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末世前夕


繁華的街道,熱鬧的城市,

人們依舊愉快的生活著,但卻沒有人注意到,

那鮮紅如血的黃昏,以及如墨一般的漆黑夜空,

而夜幕上,並沒有任何一盞星火,月光也悄悄地消失了。

就如同暴雨前的寧靜,暗示著下一幕即將面臨的...

危難。



『噹、噹、噹。』

課堂上因為教授平乏無趣的指導而死傷無數的學生們,在聽見了有如救贖一般的鐘聲之後便原地滿血復活了,每個學生都瞪大著眼睛望著講台上的教授,亢奮的神情猶如脫韁的野馬一樣,卻因為尚未獲得允許而遲遲無法動作。

「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裡,下課。」略嫌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教授闔上了書,不怒而威地掃了一眼底下那群蠢蠢欲動的學生們,經過不少歲月痕跡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卻沒有再多說什麼。

教授一直沒有離去,而是等到學生們散去之後,他看著僅剩的一人點點頭,混濁的眼睛閃爍著莫名的光彩,負手慢步走至第一排的最角落,輕輕地敲了敲那名男子的桌子。

男子愣了愣,停下了正在紙面上書寫的手,抬起頭來看向來人,有如夜墨般的漆黑雙瞳佈滿了不解,以及錯愕。

「教授...?」清潤的嗓音帶了點遲疑,男子清秀的臉蛋以及整齊垂落的墨色短髮看起來倒是挺像一個乖乖牌的學生,沒染過頭髮的學生在大學裡是相當難得一見的。

已經下課了卻沒有直接離開,而是還坐在教室裡解著方才課堂上的問題,或許這個古板的教授就是喜歡這樣的學生吧。

「褚冥漾?」教授看著眼前的學生,那種僅僅帶著尊敬的眼神讓他授用得很,語氣也放緩了些,「怎麼還不走?下節沒課了嗎?」

「呃...」或許是沒想到教授會記得他的名子,又或許是錯愕教授會這麼『溫和』的問著他,褚冥漾愣了快五秒鐘才連忙回答,「有幾個地方不是很清楚所以留下來研究一下,對、下節沒有課...」

「你很用功。」教授讚賞地看了他一眼,又拋下了一句「好好努力」才離開。

而留下來的褚冥漾卻是呆愣了半晌,才靦腆的笑了出來,彎彎的眼睛以及上揚的唇角無一不是在述說著他的好心情。

該怎麼說呢,做為一個班上的小透明,基本上是很少人會注意到他的。

當然,不要注意到是最好不過的了,褚冥漾暗自嘆息著。

因為,褚冥漾從小到大都是一屆衰人,從來就沒有不被衰神光顧過,可見他的生活是多麼的多彩多姿到沒有人會想靠近他,以免不幸被波及。

褚冥漾並不是不想交朋友,而是交不到朋友,一直被孤立的感覺讓他漸漸的麻木,所以他也學著不再抱有奢望,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

他想,若不是因為剛升大學,他的『事蹟』可能還會再次遍佈校園吧。

晃了晃頭,褚冥漾心想,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低調做人就好。


...但願如此。


褚冥漾不清楚這間教室下一堂課是否有人會來上課,所以也只能大概將筆記以及問題釐清之後,便把東西收拾乾淨,背起背包微微偏過頭思考了下,才決定提早回家。


不過,在回家之前嘛....


褚冥漾彎了彎唇角,在腦海裡規畫出一張整齊的菜單,準備去學校附近的超市購買一些食品,為今晚加了一點菜。

慢悠悠的走到了停車場,褚冥漾將自家的小綿羊牽了出來,插入鑰匙之後催油了好幾次才能發動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快十年的老車還不壞就已經該慶幸了。

總之,褚冥漾用著自己最習慣的速度--40km/hr,慢速行駛到了超市門口,上好鎖之後便進去大肆選購。

沒錯,就是大肆選購,因為褚冥漾個人相當特殊的運氣,他很習慣在家裡囤積一些食品,能少出來就盡量少出來,才不會有生命危險,才是王道。

主要還是買一些保存期限比較久的罐裝食品存放著,其次才是肉菜類,冷藏起來要保鮮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也沒有辦法放太久,所以和罐頭比起來數量就少的多了。


玉米罐頭、鮪魚罐頭、醃菜罐頭...唔,居然還有這種的竹筍罐頭,嗯,多買一些...

啊!差點就忘了狗罐頭!


不疾不徐最不容易出事,這是褚冥漾多年來體會到的一個人生大哲理,必循之!

褚冥漾順路拿了將近十包泡麵,又撿了撿一些能夠放比較久一點的肉類和菜,這才晃到了寵物用品區,把一大包狗飼料放進推車裡,又拿了幾個狗罐頭,這才心滿意足的將快要塞爆了的手推車推至收銀區,艱難的讓收銀員一一刷過條碼。

「總共是兩千三百二十一元,收您兩千五百元,找您一百七十九元。」

「謝謝。」

將找的零錢放回皮夾裡,褚冥漾將已經被裝成兩大袋的食物以及那一大包狗飼料放回手推車裡,把推車推到自家小綿羊的旁邊之後,將東西堆放上去,再把推車放回原位,這才準備離開。

在褚冥漾剛跨上機車的那一刻,有什麼東西從天上掉了下來,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他的頭頂。

「痛...」褚冥漾雙眼含淚的捂著頭,本以為今天不會有噩運來臨,果然還是他的錯覺。

「什麼東西...」在痛楚稍緩之後,褚冥漾才在地上發現了一枚純黑色的手鐲,看起來普普通通,並沒有任何花紋,卻讓褚冥漾看的愣住了。

他著了魔似的伸出了手,將地上的手鐲拾起之後,把它塞進口袋裡,一切的動作都是那麼的自然,彷彿那枚手鐲本就該是他的所有物一般。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褚冥漾呆愣了半晌,才將小綿羊轉個方向準備離開。

但是,在他抬起頭看向天空之後,卻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久久不能言語。


原本湛藍的天空被深紅色的夕陽染成了一片血色的境地,鮮豔的色彩卻是讓人這麼的...不安。

好像...有什麼東西,即將要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