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那種虛幻的不真實感,總是一直沒有散去。


在越過那高聳堅固的城牆之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宛如人間地獄般的場景。

強烈的血腥味在城內四處瀰漫著,雖然城牆已經被巨大的石頭堵上了,但是入侵於城鎮之內的巨大生物,早就不在少數。


要全數消滅,也是需要一段時間。


礙於他尚未完全熟悉立體機動裝置的使用,利威爾並沒有下令要他上場,因此他也只能待在預備位置看著其他人砍殺巨人的動作。

發射器縮放的聲響不斷的發出,身穿著深綠色制式服裝的士兵們,努力地將入侵者砍殺殆盡。

望著其中那不甚高大,身手卻相當矯捷的身影,他不由得來得感嘆。

他猜想的沒錯,利威爾兵長,的確、是個強者。

能將一隻巨大的生物在幾秒之內砍殺完畢,並且在下一秒又尋獲另一個目標進行擊殺,流暢的動作絲毫沒有半點遲疑,手上的鋼刃在空氣中閃過一道明亮的銀光,而後便是殷紅的血液噴灑出來的華麗效果。

巨人倒下的數量越來越多,那些倖存的、駐守在城鎮內的士兵們表現的,無一不是感動、激昂的神情。

至於那些流露出畏懼姿態的懦弱士兵…只能說,很不幸的,他們都已經落入了巨人的口中,成為它們的吞噬品了。


沒錯,人類充其量就只是用來吞噬咬殺的物品罷了。

畢竟,巨人這種生物是不需要獲取什麼補充養分的糧食,就可以活得如此健康了啊。


而現實呢,總是殘酷的。


自嘲性的勾動著唇角,他像是在嘲笑著那些愚昧的士兵,實際上卻也是在諷刺著自己。

因為,他也是在一時的遲疑之下,才斷送了自己的性命,雖然他覺得這是自己罪有應得的,況且他自己的命,根本就不值錢。

不過……至少這種錯誤,他不會蠢到再犯第二次了。

雖然在這個世界裡也沒有什麼值得讓他留戀的事物,不過既然都已經有了降世之後的使命,也沒什麼必要去尋死,就順便執行了。

反正也只是幫忙清個垃圾而已,雖然這個垃圾的體型還頗大的…


在最後一隻巨人倒下之後,從城牆上、屋頂上、遍地屍首的街道上…等能夠使人站立之處,皆爆出了巨大的歡呼聲,迴盪在剛激戰過的城鎮內。


只是清除了巨人,有必要如此甚舉嗎?


不明究理。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大家會這麼激昂對吧?」歐魯在他身旁落了下來,驕傲的用鼻孔注視著他,也不等他回應就自行發話了,「這可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從巨人的手中奪回領土呢!」

他淡淡的瞥了對方一眼,完全沒有想搭話的意願。

見他都沒有什麼反應,歐魯又著急的繼續接了下去。

「我是看你一臉無知的樣子才好心告訴你的,還不快感謝我!你這個完全沒有出到力的菜鳥!」


說是菜鳥,其實也是正確的,況且他方才也如同對方所說的,絲毫沒有擊殺至半頭巨人。

反正,他也不是那麼介意。


「喂,你這什麼態度啊,菜鳥!」因為一直沒有獲得他的回應,歐魯顯然是有些惱怒了,他指著他鼻子斥責道,「我剛才可是保護你的人耶,都不懂得知恩圖報嗎?!」

「我記得沒錯的話,那是你的任務,況且這裡不只有我一個人,需要讓他們一個個向你道謝?」


對於歐魯時不時來找碴的動作,老實說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會反駁。


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麼挑釁著他了,況且這樣也是可以排解一下生活中的無聊。


「你!」歐魯漲紅著一張臉,伸出手來抓住他的衣領,並且惡狠狠的瞪著他,「不要以為兵長比較照顧你就可以如此猖狂!」

他挑起了細長的眉,低頭望著自己被對方扯皺的衣著。

因為他已經很習慣穿黑色系的衣物,所以便向艾爾文團長要求,將要分配給自己的服裝改成黑色的,以做區分之用途,而對方也答應了他這不怎麼過分的要求。


不過…動不動就動手動腳的……

該說真不愧是不文明的粗魯人嗎?


「歐魯!」

隨著一聲叫喊的落下,據說目前是他的同伴的艾爾德,直接在一旁的空曠地區著地,並且快步走了過來。

「阿西,抱歉,這傢伙總是這樣找你麻煩。」艾爾德一臉歉意的說著,並且將原本箝制住他的人曳到一邊去。


…他真的不是很想承認這是在叫他……


「…沒關係。」默默的扭過頭,現在的他似乎有種鴕鳥心態的感覺。

「艾爾德,你幹嘛和他道歉!!」氣得直跺腳,歐魯怒視著撇開視線的他。

「那你說,他又怎麼了?」

「……他一直不回答我…!」歐魯的語氣很明顯的是有些心虛。

「行了,你聒躁成這樣,連我也不怎麼想理你了。」擺擺手,艾爾德擺明了就是一副『真服了你,這樣也可以發怒』的樣子。

「嘖!」歐魯不滿的砸了聲,並沒有再次爭執一番,只是帶點疑惑的望向城牆的方向,「對了,那顆石頭是怎麼堵住洞的?」

「哈、說來連我也不怎麼相信,可是看他們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艾爾德揚起下巴指了指那些駐紮在城鎮內的原士兵,聳動著寬闊的肩膀,「他們說啊,是一個訓練兵變成巨人,舉起巨石把那個大洞給堵上的呢!」


原來人類可以變身成巨人?

可是…看他們一臉不信的樣子,或許以往並沒有這種例子吧。

分神傾聽著歐魯他們的對話,他這麼猜測著。


「怎麼可能?」歐魯顯然也是相當不信,又露出了剛才那種鄙視人的姿態了。

「誰知道呢?畢竟這種生物實在是太過於奇特了。」艾爾德兩手一攤,隨後注意到了劃破空氣的聲響,警戒的將手擺至刀刃的放置處,做好了相當完美的預備動作。


反應不錯,真不愧是精英中的精英。

但是…他可是早就知道過來這裡的人是誰了。


等艾爾德轉身察看來人之後,頓時鬆了一口氣。

「兵長。」

「你們還愣在這邊做什麼?」利威爾從高空降落之後,略嫌稚氣的臉上依舊是毫無波瀾,但那眸底卻著實地帶著不悅。

「很、很抱歉!」

「歐魯,先帶他去哈洛克裏城內的紮駐點之後,再回來幫忙善後。」接著,利威爾便將視線挪至他身上,並且挑起了眉,「只是移動,沒問題吧?」

「大概。」他微微點下了頭,而後低頭望著自己身上的配備。


大概…吧。

畢竟他一直都覺得這東西放在身上頗擋路的,而且也沒有什麼時間去練習,操作的熟練度自然也就不怎麼高了。


「嗯。」利威爾幾不可見的點點頭,隨後一揚手,「艾爾德,跟我走。」

「是!」

兩人的身影便快速的離去了。


「哼,要不是兵長的命令,誰會想帶你去?」歐魯露出了一個惡質的笑容,「要我帶路,可要跟好啊?」


…天知道這傢伙究竟是哪裡看他不順眼?


「麻煩你了。」他淡淡的說著,並且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哼!」冷哼了一聲,歐魯驅動了位於腰間的裝置,瞄準一旁建築物上頭,將固定器射出。


只要不是太困難的動作,基本上他還是做的出來的。

雖然他還是覺得用瞬間挪移會比較快……


這麼默默的想著,他也跟著驅動了裝置,躍上空,緊緊跟著前方的人。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