啞的嗓音正傾訴著一切的不滿,「怎麼做,不需要別人,轉告。」

「在陷得太深的海底,我也只剩下我自己。」男子雙手張開,掌心相對,幽藍色的光芒再次出現,並且呈現出一種長條形波浪狀的樣貌,而在晦暗不明的場內便顯得格外清晰。

「能依靠──」

隨著拉長的尾音,他將雙手的距離逐漸加大,終而猛然地一個闔掌,淡藍色的小河就此碎裂,散成了一粒粒暗淡的藍色分子,彷彿就如同四散的水花一般,最後消散而空間之中。

「心一跳,愛就開始煎熬。」再一次的段落,一樣逐漸攀升的音調,但四周的亮度卻依舊不變,依舊晦暗不清,「每一分,每一秒。」

「火在燒,燒成灰有多好。」男子平舉起雙手,掌心向上並且攤開,兩枚幽藍色光團便在他的手中愉悅的跳動著,「叫思念,不要吵。」

「我相信我已經快要、快要把你忘掉。」

他一邊高聲吟唱著,一邊在左手做出了一個拋擲的動作,手中的光團竟也因他這動作而脫離。

藍色的光團墜落在舞台前方邊緣處,並且倏然壯大,形成一團熊熊的幽藍烈火。

「跟寂寞,再和好。」


「我相信我已經快要、是真的我快要,快要可以微笑。」

再一次的高音,他右手也做出了相同的動作。

但不同的是,火團在落於地面之後,竟形成了一片圍繞在臺前的幽藍火海。

而臺上的男子,卻像是絲毫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一般,依舊態度自如的樣子。

這個場景,看起來既危險,卻又透著一絲詭異的美感。

「去面對,下一個。」

他稍稍停頓了下,最後放柔了聲音,輕輕唱出剩餘的兩個字。

「擁抱。」

最後,他一拂袖,便輕易的將臺上的火海給散去,而那幽藍的火光化成了一片淡淡的薄霧,在黑暗中透著略顯陰涼的氣息。

而那名絲毫不受影響的男子,在一襲素色長袍的襯托之下,便形成了一副再自然不過的美景。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