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褚冥漾在處理包紮冰炎的傷口時,不知不覺的進入了工作狀態,那種長期凝練出來的狀態,那絕對堪稱是百分之百的心無旁騖。
 
所以等到他完成好了包紮的動作,進而抬頭望向自己的病患時,卻發現對方把臉轉到了一邊去,赤紅的雙眸正銳利的注視著那空無一物的牆面上,像是在那上頭發現了什麼值得研究的東西似的。
 
褚冥漾看了看對方的動作,又盯著那染上了一層淡淡紅暈的耳朵好幾秒,最後彎起了嘴角無聲輕笑出來。
 
 
他剛才是真的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動作,就只是純粹的包紮而已啊!
 
那麼,為什麼對方會有這種疑似是害羞的反應呢?
 
 
呵呵,不過不管怎麼樣,總的來說都是良好的結果啊。
 
 
褚冥漾微微瞇起眼睛,夜色的眸中倏然閃過一道不甚明顯的詭異光芒。
 
把手中的工具都放到一旁的桌上,褚冥漾拿起了盆内的毛巾並且將之擰乾,而後趁著冰炎把視線挪開的這段時間湊上前去,把毛巾附在那細瘦而結實的白皙身軀上,輕輕擦拭著。
 
在感覺到毛巾貼上來的那一刻,冰炎的身子明顯僵硬了一瞬,而在褚冥漾開始了擦拭的動作之後,冰炎終於還是忍不住冷聲開口。
 
「你在幹嘛?」冰炎皺著眉,那毛巾貼在身上緩緩擦拭著的觸感,可以說是從未體會過的,讓他感覺到非常的…奇怪。
 
「嗯,這個應該叫做…擦澡?」褚冥漾因為冰炎的問話而停頓了一瞬,但隨即卻又坦然自若的繼續手邊的工作。
 
褚冥漾如此自然的態度,讓冰炎稍微反思一下自己的反應是不是有些過了,畢竟人家都這麼用心的照顧自己……是吧?
 
冰炎此時確實是有些糾結了,他思索了半晌,也拿不定主意是要忽略那條毛巾,還是乾脆搶過來自己擦。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和褚冥漾說他又不是手殘了可以自己來,但在轉過頭後,卻直接撞進了那深沉的夜色世界中,將他的心神拖入了深不見底的深邃幽谷裡,久久不能言語。
 
「剩下的你自己來吧。」褚冥漾看著有些呆愣住了的冰炎,深沉的墨色雙眸似乎又黯了幾分,但隨即卻又在眼底泛起一絲笑意,他微微勾了勾唇角,「我去洗澡了,加油。」
 
「…嗯。」冰炎接過褚冥漾遞過來的毛巾,遲疑的應了聲。
 
褚冥漾拿了兩件浴袍,一件放在冰炎的身旁,一件則是自己拎著,他看了看尚未有所動作的冰炎,想了想還是又拋下了一句『擦好穿這個吧』,之後才走進了浴室。
 
冰炎目送著褚冥漾進浴室,暗自思忖了半晌,事實上上半身已經被褚冥漾仔細的擦乾淨過了,所以也只剩下……
 
淡色的薄唇抿成了一直線,冰炎以一種儘量不扯動到傷口的姿勢,小心翼翼的褪下了褲子,默默的開始了剩餘部位的擦拭動作。
 
 
當浴室的門再次開啟時,卻不見往常那些蔓延出來的熱氣。
 
褚冥漾穿著寬鬆的浴袍,一邊側著頭擦拭著頭髮,一邊漫步走了出來,深邃的黑眸掃視了室內一圈,視線在床上厚重的棉被突兀的鼓起的地方停頓了一會兒。
 
他閉了閉眼,先把床前桌面上的醫藥用品收拾好,而後將用過的棉花,替換下來的紗布、繃帶,全都用塑膠袋包了起來放到門口。
 
褚冥漾把桌子挪回去之後,又將放在床邊的臉盆拾起,拿至浴室把裡頭的水倒掉,將毛巾與臉盆稍做清洗,而後再把毛巾掛好,這才緩緩呼出了一口氣。
 
把室內稍微收拾乾淨之後,褚冥漾揉了揉額角,輕輕打了個哈欠,將房間的燈熄了,又開了個小夜燈,靠著那不怎麼亮的微弱光芒走到了床邊,拉起棉被的一角側身躺了進去。
 
聽著身側傳來綿長而悠遠的呼吸聲,褚冥漾輕斂下了眼簾。
 
事實上,他是一個有輕微潔癖的人,除了自家弟弟凡斯之外,還真沒跟人同床過。
 
 
但,對於看上的人嘛…
 
那當然是,嗯,怎麼佔便宜怎麼好。
 
 
打定主意要循序漸進後,褚冥漾便淺淺的睡著了,那入睡的速度可以說是十分之快。
 
 
夜深,人眠…?
 
…或許吧。
 
 
*
 
由於昨夜並沒有拉上窗簾的關係,耀眼的陽光便愉快的掃了進來,趕走了一室的黑色分子。
 
 
冰炎被刺眼的陽光弄醒了,而在他睜眼之後,入目的並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帶著深淺不一傷疤的肉色胸膛,剛醒來的腦袋便從緩慢運轉到了直接死機。
 
 
…怎麼回事………?
 
 
赤色的瞳帶著罕見的迷茫,冰炎呆愣了半晌,在聽見從耳邊傳來清澈卻異常沙啞,顯得特別慵懶的嗓音之後,才慌亂的從人家身上爬了起來。
 
「…醒了?」褚冥漾微睜眼,淺眠的他,通常只要有一點動靜就會醒過來。
 
所以說,昨晚…其實他睡得並不怎麼好,不過他現在的心情倒是不錯。
 
看著從自己身上爬起來坐到一旁,眉頭深鎖的冰炎,因為扯動到的關係,腰間的帶子早已鬆了開來 ,寬鬆的浴袍便露出一大片白皙滑膩的肌膚……
 
「我怎麼……」冰炎皺眉,他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睡姿有那麼糟糕,況且睡到人家身上去了還絲毫沒有感覺,這並不怎麼合理。
 
聞言,褚冥漾側過身,以手支著頭,姿態慵懶的望著冰炎,眨了眨眼有些無辜的開口。
 
「你自己跑過來的。」褚冥漾指了指昨夜冰炎睡的那一側,表情無辜的和個受害者一樣,一副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冰炎瞇起血瞳,看著褚冥漾片刻之後,隨後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而移開了視線,身體僵硬了一瞬,冷冷的拋下一句『我去廁所』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在冰炎走進浴室之前,褚冥漾眼尖的發現了,那隱藏於銀髮內,似乎已經完全紅透了的耳朵,色澤之鮮豔到令人垂涎。
 
懶懶的打了個呵欠,褚冥漾覺得自己的心情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好過了,便乾脆順從自己的心意一遭,棉被一扯,便繼續補眠去了。
 
 
第一次同床,感覺挺好的,不是嗎?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