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珞可帶著有些沉重的心情走向自己的房間,卻發現房門外站著兩個人,也不知

道在那裡等了多久,畢竟她在培里亞房裡並沒有去注意時間,到底在那裡耗了

多久,又發了多久的呆,她是絲毫沒有頭緒的。

「好慢喔。」薇莉安見她走來,以抱怨的語氣說著,但細緻的臉蛋上卻沒有一

絲不悅的情緒。

「等很久了?抱歉。」珞可帶著具有歉意的微笑說,而後看向另一個照裡說不

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挑眉,「伊希塔先生,你的房間應該不是在這裡吧?」

「男人幫女士拿行李是理所當然的吧?」亞維康嘴邊擒著一抹悠閒的笑容,晃

了晃手上大小不一的包包,滿不在乎的說著,但他這句話在珞可聽起來,就像

是在譴責她沒幫薇莉安拿東西一樣,讓她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這是藉口吧?不要以為你這樣薇莉安就會喜歡你,而且我又不是男的。珞可在

心裡吐槽著。


「拿來,這樣你總沒理由繼續留下了吧?」珞可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慾望,沒

好氣的說著,並伸出了手,但亞維康卻遲遲沒有動作,她有些不悅的挑起眉,

語氣冰冷的說,「怎麼?不給我?難不成你是想與我們共寢?」

今天她施展過一次大範圍的混合魔法,沒什麼休息又去城外的森林尋找任務單

上的植物,她已經很累了,沒有耐心陪亞維康在那邊耗。

「如果可以就好了...」亞維康小聲呢喃著,讓聽覺靈敏的珞可聽見,危險的

瞇起有些疲憊的藍眸,不過本人似乎沒什麼知覺,他一派悠閒地輕佻的笑了,

「珞可,你想太多了,拿去吧!」

亞維康說著,便把手上的物品遞過去,但卻被人半路攔截了。

「我自己拿就好,厚臉皮的向珞要求同住,現在又要他幫我拿,我會過意不去

的。」薇莉安奪回了自己的行囊,細緻的臉上掛著禮貌性的微笑,加上此時的

話語,讓亞維康頓時說不出話來。

見狀,薇莉安在亞維康的面前輕揮了幾下手,等到他找回自己的聲音後,才繼

續說,「伊希塔,你先回去休息吧,時間也不早了。」

「噢...晚安。」亞維康呆愣愣的回應,而後抬起腳步,消失於走廊的另一端

見亞維康走遠後,薇莉安露出了別有意味的笑容,而珞可則是撫著頭輕嘆了一

口氣,向薇莉安伸出了手,「鑰匙給我吧。」

薇莉安依言將純銀的鑰匙拿出來遞給珞可,珞可將鑰匙插入門鎖,右手輕使力

轉動,打開了門踏進房裡。

『呀啊啊啊!!!』隨著她的進入響起的是一段淒慘無比的慘叫聲,高亢的聲

音令原本也打算跟隨珞可進入的薇莉安愣住,因此尚未移動腳步。

當薇莉安想問些什麼的時候,只見珞可神色一沉,低聲說著「果然還是融化了

嗎?」,然後看向薇莉安,勾起了一抹具有歉意的疲憊微笑,「我先處理一下

,可能要麻煩妳先在外面等我了。」,也不等人回應,就迅速的將房門關起。

站在門外的薇莉安對於珞可的態度,雖然沒有不悅,但卻充滿了疑惑,直到從

房內傳來依稀聽見的碰撞聲響,直到一道飽含著慍火的聲音響起,她才決定等

等還是不要多問好了...


- - - -

將門甩上,把據說是要同寢的薇莉安丟在門外,珞可努力忽略掉那高分貝的尖

叫聲,先走到放置著會發臭的植物的地方,那裡已經略略散發出一股濃烈刺鼻

的惡臭味,只是融了一些冰就可以臭成這樣,如果再晚點回來,後果不堪設想

「神之名予,Freeze。」隨著她的話語,將此植物再度結冰,但殘留的臭味並

沒有一起消失,而且一片黑暗的環境裡實在是很麻煩,珞可依循著記憶走到輸

源處,想要灌注一些魔力下去好來開燈。

這間房應該算是所謂的vip房吧,燈並不是像培里亞房裡的煤燈,而是以房間

主人輸出魔力,給與能量的魔法燈,當然在一旁還是有放置著普通的煤油燈,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使用魔法來驅動這種高級的照明物。

當然,床也十分柔軟,棉被是質量輕盈蓋起來卻十分溫暖的羽絨被,她昨天躺

下去,整個人陷入床鋪,柔和溫暖的感覺差點讓她沒先洗澡就睡著了,真是危

險。

浴室則是裝有提供熱度的煖石,讓水溫維持在既不冷也不燙的適當溫度,感覺

就像是以前的熱水器一樣,很方便。


魔力輸出完畢後,溫潤的光芒逐漸亮起,供給了晦暗的寢室裡足夠的亮度,但

尖叫聲卻隨著光,越來越高亢,越來越尖銳,這讓珞可無法再無視他們存在,

因而蹙緊了眉,心情十分惡劣的大力推開了窗,也不在乎自己到底造成了多大

的聲響。


碰!


「叫叫叫,煩不煩啊!再叫我就把你們全部放火燒了,燒得連一點渣都不剩!

」珞可重重的拍了一下牆壁,險惡的眼神瞪視著吵雜聲的發源地,憤怒的低聲

怒吼魄力十足,因而被嚇壞的植物從一開始的尖叫轉成小聲的嗚咽,看來恐嚇

的效果挺不錯的。

每種不同的植物,都有他不同的保存方式,只要一摘除於其生長之地,就會因

為養分、光照,以及水份等物質的不足,以至於逐漸枯萎,凋謝。

當時珞可摘取後,就有先做一些處理來維持他們的養分供給,這樣至少還可以

撐個兩三天左右不會凋萎。


珞可將原本用魔法傳送回來,放置在地上十分凌亂的植物收攏,開啟尚未使用

過的衣櫃,小心翼翼的將植物逐一擺進,避免太過激勵的晃動。

「雪之精。」銀白色的光芒閃爍著,在她的面前落下,靜靜等候她的命令。

「不好意思,要麻煩你了,請你在裡面待著,維持裡頭的溫度,讓覆蓋在他們

身上的冰到明天早上都不會融化。」珞可以溫柔的語氣請託著,而雪精靈則是

上下晃動了幾下表示同意,隨即飄落於衣櫃內,屬於雪精靈的銀白色光芒在裡

頭顯得更為耀眼,更加美麗動人。

「喔,對了,」在準備關上衣櫥的門之前,珞可用著感覺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

輕訴著,「你們最好不要發出任何聲音,否則的話...」她笑的燦爛,不語。

原本冰融化卻沒被再次結凍,而且還發出斷斷續續的微弱啜泣聲的植物,聽見

她的話語,頓時噤聲,稚嫩的葉瓣似乎正微微顫抖著。


挺識相的嘛。


珞可滿意的點點頭,關上衣櫥,順便在衣櫥外架了一個結界,做為隔音的處理

,免得今晚又聽到一些讓她睡不著的聲音。

天藍的眼略略掃了房間一圈,確定沒有什麼遺漏的、奇怪的東西後,她便走至

門前,轉到手把打開門,傾過身讓出路使薇莉安可以進入。

「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珞可勾起了侍者的職業性微笑,微彎著腰伸出手

,「需要我為妳效勞嗎?」

「不用麻煩你了。」薇莉安甜甜的笑著,搖搖頭委婉拒絕珞可,將行囊隨意放

置在地,走到柔軟的床邊坐下,用狐疑的目光觀察著四周的擺設,最後,灰色

的眸子直直的盯著珞可,若有所思的樣子,讓珞可有些疑惑。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幹嘛這樣看我?珞可困惑的想著。


而她並不知道,薇莉安此時正驚訝著,因為她原本以為進來後會看見血流成河

的光景,或是屍首遍野的景致,畢竟那如同殺豬般慘烈的叫聲實在是太過於驚

悚了,再加上珞可後來暴怒的低吼聲,讓她聯想到那邊去也是情有可原的。

「帕蕾基西若小姐,妳要先沐浴嗎?」決定不去弄懂她的想法,珞可走到浴室

門口,轉過頭來問著,她並不確定薇莉安是否真的已經知曉她的性別,所以在

那之前就還是先壓低聲音,沉著聲說話吧。

「你先去吧,你稱呼我時不需要那麼拘謹,可以叫我薇莉安就好。」說著,薇

莉安豔麗的勾勒出一抹別有意味的笑容,老實說,珞可已經在今天看到她露出

這種笑容很多次了,想要忽略也很難,反正現在這裡也只有他們兩個,就打開

天窗說亮話吧!

「薇莉安,妳知道了對吧?」珞可的聲音異常冷靜,連她自己聽了也覺得很不

可思議,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牽動情緒的,想想也就釋懷了。

「嗯?知道什麼?」聽見她的話語,薇莉安依舊笑著,但這讓珞可覺得她根本

就是在裝傻。


算了,反正她遲早會知道的,管她到底有沒有發現做什麼?只是多耗損腦細胞

而已。


「知道我不是男的。」珞可想通了,就很乾脆的恢復了自己原本輕柔的聲音,

豁出去不再多做掩飾,且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原本的聲音明明就很好聽,為什麼要裝扮成男生呢?」顯然薇莉安不怎麼驚

訝,也不在意她的眼神,只是有些疑惑。


為什麼...?是因為穿男裝比較容易行動?還是沒扮成男生過,想試試看?還

是想看大家一直以為她是男的,到最後卻發現被耍了,驚訝到眼睛都快凸出來

的表情?

或許,只是因為...


「因為、很有趣啊!」珞可的嘴角漾起了大大的弧度,笑得非常燦爛。

「....」對於這個回答,薇莉安不予置評的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喂喂,妳這什麼表情啊?」珞可的臉漲的鼓鼓的,像是在指責薇莉安的態度

一樣,這讓薇莉安笑了出來,是個顯示出自身心情的快樂笑容。

「哼,不理妳了,我要去洗澡,再見。」珞可跺了跺腳,便頭也不回的走進浴

室。


微溫的熱水灑落在頸椎,隨著纖細身軀的弧度漸漸滑下,白皙的皮膚因熱氣而

染上了微紅的光澤,而正在沐浴的人,卻有些心不在焉。


她是怎麼發現的呢?我明明掩飾的很好不是嗎?

這個問題就一直盤旋在珞可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將浴室內附有的浴衣穿上,略大的尺寸雖然不符合珞可的身材,但穿起來寬鬆

舒服,所以她也不怎麼在意,隨手拿了一條乾淨的浴巾,輕拭著濕淋淋的髮,

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薇莉安,換妳洗....了,」珞可一出門就看見薇莉安正坐在她的床上,蹙緊

了眉盯著她所帶來替換的衣物,愣了一下才走上前查問,「...妳在做什麼?

「妳怎麼都帶男裝?」薇莉安很自然的問著,完全沒有偷看別人衣物的心虛,

而後注意到珞可走了過來,下意識的抬起頭,咋舌,「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啊。

「什麼...?」珞可不解的回問。

「就是...」薇莉安說著,雙手忽然伸了出來,目的地居然是...「這裡呀!」

..是珞可那明顯與男性不同的,十分有料的胸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