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喂,西優席文。」利威爾在將要離開村莊之前,發射出固定器後,微微側過頭看向他,淡淡的開口問道,「你有辦法能讓我不倚靠著機動裝置的力量,也可以像你一樣跑的快嗎?」


他當然知道利威爾為何會如此提問。

因為,接下來就要離開村莊範圍,踏入草原了。

而他在這一路上也不是在發呆而已,經過觀察之下,他大概可以推斷出利威爾口中的〝立體機動裝置〞的運行原理以及使用限制。

利用機器的發射器,將固定裝置射擊於各個建築物上頭,當纜繩因某種作用力而收回於機器內,會一同將使用者的身體向前推進,若是使用得宜的人,就可以如同與機器合為一體,迅速穿梭於空中。

而在機器運行的時候,他似乎捕捉到了一種類似氣體外洩的聲音,看來應該是把某種氣體當成是能源輸出了吧?

既然是利用發射器將固定裝置射擊於建築物上來進行高速移動,那麼,被場地限制使用的影響又更大了。

像是周圍都沒有建築物的廣場,或是一片平坦毫無樹木的草原、平原,都會使這彪悍的機器無用武之地。

如果遇到巨人時也就不能逃跑,只能與他正面對決了,不過…倒是可以將固定器射在巨人身上,加以擊殺。


「我可以試試,但不保證會成功。」語畢,他便開始低聲吟語著輕身咒文,這類型的咒文並不會很長,大概只需要兩三秒的時間。

他將唸完的咒文往利威爾的身上丟,而後便緊緊盯著對方的變化。

下一秒,只見原本因最後一次的收縮作用力而往前移動的身影,在咒文的加持下,速度迅速的如同炮彈般飛向遠方,距離這裡大約五百公尺的地方。


「…飛得真遠。」


想不到,兩者加起來的移動速率會這麼快啊。

他瞇起了眼遙望著遠方,如此感嘆的想著後,才開始移動腳步。


而忽然遭到咒文加持的利威爾,並沒有因為剎那間變化的自身質量而摔落在地。

相反的,利威爾在空中旋轉了一百八十度,來調整好自己的降落姿勢,他的雙手各拔出一把鋼刃,他曲起手肘,握緊了刀柄。

在降落於地之際,利威爾將雙腳張開後,在接觸地面的時候抓好平衡點,穩穩的踏在地面,原本柔軟的草皮也因這股下壓的力道而凹陷了下去,並且持續往後移動。

接著他將刀刃斜插入地面,做為降落時後退速度的阻力。

原本平坦的草地在此種行為之下,劃出了幾道細長的直線,而終於停下後退的衝擊的利威爾,眼底閃過一絲驚訝,以及難掩的讚嘆。

利威爾將沾染在刀刃上的草屑泥沙甩落後,把自己的刀插回所屬的刀鞘後,他甩了甩自己的手,又抬起腳隨意踢了幾下。

看見逐漸逼近的人影後,利威爾的眼底浮現了一抹不明顯的光彩。

「挺有趣的。」平淡而沒什麼起伏的聲調,在這片寧靜的草原下,顯得格外突兀。

 

對於突如其來的變化也可以對付的得心應手,這個利威爾或許在調查兵團中,能算是數一數二的強者了吧?


距離雖遠,但他還是看到了利威爾那矯捷的身手,以及完美的降落姿態,不禁讓他有些佩服。

在距離越來越近的情況下,他才發現利威爾似乎低著頭在原地沉思著,而地面上殘留了幾道降落時所促成的痕跡。

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這對他來說是沒有關係的。

他抱持的這樣的想法,在距離五步之差時,停下了腳步,靜靜的等待著。

而在利威爾終於抬起頭來的時候,他似乎在利威爾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對勁的氣息。

而下一秒,利威爾往他的方向迅速移動過來,他抬起了腿,二話不說就狠狠的往他身上掃。


…!

他微微瞪大了眼,反射性的後退了一步,強韌的風勁在他面前掃過,劃破空氣的聲音在如此接近的情況下,顯得格外響亮。

突然發動攻擊的人,卻又在第一次攻擊後,就不繼續行動了,讓他摸不清楚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這個…會使原本使出的力道減少嗎?」大眼瞪小眼了半晌,利威爾才如此問道。

「不會。」

對於剛才的攻擊,他倒是沒有很介意。


所以,是在試用他施展在他身上的咒文嗎?


「原來如此。」利威爾點點頭,「那走吧,應該快到了。」

「嗯。」


兩人再次移動位置,他們似乎正朝著那遠處的裊裊炊煙的方向前進。

 


這附近感覺沒什麼巨人留下的痕跡…


他望著一望無際的草原,一邊思索著。


是因為這邊人煙罕見,所以巨人應該也比較少出沒吧?

如果他們的食物是人類的話,那麼這個推論應該可以成立才是。

但…從剛才的村莊裡的情況看來,似乎已經許久未曾有人類活動所留下的痕跡了…

該不會,巨人們根本不需要進食就可以存活下去吧?

他如此猜測著,想了想,還是問當地人會比較快。


「利威爾,巨人…都吃什麼?」

「吃人。」利威爾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是指吃什麼來維繫生命的話,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在沒有人類的圍牆外,活了將近一百年之久。」


言意之下就是,他們不需要吃東西就可以活了。

再說的白一點,吃人就只是他們的興趣罷了。


「是嗎…?」他的語氣極為平淡,絲毫沒有為此起了一點波動。

這種龐大的生物,將人類視為渺小的螻蟻般,盡情的肆虐、蹂躪,就好像要將人類趕絕殆盡的不斷獵捕、啃食。

巨人如同人類的天敵一般,而且弱小的人類幾乎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一再地重複著相同的遭遇。


所以,那話語中所說的贖罪,就是協助他們消滅巨人嗎?

或許…這將會是一個艱難的任務。


「快到了,我們速度放慢點。」利威爾望著不遠處的四道人影,以及拴在樹木旁的馬匹,不輕不重的說著,「另外,如果有什麼問題,都別再問了。」

「知道了。」


這麼警告他,是不信任那些人嗎?


「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或許是察覺到他眼底的疑惑,速度明顯慢了許多的利威爾這麼說著。

「…嗯。」

而那四個正在休憩的人,發現了利威爾的蹤影,紛紛放聲呼喊。

「兵長!」

「利威爾兵長,你回來了…」

「這位是…?」

那四人的臉上接掛上欣喜的笑容,來迎接歸回的利威爾,但在目光觸及至他的時候,瞬間轉變為些微的提防。

「剛才撿來的。」對於他們的態度不以為然,利威爾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

為什麼把他說的好像是路邊的野貓野狗一樣啊…?

對於利威爾這句話,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評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