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象徵著一天開始的晨光,悄悄地灑落在窗前,讓擺至於此處的盆栽貪婪的吸取著溫暖的光線,也讓原本昏暗的客廳多了些微的亮光。

男子閉著雙眼,坐在沙發靠著椅背睡著,細碎的黑髮垂落在兩頰側邊,雖然看似睡得很沉,但其實在他的眼簾下方,卻有一圈淡淡的青黑。

而另一名長相精緻的男人,則是躺在一旁的沙發上深深入睡著,銀白色的髮絲散落在枕頭上,抿緊的唇以及緊蹙的眉,恐怕會讓人認為他的睡眠品質不怎麼好吧。

但兩者相較之下,疲憊指數略勝一籌的,或許會是那名黑髮男子吧。


──褚冥漾其實是一個很淺眠的人。

只要有一點點雜音就會被打斷睡眠,這麼敏感的聽力,讓褚冥漾昨夜睡得很不安穩。

因為這個神似亞那的男人在半夜時開始發燒,而不由自主的發出了難耐的低吟,躺在另一張沙發上的褚冥漾也就輕易的被吵醒了。

接著,便是一系列照顧病人的動作了。

不過…讓我們的褚大醫師如此悉心照顧,恐怕還真是絕無僅有了吧?

當然,親友是除外的。


細長濃密的墨色羽睫輕輕顫動,緊接著撐開的是一雙有些迷茫的星瞳,正恍惚的注視著前方,看起來似乎是還沒完全清醒的樣子。

然而,夜色的眸子雖是迷朦,卻仍不失它原有的光彩。

褚冥漾在恍惚中看了看四周,又是一陣愣神。

看來,我們精明如斯的褚醫師,目前腦子似乎不怎麼好使呢。


在褚冥漾的目光逐漸轉為清明之後,他慵懶的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呵欠,這才想起了昨天自己在路上撿了一名傷患回家的事情。

稍稍側過頭,瞧見那一名躺在沙發上,沐浴於晨光間,沉浸至睡夢中的俊美男子,褚冥漾幽幽的呼出了一口氣。


嗯…得準備早餐才行。


褚冥漾輕搥著自己略微痠痛的肩,慢悠悠的走上樓,準備先好好洗漱一番,讓自己更清醒一點之後,再去做其他事。



冰炎是餓醒的。


從不遠之處傳來陣陣的香氣,再怎麼會忍的人也是會按捺不住想要進食的欲望,況且還是一個將近一天沒有吃東西的人。

冰炎用手撐起上半身,赤色的血瞳在掃過四周一圈之後,微微的瞇了起來。

蓋在身上的浴袍因這個動作而掉落了大半,接而露出的便是一片白皙光潔的肌膚,還有一些破壞美感,長短不一的傷口。

冰炎遲疑的低下頭望了望,沉吟了半晌,才坐了起來,決定把半蓋在身上的浴袍穿上。


這個動作,只是不太習慣自己裸露著上半身才做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其實這並不是那麼難猜出來。


冰炎穿好了浴袍,赤色的眸子依舊充滿著警惕。


昨晚不知道為何,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拿刀子砍了。

而且,在昏暗的夜晚遇襲,他甚至連對方的面容都沒看清楚。


冰炎輕輕的嘆了口氣。


他並不是傻子,現在正處於陌生的環境,不生一點警戒心是不行的。

不過…


冰炎抿緊唇垂下頭,節骨分明的手放在腹部,原先銳利的紅眸染帶著些許的迷惑。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在逃脫之後的那個巷子裡,好像遇見了一個人?

然後,在自己支撐不住之際,落到了一個懷抱裡,卻讓他感到相當溫暖…

然後,記憶到此中斷。


冰炎愣了愣,藏於銀髮之內的耳根,悄悄的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是被那個人帶回來的吧?

只是…一般來說,在路上遇見傷的不輕的人,是不可能把人帶回去照顧的…

應該是叫救護車,把人送進醫院治療才對吧?


想到這點,冰炎眸中的迷惑瞬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寒而慄的冷冽。


那麼,這個人圖的,究竟是什麼?


「醒了?」清潤溫和的嗓音在上方響起,接著則是一碗散發著熱氣的粥,被放落於眼前的桌面上。

冰炎警惕的抬起頭,看向端來這碗粥的人。

「冰箱裡的東西不多,應該不介意吃胡蘿蔔粥吧?」對方彎起了嘴角,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我是褚冥漾,你好。」

冰炎定定的看著眼前的人,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唉,你這麼看著我是想要讓我餵你嗎?」夜色的眸子帶了點促狹的笑意,褚冥漾看著眼前這個像隻受驚嚇的小兔子的人,不禁莞爾。


其實粥嘛,也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惡趣味存在的。


「…不用。」清冷的聲音感覺起來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冰炎蹙著眉,伸出手拿起了那碗粥,才對褚冥漾點點頭表示謝意。

他遲疑的看了眼面前的人,俊秀的臉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但那眼底淡淡的青黑,很明顯是經過一夜的疲憊才獲得的。


這樣不知好歹並不是他會做的事,所以…


他捧著碗,默默的吃起了粥。


看對方終於把粥拿起來慢慢吃著,褚冥漾不禁鬆了一口氣,其實他看得出來這人對他有著滿滿的戒備,可是經過一夜的低燒,沒進食補充營養是不怎麼好的。


如果對方拒絕了,總不能硬塞吧?


所以,他才會鬆口氣。


不過…這人的個性和亞那瑟恩,可是天差地遠了呢,如果說有血緣關係的話,也只能說基因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啊。

褚冥漾好笑的晃了晃頭,雖然還不清楚對方叫什麼名字,不過他相信,他一定會親自告訴他的。


一直盯著別人吃飯其實是一件不怎麼禮貌的事情──雖然對方的吃相挺優雅好看的,不過還是不怎麼好啊。

所以,褚冥漾決定起身去盛一碗粥,再回來坐著邊吃邊看。


──至於兩者有什麼差別?


我們的褚大醫師表示,他高興。

而且,順便多抓出一些與亞那瑟恩的不同點,其實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呢。


「還要一碗嗎?」褚冥漾看著被吃得一乾二淨的粥,放下手上的碗問道。

「…隨便。」冰炎蹙著眉,不清楚為什麼褚冥漾會一直盯著他看,雖然並沒有說很不舒服,但還是被那種探究似的目光看的挺不自在的。

「嗯,好。」褚冥漾走上前,把冰炎手上的碗拿走,而後看見對方眉宇間的皺褶,鬼使神差的撫了上去。

冰炎的身子僵住了。

「常皺眉會長皺紋的。」放下手,褚冥漾笑了笑,彷彿剛才的動作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多管閒事!」從呆愣中回過神,冰炎惡狠狠的瞪了褚冥漾一眼,下意識的要皺眉,卻又硬生生的停下,表情倒是變得有些扭曲。

「…呵。」看著冰炎的表情,褚冥漾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

「不,沒事。」強忍著笑意,褚冥漾捧著空碗拋下了一句『我去盛粥。』,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綠 的頭像
晨綠

風之殤,絕之晏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