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不管怎麼樣,總之這間屋子是買不得了。
 
 
見冰炎帶著一臉的不滿意走出來,我便晃了晃腦袋,把方才浮現在腦海內,那一些恐怖至極的畫面給清理殆盡,心想果然自己嚇自己才是最可怕的。
 
想了想,我還是轉過去對身旁這個好心的中年婦女笑了笑,再次給予感謝的說詞。
 
「我想我們應該是不會買這間屋子了,謝謝您的告知讓我們沒花到什麼冤枉錢。」
 
「欸,不用客氣啊,況且你們買下了…也很麻煩呢……」婦人的笑忽然變得高深莫測了起來,「畢竟這可是我住的地方啊。」
 
 
畢竟這可是我住的地方啊……
 
我住的地方……
 
我住的……
 
地方…
 
 
這、這一句話怎麼,怎麼有點讓人難以理解啊…?
 
其實她想表達的意思是她是屋主對吧,對吧!
 
不要說出這種會讓人誤解的話好嗎,呵呵呵呵呵…
 
 
「褚,你在自言自語些什麼?」冰炎見自家伴侶的狀況似乎比剛才他進屋之前更糟糕了,連忙走到對方面前詢問道。
 
這屋子他實在是不怎麼滿意,所以倒也沒有逗留在此地的必要,不過……
 
他有些擔心自家伴侶的狀況了,這臉色蒼白的不像話,看起來好像隨時都會暈倒的感覺。
 
 
「自言自語?我?」我眨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後偏頭望著冰炎,一臉的迷茫。
 
「嗯。」冰炎皺了皺眉,反問道,「對著空氣說話不是自言自語是什麼?」
 
「…呵呵呵。」意識到對著空氣說話是什麼意思之後,我風中凌亂的低笑出聲,卻忽然沒頭沒尾的問道,「一直都是嗎?」
 
「褚,你……」冰炎無語的看著我,但在我堅持的目光之下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一直都是。」
 
 
而且四周根本就沒有別人,這樣一下傻笑著說話…只會讓人認為這是一個神經病。
 
當然,冰炎並沒有把上面這段話也說出來,就怕刺激到對方,但這樣的作法實際上對早就已經受到嚴重刺激的褚冥漾來說,是完全沒有任何效果的。
 
 
……呵!呵!呵!空、氣!!!
 
…………
 
臥槽臥槽臥槽────!
 
尼馬大白天的就撞鬼是不是有點太不科學了啊啊啊啊啊?!
 
呃不對,撞鬼本來就不科學,呃那白天…咦,所以剛才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哈哈哈哈…?
 
 
我哆嗦著身體,小心翼翼的微微側過頭瞥了旁邊一眼,發現還真的是沒有什麼中年婦人的存在,於是乾脆用力一個前撲,撞進冰炎的懷裡,並且哭喪著臉對著他亂喊著。
 
「嗚啊,亞,有鬼鬼鬼鬼鬼─────!!大白天的就撞鬼了、她、她,她還跟我講話欸欸欸欸────!!」
 
 
一整個就是語無倫次的崩潰樣,而且看起來似乎還比那次露營時的試膽大會還要嚴重。
 
 
我抓緊了冰炎的手臂之後就完全不撒手了,似乎還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鑽進冰炎的衣服裡以求安全,可憐巴巴的扒拉著對方的衣袖,嗚咽著開口繼續哭訴。
 
「這、這裡有鬼住了……嗚,不要看了,免、免得鬼大嬸又跑出來晃悠,好……好恐怖……!!」
 
「你家才有鬼,小孩子不懂別給我亂講話!」房仲業者怒斥道,這樣的話若是傳出去了還有沒有人要來買這間屋子啊?!
 
「嗚…亞,我們宿舍裡也有鬼嗎?」我吸了吸鼻子,弱弱的問道,「那、怎麼辦…?」
 
冰炎額角青筋直跳,想去揉揉太陽穴緩解一下有些疼的頭,卻發現自己的手還是處於被束縛住的狀態,於是有些無語了。
 
他家伴侶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現在沒撒潑打滾就已經要知足了,但是…智商瞬間降為負數……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無聲嘆了口氣,冰炎還是決定好好的安撫一下這隻受驚嚇的小動物。
 
 
「不,別聽他亂說。」冰炎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旁的房仲業者,隨後輕輕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背,儘量以溫和的聲音說道,「宿舍沒有鬼,很安全,乖。」
 
「…真的?」
 
「嗯。」
 
「那我們回去好不好……」在冰炎的懷裡蹭了蹭,我可憐巴巴的抬頭望著他,「不要買了,好不好…?」
 
冰炎低頭看著那雙似乎已經溢滿水氣的墨色眸子,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罷了,只是被某人整而已,又不是沒經歷過。
 
 
於是,他點點頭,應聲道。
 
「好。」
 
然而,旁邊的某個房仲的臉色,在聽見如此這般的應答,已經變得黑如鍋底了,不過顯然冰炎是沒什麼想要去搭理這人的心情了。
 
答應的事情就要做到,於是冰炎便乾脆朝某房仲冷笑一聲,什麼都沒說就帶著懷裡的人上車離開了,徒留那房仲站在陰森房屋前,身影蕭瑟。
 
房仲心想今天還真是出師不利,難得遇到一個說不考慮價錢出手那麼大方的肥羊,還沒好好宰一頓就被他給跑了,說什麼撞鬼了……特麼的簡直晦氣!
 
他朝地面啐了一口唾沫,卻忽覺一陣陰風吹過,頓時雞皮疙瘩掉滿地。
 
 
難怪這屋子賣都賣不出去,這也太森涼太滲人了!
 
 
不自覺的搓了搓手臂,在房仲先森打定主意要離開時,耳邊卻忽然響起了一聲讓人聽著格外親切的問候聲。
 
「哎呀小夥子。」
 
下意識的掛起了職業性的微笑,房仲先森原本黑得掉渣的臉色瞬間轉成風光明媚,他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過身,笑容滿面的表情卻在看清來人的下一秒,徹底僵住了。
 
來人是名中年婦人,這個詞聽似簡單,但放在這裡卻…十分的不簡單。
 
有人可以用著一張七竅流血的臉,然後一臉血的和你和藹的笑著打招呼的嗎?
 
自識見識廣博的房仲先森表示他絕對沒看過這種滿身滿臉是血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的笑著,除非她不是人。
 
思及此處,房仲先森在心底眷養的那一頭頭羊駝便從容淡定的撞破柵欄飛奔而出,就如同黃河之水一般滔滔不絕的湧現出來,那場景叫一個塵土飛揚、氣勢磅礡。
 
「小夥子,要進來喝杯咖啡嗎?」
 
房仲先森終於也體會到了方才褚萌漾的風中凌亂,於是只能拼命搖著頭,連滾帶爬的上了車,在心底把自己知道的各路神仙的名字都唸了遍,手腳哆哆嗦嗦的將車頭也不回的開走了。
 
 
特麼的、一定…一定是他今天出門的方式不對!以後出門前都要看一下黃曆才行!!
 
房仲先森覺得今天絕對是他永生難忘的日子,簡直苦逼極了!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