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夢境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但…這真的能用在這夢上面嗎?
 
 
脫離自己掌控的感覺,總令人煩躁不已。
 
 
*
 
冰炎站在洗手臺前,赤紅的眸子定定的注視著鏡子,那眸中的情緒已不復方才的茫然,而是一如往常的波瀾不驚。
 
他微微垂下眸,暗自思索了半晌,還是將水龍頭打開,在洗手臺內的水量過半之後才關了起來,把手中的內褲扔了進去,又在掌心擠了一些沐浴乳,淡定無比的進行清洗的動作。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如此清心寡欲的自己,會在入住主臥的第一天就,嗯…做那種詭異的夢。
 
 
…詭異,嗎?
 
 
冰炎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眉頭又不自覺的蹙起。
 
 
真的很詭異,因為在他腦袋清醒之後,夢中所發生的事情,他居然一點也不漏的記了下來,而且對於那事…他竟然沒有感到任何不適,甚至…還在剛才莫名產生了些微妙的惋惜。
 
 
…自己這幾天,實在也是變得很詭異啊………
 
 
*
 
感受到溫熱的毛巾輕輕擦過大腿內側,冰炎打了個激靈勉強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的褲子早就不翼而飛了,這事讓他非常困惑。
 
 
他的反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遲鈍了?
 
 
還沒等他思考完畢,對方就已經將除了某些地方之外的整個下半身都擦了個乾淨,動作迅速的不可思議。
 
在冰炎覺得對方差不多該停手的時候,那人確實也停下了擦拭的動作。
 
對方先將毛巾攤開扔進臉盆內,搓揉了半晌後才拿起擰乾,把擰乾之後的毛巾對折了兩次掛在臉盆邊緣,然後轉過身面向他,一隻節骨分明的手朝他身上僅存的布料伸了過來。
 
「…你幹什麼?」冰炎下意識的按下了朝他伸過來的那隻手,警惕的問道。
 
「哎,擦澡啊。」褚冥漾彎了彎嘴角,對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有需要擦的這麼徹底嗎!?
 
冰炎差點沒還給他一個白眼。
 
 
「我沒殘。」冰炎抓著褚冥漾的手腕,抿著唇眉頭皺得死緊,「剩下的我自己來。」
 
褚冥漾眨眨眼,一臉古怪的看著他,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什麼稀有動物一樣,最後還搖了搖頭,嘆氣道。
 
「唉,你這麼緊張幹什麼,你有的我又不是沒有,還是…」褚冥漾停頓了下,唇角微微上揚,劃出一道邪氣的弧度,壓低了嗓音開口,「你害羞?」
 
 
呵,害羞?那是什麼東西。
 
冰炎抓著褚冥漾的手腕的動作停滯了那麼幾秒,不屑的這麼想著,隨後便乾脆鬆開了對褚冥漾的箝制。
 
 
他雙手環著胸,赤色的眸漫不經心的掃視著褚冥漾,一副『你要做什麼就乾脆一點,別拖拖拉拉』的樣子,讓褚冥漾看了之後玩味的勾了勾嘴角,微瞇起了眼。
 
褚冥漾也確實挺乾脆的,手上的動作俐落得很,沒兩三下就把冰炎身上僅存的布料給弄了下來,而那腿間的事物便暴露在空氣中,那和冰炎的膚色如出一徹的小東西,正無精打采的沉睡著。
 
看著全身赤裸卻坦蕩無比的冰炎,褚冥漾挑了挑眉,在轉過身去取回毛巾的那一瞬,眸色黯了幾分,意味不明的勾起唇角。
 
在拿回毛巾轉過來之後,褚冥漾指了指床頭的位置,善解人意的開口。
 
「你坐那邊吧,可以靠著。」
 
「不需要。」冰炎有些不耐煩了,冷著臉看著褚冥漾,「用不了多少時間。」
 
「好吧。」
 
褚冥漾也不勉強冰炎,聳聳肩後便拿著毛巾撫上了他腿間的事物,低著頭一臉認真的擦拭著,動作緩慢而輕柔。
 
冰炎感受著從那個從來沒有別人碰過的地方所傳來的觸感,棉製的毛巾雖然柔軟,但在移動擦拭時還是會產生摩擦,那有一下沒一下的怪異感覺,就如同一隻小貓在心頭撓啊撓的,讓他莫名覺得心頭癢的不得了。
 
看著褚冥漾一張認真無比的俊臉,冰炎忍了忍,抿抿唇,閉了閉眼,又抿了抿唇,終於還是忍不住推開對方。
 
「…怎麼?」褚冥漾忽然被推了開來,很明顯的愣了下,而後才有些詫異的望向冰炎。
 
「…乾淨了。」冰炎深深吸了一口氣,原本清冷的嗓音在此時卻莫名帶上了些微的壓抑。
 
褚冥漾遲疑的看了看冰炎俊美無比的臉,面上的情緒那叫一個平靜,而後再低下頭望了望方才清理的部位,頓時豁然開朗。
 
因為,那白嫩的小東西,似乎有甦醒的趨向。
 
「忍著不好哦。」褚冥漾眨眨眼,好心勸告。
 
冰炎聞言皺起了好看的眉,他覺得很奇怪,明明自己是個性冷感,怎麼被褚冥漾拿毛巾擦了幾下就好像要有反應了?但還沒等他釐清好思緒,對方的動作就讓他的腦袋呈現出空白的畫面。
 
褚冥漾居然拋棄了手上的毛巾,一隻節骨分明的手握住他起了點反應的部位上,緩緩地上下擼動著,而那比起毛巾來顯得更為粗糙的觸感,在上下移動時產生的摩擦,讓冰炎感覺到一陣酥麻直接順著脊髓沖向大腦。
 
「…你……幹什麼……」冰炎的呼吸有些亂了,好不容易才從齒縫擠出這句話。
 
褚冥漾抬頭靜靜的望著他,但手中的動作卻不見絲毫的停頓,而對方那深不見底的黑眸讓他有些心悸,他開了開口,卻發現自己好像不能發出聲音了似的,只能愣愣的任由對方持續著這有些逾矩的動作,刺激著自己的感知。
 
「乾淨了啊…」恍惚間,他好像聽見了褚冥漾似笑非笑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似乎異常的沙啞,十分惑人心弦。
 
接下來,便是一陣強烈的快感迎頭直上,已經完全精神了的欲望被包覆在一個濕濡溫暖的地方,冰炎連忙咬緊下唇,這才堪堪將快溢出來的呻吟聲止住。
 
他抓著褚冥漾的腦袋,十指陷入黑色柔軟的髮絲中,看著對方上下起伏的動作,也不清楚自己是想要讓對方停下動作,還是快一點…
 
柔軟的舌抵住欲望頂端,時不時舔動一下,上下移動的口部動作讓冰炎覺得自己的魂好像飛走了大半似的,呼吸越發的急促了起來。
 
褚冥漾抬眸看了眼目光渙散的冰炎,布上了些微水霧的紅眸已不復往常的波瀾不驚,白皙的面容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整個人這麼看下來似乎隱隱透出一絲魅惑的氣息。
 
冰炎越發急促的呼吸,似乎讓褚冥漾意識到了什麼,快速上下吞吐了幾下,猛然的一個吸吮,溫熱的液體便隨之湧現,早有防備的褚冥漾並沒有被嗆到,而是吞嚥了下來。
 
冰炎只覺得眼前一片白光閃過,不斷累積的快感終於壓抑不住,直朝外不斷湧出,最後就彷彿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光了似的,堅持不住向後倒了下來。
 
微微瞇起了眼睛,恍惚的望著天花板,冰炎覺得自己現在的腦袋好像不怎麼夠用了,只能一味的努力平息著自己早已紊亂不堪的呼吸。
 
在面前忽然出現的俊臉讓冰炎稍稍睜大了眼,只聽見褚冥漾低低的笑了出來,淡色的唇瓣忽然貼了上來,吻住了他的唇,含糊不清的開口。
 
「忍著不好,所以……」那雙佈滿薄繭的手朝他的身後探去,低沉沙啞的嗓音在語末卻微微上揚,「我也不忍了,嗯?」
 
在對方的指尖碰觸到那隱密的地方時,冰炎打了個激靈,然後…
 
然後,他就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
 
 
冰炎迷茫的望著眼前一片肉色的胸膛,那上頭佈滿了深淺不一的傷疤,有大有小,看起來莫名有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他有些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了,而且剛醒過來的腦袋還不怎麼好使,但在聽見那沙啞卻異常慵懶的問候時,他還是馬上爬了起來,畢竟一直趴在人家身上是不好的。
 
 
但是,他昨晚分明是躺在床的另一側的……怎麼會睡到人家身上去了…?
 
 
因為不明原因,所以他還是向對方詢問了下,但得到的卻是這樣的一個回答。
 
「你自己跑過來的。」
 
冰炎瞇起眼審視著對方,但在此時腦海裡卻忽然響起了這麼一段聲音。
 
『我也不忍了,嗯?』
 
 
……!
 
那是夢吧,是夢才對吧。
 
但是……為什麼………?
 
 
冰炎覺得自己的耳根好像有些燙,有些煩躁,而且在這個人面前他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疏通自己已經亂成一片的思緒。
 
於是他只能移開視線,以一種冷靜無比的語氣,拋下了一句『我去廁所』,就連頭也不肯回的離開了。
 
『碰』的一聲關上了門,冰炎倚靠在門上,有些挫敗和無力,完全不知道自己這種貌似落慌而逃的行為究竟是怎麼來的。
 
他蹙著眉思索著,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腿間有那麼一絲涼意,伸手一探,褲底是一片濕滑,赤色的眸子因此瞇了起來。
 
把底褲褪下來清洗的同時,冰炎的思緒還是相當混亂的。
 
 
…自己這幾天,實在也是變得很詭異啊………
 
 
回憶起夢裡那唯一的一個吻,卻發現自己好像沒有什麼噁心想吐的感覺,是因為在夢裡才如此覺得嗎?
 
 
那麼,現實呢?
 
 
冰炎有些煩躁,他覺得他可能需要一些測試來釐清自己,雖然他以前對女人沒興趣,對男人更沒興趣,但現在看來…他好像對救自己一命的褚冥漾,有了興趣?
 
 
情況…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那麼,該怎麼做呢?
 
 
─END─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