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四  同床
 
在溫和笑臉的偽裝之下,
 
沒有人,
 
能夠看清楚你的真實心緒。
 
但…
 
待我這麼不同的你,
 
我…是否能夠輕易相信?
 
 
1
 
『喀噔。』
 
在靜謐的走廊裡,將門打開時所發出的聲音便顯得十分響亮。
 
褚冥漾慵懶的倚靠在一旁的牆面上,幽深的夜瞳定定的注視著冰炎的背影,完全不被其他外物所影響,就彷彿──他的眼中就只有這個人的存在。
 
因為一直看著對方的身影,所以在對方打開門之後身體僵硬了一瞬時,褚冥漾疑惑的挑了挑眉,隨即上前去查探了一番。
 
屋內的景象相當凌亂,椅子被翻倒橫躺在路中間,衣架上的衣服全部散落在地,抽屜內的物品也被掏出,扔得到處都是。
 
 
看起來就是一副被闖空門的樣子。
 
褚冥漾看著冰炎那有如鍋底一般的臉色,眸光閃了閃,拍了拍他的肩膀,並且將人拉到門外。
 
隨後,褚冥漾拿起了手機,一臉淡定的在上頭點選了一個聯絡人,撥通。
 
 
『嘟、嘟…』
 
大概響了兩聲之後,電話便被接通了,但褚冥漾還沒來得及說明來意,就先被對方那一連串的話語搞得直冒黑線。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對方嘖了聲,又接著說道,『本大爺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一秒鐘幾千萬上下的你付的起嗎──!』
 
 
…呵呵。
 
 
「付不起。」褚冥漾的嘴角倏然浮現起一彎詭譎的弧度,用一種低沉而緩慢的語氣說道,「不過…下次過來的時候,我直接推你進太平間,如何?」
 
『…老大……!』對方似乎很驚訝,畢竟只要認識褚冥漾的人都知道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現在是上班時間居然會打過來,簡直不可思議,『不、不,不要去那種地方,本大爺可是江湖一把刀,那種地方實在是太寒酸了!』
 
 
…不然要去哪?用金子打造的藏劍閣嗎?
 
不…為什麼他要照這傢伙的思路走?認真就輸了啊。
 
 
褚冥漾嘴角抽動了下,決定不和這貨在這裡耗時間,而是直接開門見山的開口。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過來。」
 
『什、不…老大你現在在哪裡?!』
 
「你不是江湖一把刀、來去如風,什麼都難不倒嗎?」褚冥漾冷哼了一聲,「自己想辦法,記得時限啊,掰。」
 
語畢,褚冥漾迅速地掛斷了電話,而在抬頭看向冰炎時,卻獲得了一枚疑惑又夾雜了一些古怪的眼神。
 
褚冥漾沉默,不太想多做解釋,畢竟那傢伙是自己跑過來說要當他小弟的…
 
 
呃,更正一下。
 
應該是,那傢伙先莫名奇妙的跑過來說是要收他當小弟,結果反倒被他給揍趴了,於是那傢伙便毅然決然的認他為老大了…
 
擅自做主不看人到底要不要收就算了,竟然還時常跟前跟後的,像隻蒼蠅一樣趕也趕不走,而且那腦袋結構又異於常人……簡直令人鬱悶!
 
 
冰炎雖然在旁邊聽見了整段對話,也有不少的疑問,但礙於褚冥漾秉持著沉默是金的真理,他也不好再多做詢問。
 
反正,等人到了,問題自然會隨之而解的。
 
 
不過…他最近有惹到什麼人嗎,不是被砍就是被闖空門……
 
 
冰炎大略思索了半晌,想起了前些日子所發現的一些事情,臉色不由得陰沉了起來。
 
 
這事都算些什麼,警告嗎?
 
 
冰炎嘲諷的彎了彎嘴角,用這種下賤的手段來警告他…放在別人身上或許就真的能夠達到對方所想要獲得的那種結果…
 
 
但,可惜了,這次的目標對象,是他。
 
不過…他應該慶幸自己沒被殺人滅口嗎?
 
 
冰炎瞥了一眼在一旁閉目養神的褚冥漾,而後斂下了雙眸。
 
 
或許並不是不殺人滅口,只是被人打斷了而已。
 
若是當時褚冥漾沒有經過那裡的話,現在是什麼情況就不好說了。
 
──這也算是確確實實的救了他一命吧。
 
那麼,救命之恩,該如何回報?
 
 
「唔,不如就以身相許吧?」
 
 
…!!
 
 
冰炎倏然睜開了眼睛,赤色的瞳帶著些微的愕然,他這是在不知不覺間把剛才想的事情說出來了嗎?!
 
看了看褚冥漾,發現對方的姿勢似乎沒有絲毫改變,連眼皮都沒動一下的樣子。
 
冰炎有些遲疑,不過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之下,也只能把剛才的那句話當成是自己的錯覺了。
 
 
──但,這真的是冰炎的錯覺嗎?
 
 
在電梯門打開所發出的聲響吸引了冰炎的注意之後,褚冥漾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道不甚明顯的弧度。
 
 
──怎麼可能呢。
 
 
「老大───!」
 
一道絢麗的身影猶如閃電一般從電梯內竄了出來,直接撲向褚冥漾的所在。
 
而褚冥漾在聽見了那詭異的叫喚聲之後,連眼皮子也不抬的伸出腳,猛然就是一踹。
 
「嗷──」這是某人被踹飛時所發出的聲音,那叫一個慘烈。
 
那位被褚冥漾踹到牆角去懺悔的某人,正是那一位被call過來協助的外援,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相當的不靠譜…
 
嗯…那是一名頂著一頭色彩繽紛的豎髮的青年,他的上衣是一件白色的T-shirt,若是不看那正反兩面金染的孟克吶喊的話,確實是很正常。
 
而褲子則是一條純金色的海灘褲,在配上一雙金燦燦的人字拖…整體這樣看下來,如果走在路上的話,那回頭率絕對是穩妥妥的百分之兩百,而且還是可以讓人眼前一亮,亮的不得不快點移開視線的那種。
 
 
彩頭青年正蹲在牆角,一臉悲切的望向踹他的兇手,整個就像是痛徹心扉的樣子。
 
「老大我費盡千辛萬苦、千里迢迢的趕過來,你居然這麼無情的對待我──」青年捂住胸口,悲痛欲絕的控訴道,「你忘記了嗎?忘了當年我們在夕陽下嗜血為盟的那些承諾──!」
 
「嗯…嗜血為盟?」褚冥漾緩緩地睜開眼睛,慢悠悠的打了個呵欠,「原來喝番茄汁算是嗜血為盟嗎。」
 
青年一臉的難以置信,在張口正準備要繼續他的長篇大論之前,褚冥漾便已經先行打斷了他。
 
「好了打住吧,正事要緊。」褚冥漾指了指屋內,微瞇起眼,冷笑著說道,「你去查查,看看究竟是誰幹的好事。」
 
「…喔。」青年蔫蔫的點點頭,滿腔熱血被一桶冷水狠狠的澆熄了。
 
 
不過,原地滿血復活的時間倒也不需要太久就是了。
 
 
「對了,這位是冰炎,目前算是屋主吧。」褚冥漾偏頭望向一旁的冰炎,遲疑了一瞬,才指了指那位彩頭青年說道,「這傢伙是西瑞‧羅耶伊亞,現在應該是便衣刑警…嗯。」
 
「你…欸,怎麼長得那麼像那個蠢亞那?」西瑞一臉驚奇的看著冰炎的…臉,問道,「雙胞胎?」
 
冰炎直接無視了提問的人,面無表情的看向褚冥漾,一雙血瞳明晃晃的寫著『你真的確定他是刑警?』
 
 
…這還真是一個好問題。
 
 
褚冥漾思索了半晌,這才終於將目光放在穿得相當奇葩的某人身上,然後沉默。
 
 
好吧,他是不是該讚嘆一下這個蠢貨的審美觀有上升了一點點?
 
畢竟,對方都把上衣換成世界名畫的款式了,比起以前那些不雅觀的字眼…那簡直就好上了不只一點。
 
 
因為品味的檔次提升了不少,所以褚冥漾決定對這貨小小的誇讚一下。
 
「西瑞,你今天…穿得挺…不錯的。」當然,是與以前相比之下的結論。
 
「老大你居然誇獎我了!!」西瑞一臉感動不已的樣子,隨後非常驕傲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說道,「這是我自己畫的,好看吧!用金色的顏料,夠上檔次、夠霸氣!!」
 
 
…他該回答些什麼?
 
不過…他可能要收回剛才的話了…
 
褚冥漾扯了扯嘴角,這自己畫的…和他想的是同一幅嗎?
 
 
「你畫的是什麼?」褚冥漾不抱希望的問道。
 
「啊,我有照著圖看著畫…」西瑞抓了抓那色彩繽紛的頭髮,「好像叫什麼蒙娜麗莎的…」
 
 
…呵呵。
 
蒙娜麗莎的悲泣嗎?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